分享

【隔閡】二人之間

張開雙眼,看著熟悉的天花板,新的一天到來了。 
對他而言,其實每天都是一樣的,就像現在這樣張開眼睛,看到一樣的天花板,接著掀開棉被到浴室梳洗,最後穿上酒保服開始他每天的工作。 
討債。 
前一天晚上忘了關窗戶,現在窗外聚集了一大群麻雀,用不大的音量小聲交談著。 
「阿--吵死了。」翻起身,靜雄一把將窗戶關上,完全隔絕外面的聲音。接著走向浴室,開始每天都會做的刷牙洗臉。 
打開衣櫥,裡面滿滿的全是清一色的白色襯衫黑色背心,這是他弟弟買給他了,一次買了二十套。 
他換上其中一套酒保服,才剛把蝴蝶結綁上,門鈴響了。 
「誰?」這種時間誰會來?靜雄只是搔搔頭,打開們的瞬間,他看到了這個時間不該看到的人。「幽?」 
門外的人對他露出淡淡的微笑。「今天經紀人說可以休息,隨便我想去哪裡,所以我就回來了。」 
「……是嗎。」沒有多說什麼,靜雄側身讓幽進到家中後關上門,走到木桌旁,穿上水藍色的圍裙。「想吃什麼?我去弄給你吃。」 
「咖哩飯……」幽對著自家哥哥扎扎眼,頓了幾秒。「配牛奶。」 
「嘖、真是奇怪的搭配。」轉身走進廚房,打開了爐火。 
看了他背影一眼,幽開始四處張望。 
這裡、就是他從小住的地方,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這裡變的更昏暗,不像當初那樣明亮,四周都是熟悉的景色,但這樣的熟悉感卻有點遙遠了。 
看著靜雄做菜的背影,他愣了愣。在以前,這明明是每天都習以為常的景象,但現在卻久久才能體會一次。 
眼角餘光瞄到了客廳的某個角落,是電視旁邊的花瓶旁,有一個相框,相框裡有兩個男孩,而那兩個男孩正是現在一個在做菜一個在等菜的兩人。 
幽的心裡淡淡的笑了,那張照片是多久以前的?那時他面無表情,靜雄也沒有歡愉的感覺,但他看的出來……兩個人都很開心。 
他不擅長表達心裡的感受,而他也知道靜雄一樣不擅表達,但以前的他們即使不說也猜的出對方的想法,即使沒有過多的交談也不會產生誤解。 
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開始看不出靜雄的想法,當他第一次發現這件事是在他拍第一部片子,長達幾個月沒有回家之後的事。 
當時他心裡有點慌了,他看不出來靜雄說那些話的意思,他再也看不出來也聽不出來了。 
久而久之,距離感產生了,是種忽遠忽近的距離感,他知道哥哥對他的態度沒有改變,這個家也沒有改變,那……變的到底是什麼? 
「好了。」 
靜雄將冒煙的咖哩飯放到幽的面前,濃稠的醬汁配上不小塊的豬肉,看起來非常的可口。 
看到幽已經動手吃咖哩了,靜雄轉身打開冰箱,拿出一罐玻璃罐裝的牛奶。 
在放到桌上的同時,幽也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一罐一模一樣的牛奶放到桌上。「啊?所以你也買嘛。」 
無言的看著桌上的兩罐牛奶,正想把牛奶收回來卻又馬上被幽拿走。 
「我的給你。」幽打開靜雄拿出來的冰涼牛奶喝了幾口,繼續開始吃他的咖哩飯。 
靜雄只是瞄了一眼牛奶,就拿起來一口乾了,接著走到櫃子旁拿了幾張只坐在幽對面專心的看著。 
他們沒有對話。 
幽只是靜靜的吃著冒煙的咖哩飯,發出細微的咀嚼聲,而靜雄也只是看著手上的紙張,沒有其他的動靜。 
這是既陌生又熟悉的安靜,熟悉、是因為以他們的相處模式一直是以這種為主,陌生、是因為以前的他們即使是這樣沒有交談的坐著也感覺就像連在一起,現在卻有種說不出的距離。 
這是距離嗎?他不知道,心中依然平靜但感觸卻和從前大不相同。 
最後、打破這陣寂靜的是輕快的手機鈴聲。 
「喂?」 
靜雄接起手機,手機的另一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靜雄只是回了幾聲就把電話掛斷了。 
接著、他起身把那些紙整理整理放到口袋,又將櫃子上的鑰匙拿起來。 
「哥,工作?」幽微微的抬起頭,看著這個比他高出許多的哥哥。 
「嗯。」靜雄隨意回了一聲,打開了大門。「你今天難得休假,吃完後就在家裡休息吧,我晚點就回來。」 
幽點點頭,看著靜雄離開。 
××× 
「靜雄先生!要不要吃壽司?壽司很好吃喔--」 
「下次吧,賽門。」 
靜雄點了根煙咬在嘴裡,手揮了揮向賽門打了招呼,又看見了不遠處的湯姆。「學長。」 
湯姆也刁著煙,手上拿的是紅色的單子。 
「這次的很麻煩呢,是幾個不成才的小鬼。」表情不悅的看著紅色單子,湯姆似乎已經自己去過一趟了。「偷爸媽的錢就算了還借錢借到外面來。」 
「哼、在哪?」靜雄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不孝的小鬼了,八成不是在網咖就是在夜店。 
「轉角過去的那家網咖,他們都聚集在那裡。」湯姆聳肩,指著不遠處的網咖。 
兩個人並肩走進網咖,門口有幾個人看到靜雄進去就戰戰兢兢的跑出來……他們都知道平和島靜雄會來這種地方多半是來工作的,而他只要一工作…… 
就會發生悲劇。 
碰--! 
「喂喂、我說阿小鬼,錢到底還不還啊?」湯姆一手用力拍在電腦桌上,店員原本凶神惡煞的看過來,但一發現兩人的來路後馬上又轉回去。 
「啊?什麼錢啊?」一個滿頭金髮的小鬼眼睛完全不離開電腦。「我不知道!」 
「什麼不知道?小鬼,你以為池袋這麼好混,說個不知道就能呼嚨過去嗎?」面帶不善的湯姆一把將插頭拔掉,電腦螢幕瞬間黑一片。 
「靠!搞什麼!」 
被拔插頭的少年垂了桌面一下後馬上站起來,但瞪的人不是臉色很差的湯姆,而是在一旁一直沒說話的靜雄。「喂、大叔!我們年輕人的娛樂你們不會懂拉,要錢是嗎?跟網咖拿啊!都送給這家網咖啦!」 
「欸欸,難道你不知道他是誰嗎?還要不要命啊?」湯姆拉住少年的手,少年卻很不領情的把他的手甩開了,還是瞪著靜雄。 
「誰管你是誰啊!不要破壞我們的娛樂時間好嗎!」 
邊說,少年便揮出一拳打在靜雄的臉上,但這一拳靜雄的頭連轉都沒轉,動都沒動一下,臉上也毫髮無傷。 
「啊、笨蛋……」 
湯姆冒汗的看著少年,他知道這次的錢又收不到了…… 
「吵死了小鬼。」靜雄將煙捏熄,丟到第上用腳踩上又轉了幾圈,看著眼前的少年。「我是在跟你要錢不是問你的娛樂阿--」 
「什、什麼……哇阿--……」 
電腦被靜雄舉起,直接砸向少年,發出疑似爆炸的聲音…… 
犧牲者:一名,殘餘:兩名 
「阿阿阿--!怪物啊!」其中一個少年最快回神,拔腿就想跑,但靜雄的速度卻比他快,瞬間抓住他的後領,把人甩出網咖。 
犧牲者:兩名,殘餘:一名 
剩下的最後一個整個軟腳了,跪在地上大哭一邊求饒。「對不起對不起,我馬上還錢、我馬上還錢!」 
湯姆感動的看著這個說要還錢的傢伙,他們來還說這次一毛錢都討不到的說…… 
「好了好了,靜雄!他說要還錢了!」馬上制止了又想摔人的靜雄。「你再摔下去這次又沒錢拿了!」 
已經打掛兩個人的降雄顯然心情平復了不少,轉過頭去走出網咖。 
湯姆在拿了少年全身的財產後也跟著出來……雖然不到他們要還錢的分之一,但有總比沒有好阿…… 
很快的,警察已經到了,兩個受傷的少年被抬了出去,而網咖的人都很有默契的守口如瓶,沒人爆出是靜雄幹的,而湯姆和靜雄也利用人群繞到一邊準備脫離-- 
「!」 
靜雄瞬間轉頭,看到人群當中,有個他再熟悉不過的身影消失了。 
他剛剛……看到了多少? 
「怎麼了?」湯姆回頭看著靜雄。「再不快點被警察追上會很麻煩啊!」 
「……幽。」 
「啊?」 
靜雄頓了頓,看著人群。「我剛剛,好像看到幽了。」 
××× 
走到家門口,靜雄微微的皺眉。 
幽怎麼會出現在那裡?還是……是他看錯了?「我怎麼可能看錯……」 
喀啦-- 
推開了大門,他發現,整間屋子的燈都關了,時間也不早了,看起來格外的陰暗。 
「幽,怎麼不開燈?」伸手開了客廳的燈,原本的陰暗都被區離了,但卻有一股莫名的黯淡。「幽?」 
繞了兩圈,靜雄發覺幽並不在家,接著、他看到了餐桌上有一罐牛奶,而牛奶壓著一張紙。 
將牛奶移開,紙條上的字很工整。 
"突然有工作,先走了。" 
看著紙條,靜雄瞇起眼睛,拿起旁邊的牛奶一口乾了。 
*** 
不知不覺第二篇打完了。 
這篇一段一段的打了一星期然後慢慢的補齊打完了這樣XD 
照理來說是要去打棒球大聯盟同人的啊! 
不然也該去打社團的葬儀錄阿!結過因為這篇的靈感源源不絕所以--…… 
就打了。(欸! 
3/13  點播-DRRR OP、ED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