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殺人遊戲。02製造過程

殘月默默的坐著,看著眼前的18歲少年。 
「怎麼啦?小月,不吃啊?」少年露出完全看不出是連續殺人犯的笑容。 
沒錯,他就是有名的連續殺人犯,鏡華。姓湖,明鏡華,和殘月一樣,是小名同時也是本名。 
他的"有名"不是指轟動一時的殺人手法,而是一次一兩個,偶爾出現一下的類型。 
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計其數,通通都是以非常壯觀華麗的死法出現在世人面前。也因此,有"魔術師"的稱號。被他殺死的人,被稱為藝術品。 
「你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殺人犯。」殘月拿著一杯可樂,吸了幾口。 
「你看起來也不像對藝術品有興趣的人阿。」鏡華放下吃完的漢堡紙,拿起可樂。 
「我只不過是抱著看戲的心態。」殘月放下喝到一半的可樂,伸手去拿薯條。 
「是嗎?」鏡華放下可樂,站了起來。「走吧,想看戲就要看現場的。」 
幾秒鐘後,鏡華又走回來。 
「還是先吃完吧,不然浪費...」 
「...」 
+++ 
「歡迎光臨!」 
櫃檯小姐很專業的打招呼。 
「來這裡做什麼?」殘月愣愣的跟著鏡華,看了看四周,很不習慣的盡量不在一身邊的情侶。 
「沒來過嗎?對吼你是國中生...」鏡華笑了笑,走到一間房間刷卡進入。 
「你不是要讓我看藝術品的製造過程?來飯店做什麼?」殘月站在門口遲遲不進房,看了看房間的四周,真的從來沒來過。 
「等等你就知道了,我現在要做事前準備。」鏡華沒有理他,只是懶懶的躺在床上。「都看我這麼多篇文章了。」 
「你沒有寫要什麼事前準備...」 
「不然你以為那些壯觀華麗的現場這麼容易完成?」 
好吧只能等。 
一個小時過去了,殘月早就睡到鏡華身邊不醒人士。 
鏡華下床,踩著椅子,伸手將監視器拆了下來,並拿出筆記型電腦,開始調動影像,將影像暫停在兩個人躺在床上的地方,又裝了回去。 
「小月,起來嘍,要開始了。」 
殘月濛濛的張開眼睛,看到鏡華站在陽台摸索。 
「你在做什麼...?」 
「就快好了。」 
鏡華在陽台的玻璃門上綁上繩子,用同一條繩子還綁了其他好幾扇玻璃門和玻璃窗。 
最後,將繩子的兩端緊緊拉住,越過自己的陽台到隔壁去,將繩子用鐵絲吊在牆上。 
「走吧。」 
「嗯?」 
「戲要開拍啦!」 
走出房間,轉身到剛剛陽台的房間。 
「站在門口看著。」鏡華笑了笑,案了電鈴。 
「請問有什麼事?」一個金髮的美女開了門,馬上就被鏡華帥氣的臉蛋吸引住了。「呃...小帥哥?」 
「我是來修吊燈的 ♥ 」鏡華燦笑。 
「是嗎?快進來快進來!」金髮美女完全沒有戒心。「為什麼你年紀這麼小要到飯店修吊燈?」 
對於女人的疑問,鏡華沒有理會。而是迅速的爬上梯子,將剛剛從陽台丟進來的繩子綁在吊燈上。 
「這樣就行了。」笑了笑爬下梯子,回頭看著女人。 
「這樣就要走啦?小帥哥~再多待一會怎麼樣?」女人拉住鏡華的手,低下身子,露出乳溝。 
「好阿,到床上去等我一下,我去關門。」鏡華的笑容很美麗,很燦爛。 
「阿~年紀這麼小就這麼色啊?」女人露出大腿,躺在床上擺好了妖艷的姿勢。 
「恩,很美的姿勢。」鏡華站到殘月身旁,轉頭瞇起眼睛微笑。右手拿的是,一個小小的螺絲。 
碰!!! 
事情就發生在一瞬間。 
吊燈砸了下來,因為繩子綁著,連同所有的玻璃門窗通通飛往吊燈落下的點。就是女人身上。 
這一瞬間,整個房間變成了紅色。 
所有的玻璃都碎裂了。一片片插在女人身上,一點縫細也沒有,加上反光。就像全身都是透明的一樣。 
但這種神聖莊嚴的透明染上了血紅,整個人散發著紅光。 
很美麗,很耀眼,很壯觀華麗,完美的藝術品。 
「小月,走嘍!剛剛的聲響應該引起注意了,去退房吧。」鏡華的表情看來很滿足,笑的合不龍嘴。 
+++ 
「看到現場,感覺怎麼樣?」鏡華欖住殘月的肩膀。 
「下次...」 
「嗯?」 
「我也要試試看。」 
----------------------- 
鏡華很帥很帥超帥的! 
殘月很可愛,他愛上了藝術品。 
期待他的處女作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師生美展。圖賞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