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特傳短篇文集】小冰點文-安冰

內有H
內有超混改版(默
改版自"我想得到你,即使是一具屍體"那篇。
╳不擇手段的愛╳ 
  微微的張開雙眼,劇烈的疼痛如血液般的流竄全身。 
  閉起雙眼後、半張開了一些,視線非常的模糊,看不出來自己身處哪裡,只感覺到強烈的疼痛感和暈眩感,呼吸非常困難,好像鼻腔塞住了,好不容易吸到的空氣也很稀薄。 
  耳朵隆隆作響,已經幾乎聽不到外界的聲音了,嘴裡有著強烈的血腥味,甚至有血塊堵住喉嚨,濕氣在自己的鼻腔內揮之不去,他連自己還是不是醒著都不知道。 
  總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死了。 
  「你醒啦?亞那的孩子。」 
  熟悉的聲音在四周回蕩,他聽不清楚,耳朵隆隆的聲音更大了,模糊的視線讓他想乾脆閉起眼睛。 
  明明看不到聽不到,他卻直覺的認為,眼前的這個人是……安地爾。 
  張開嘴,他想說話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沒想到自己能活著吧?嗯……不對,你現在應該算是半死。」安地爾露出笑容,但他卻看不到,只能隱隱約約的聽到幾個字的單音,由此自己用亂轟轟的腦袋推斷出來。「我來讓你輕鬆一點吧?」 
  將手放到他的頭上,微微的亮光從安地爾掌心冒出,很快的,他能順暢的呼吸了。 
  但疼痛還是沒有消除,視線還是很模糊但已經看的出來眼前的人是安地爾,耳朵的聲音已經消了大半,只剩下身體還是完全無法動彈。 
  他努力回想,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他隱隱約約的想起來,他在和安地爾打鬥,對後他打算唸出精靈百句歌,他要休狄他們快走,而他在唸完之後……四周崩塌,接著就連到剛剛的樣子了。 
  「咳咳咳--」 
  一能呼吸後,他用力的咳了幾聲,發現黑血從自己的嘴裡噴出。 
  見狀,安地爾走向前,撫摸著他的銀色長髮。  
  「你終於變成我的人了。」露出微笑,安地爾瞇起眼睛,直直的看著他。「我早就說過了,你是我要的人。」 
  他張開眼睛了,而且張的非常大,他錯愕的看著眼前突然吻住他的安地爾。 
  嘴唇與嘴唇碰觸,安地爾將舌頭伸了進去,在他嘴裡翻覆著。 
  他沒辦法反抗,全身上下除了眼球動了還會刺痛外,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能讓他控制。 
  其實,他早該死了,就在當時。 
  唇舌交纏著,安地爾不給他喘息的機會,完全沒有離開的打算。 
  原本冰冷的身體已經由嘴唇開始蔓延溫熱了,他皺著眉頭,閉起眼睛不想看到現在的情景。  
  舌頭被吮吸著,他無法動彈的身子微微的顫了一下,半閉的紅眼瞪著安地爾。 
  笑了一下,一邊吻著,安地爾伸手開始脫去他的上衣,白皙卻傷痕累累的胸膛呈現在安地爾眼前,還在淌著血的傷口非常怵目驚心。 
  嘴唇分開,唾液沿著嘴角滑落,安地爾盯上了另一個地方。 
  手撫摸過那粉紅,輕輕的挑逗著,嘴角上揚,勾出充滿魅力的笑容。 
  他開始嬌喘著,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聲從他嘴裡發出,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要停止,但越壓抑,聲音就越是撩人。 
  安地爾已經被他的聲音誘到頂端,俯下身子,咬住他已經因為撫摸而凸起的粉紅。 
  他發出悶哼聲,火紅的雙眼已經開始朦朧,意識已經模糊到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只剩下陣陣的酥麻刺激著他。 
  吸住粉紅,安地爾伸手撫摸著他的臉頰,用手指探入他的嘴裡。 
  最後,安地爾脫了他全身上下的衣物,搓揉著他的嫩臀,將他的雙腳抬到自己肩上。 
  「放心吧,不會痛的,我會好好待你……」 
  溫柔的嗓音在這裡只更顯著諷刺,他的心理排斥著,排斥著這個令他作嘔的男人,他想把他一把推開但、他做不到。 
  冰冷的手指探入灼熱的入口,摸到的是柔軟滑嫩的腸壁。 
  張著嘴,他無聲的喘息著,瞪圓了雙眼看著眼前的男人,他憤怒、他憎恨……但更多的是憎恨自己的無力。 
  安地爾看著眼前的美人兒紅潤的雙頰,瞇起雙眼笑的更邪媚了,三隻手只頭就這樣無聲無息的鑽了進去,向外猛力的擴張。 
  「別緊張……我會慢慢來的。」溫熱的嘴唇貼在他的耳朵上,經過短暫的舔拭和啃咬,氣音般的語調在耳邊響起。「我會盡量……好好的疼你。」 
  因為你是我要的人阿。 
  淡淡的笑了笑,安地爾手上出現不知哪來的槍,是為增加準度,屬加長板的。 
  冰冷的槍擠入了他的祕庭,使身體無法動彈的他也不由得猛的顫了一下,出現了微薄的喘息聲。 
  安地爾滿意的看著被槍枝填滿的私密處,手不時加重力道的擠、翻轉,甚至抽插。腸道跟著槍枝被扯出來,又硬生生的被壓進去。 
  將槍塞著,安地爾放開了手,抱住他,緊緊的抱住,縱使他已經被過大的力道觸動傷口,疼的近乎昏過去,安地爾還是緊緊的抱著。 
  「我是愛你的啊……冰炎……」 
  舌頭在他的脖子上滑動,安地爾一路舔到了他的鎖骨甚至滑到胸膛,鮮血被他舔起,滿腔的腥味讓安地爾更加安心,安心這個他一直想得到的人……現在就在他面前,想逃也逃不掉。 
  「我真的真的……非常的愛你啊。」 
  ××× 
  再度張開眼睛,冰冷的空氣侵襲著他身上的傷口,他悶哼了幾聲,發現視線比昨天還清楚了。 
  手指微微的抖動,手臂還是無法整個抬起來,只能微微的顫抖。 
  他發覺、自己被銬上了手銬和腳銬。 
  費盡全力的轉過頭,發現應該在自己身上,殘破不堪的黑袍被扔在旁邊,還有自己的褲子等…… 
  冷風微微的吹進來,再度碰觸到那些足以致命的傷口,轉過頭發現腰部以下蓋著一件衣服,並不是自己的。 
  眼睛才剛張開沒多久,馬上感到極度疲累,就在他想閉起眼睛時,安地爾來了。 
  「醒了?」 
  安地爾笑著,伸手抱起躺在地上的他,讓他靠在自己的胸膛上。「昨晚睡的熟嗎?」  
  「安……」火紅的雙眼憤怒的瞇起來,眉頭皺著很緊,乾渴的喉嚨只讓他發出一個聲音就盛氣音了。 
  他可不會忘記,不會忘記昨天發生的那些事。 
  「呵--」安地爾輕笑了一聲,看著胸前憤怒的美人,將頭低下來,對著他的耳朵發出低語。「你的身體真的很棒呢……聽好,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搭檔了,開心吧?」 
  手輕輕的撫摸著他,他輕輕的喘息著,無法阻止安地爾的放肆。 
  安地爾親吻著他的右臉頰,手撫摸的地方已經泛起潮水,發出令人難為情的聲音。 
  「還記得嗎?在很早很早以前我就說過了,你是我要的人。」 
  ××× 
  喘著氣,他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天了,每天醒來就必須面對安地爾的"暴行",結束後就睡,睡醒了又繼續,他已經完全沒有今天是第幾天的概念了。 
  安地爾出現了,他用火紅的眼睛瞪著那個進來的人,像是在警告那個人不要靠近自己。 
  他的手臂已經能動了,但是他沒有讓安地爾知道。 
  「經過這幾天培養感情,有沒有覺得我們的感情好像變好了嗎?」 
  最好是! 
  安地爾抓住他的手臂,摟著他的腰,馬上就吻了上去。 
  「呃……安……住手……」他抬起雙手推開安地爾,接著就是一巴掌揮下去。 
  啪-- 
  一直以為他還不能動的安地爾錯愕了有五秒鐘。 
  才剛站定位,安地爾的手就伸過來掐住他的脖子,將他舉起來。 
  「你就這麼不想當我的搭檔嗎?」看著他充滿殺氣的眼神,安地爾惋惜的說著。 
  「廢話!」口氣黑長的差,但卻很虛弱,不樣平常的有氣勢。 
  那一瞬間,安地爾似乎露出悲傷的表情,但真的只有一瞬間,短到讓人以為那是錯覺。 
  微笑著,安地爾用另外一隻手拿著劍,貫穿他的身體。 
  安地爾看著他,看著那個他不惜一切,就算只有軀殼沒有靈魂也想要的美人。 
  我要得到你,即使你不願意。 
  我要得到你,即使只剩下軀殼。 
  我想要得到你,為了讓你永遠劉在我身邊,我會不惜殺了你。 
  是死人,就不會離開了。 
  ××× 
  他坐在椅子上,但和原本的他又有些不同,現在的他,一整頭都是像是火焰的紅髮,火紅的雙眼沒有任何情緒,很空洞,也或許真的是空的。 
  安地爾看著他,勾起美麗的笑容。  
  「這樣……你就走不掉了吧?」微笑看著眼前的軀殼,他沒有靈魂,只有軀殼。 
  我想要得到你,即使你成了屍體。 
  我想要得到你,即使沒有靈魂,只是軀殼而已。 
  即使你已血流成河,我一樣想要得到你。 
  你是我要的人。  
*** 
天那我好混(欸? 
為此我可能會再畫張賀圖這樣QQ 
因為安冰配我已經想不到梗了,只好用改版的方式(默 
吶、在此祝小冰"生日快樂!"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