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團。02監護人

來到死神界,已經第三天了,生活很規律,每天去菜市場,在家裡不但要掃地拖地還要做很多很多家事。至於監護人貓山零式整天遊手好閒無所事事,只會使喚人。 
「我幹麻開始寫日記阿...」響將筆記本合起來,換了衣服準備出門。 
走在這條唯一熟悉的路上,拿著出門前整理好的清單。 
「什麼監護人?我根本就是他請來的僕人嘛...」想一臉不滿的挑著菜。 
「有小偷!」 
一個婦人拿著掃把指著迎面衝來的少年,那個少年...衣服也是紅色的。 
「還跑!?你這個小偷!」婦人一把抓住響的手。「這樣你跑不掉了吧!」 
「咦!?等等...我不是...」
「不用在狡辯了!」 
響的腳邊,放著一袋食物。 
「為什麼會掉在這裡!?」一定是跑的太衝忙掉了...也不用這麼準掉在我腳邊吧!? 
「走!跟我到警局!」 
「...」 
+++ 
「來,小弟弟,報上你的名子。」 
穿著警察制服的男人站在響面前,一臉嚴肅的說。 
「那個...東西不是我偷的...這是誤...」響極力的想辯解,但似乎沒有什麼效果。 
「好了,不用在說謊了,名子!」口氣很兇,就像在罵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 
「許...星響...」好吧,口氣很兇是有用的。被突如其來的兇了一下,響感到很無辜。 
「好,監護人的名子。」 
「貓山零式...」什麼阿什麼阿!這什麼口氣啊!真討厭... 
頓了很久,發現警察沒有說話,響疑惑的抬頭。只看到警察愣著,一臉驚訝。 
「什...你說你的監護人是貓山大人!?」 
貓山...大人? 
「呃...恩...」被警察的舉動嚇了一跳,發現警局裡其他的人都和警察一樣驚訝。 
「身為貓山大人的孩子!竟然還做出這種事!?」警察很大聲的兇響,一臉生氣到不行的樣子。「真是...喂!旁邊的!打電話給貓山大人!叫他來教訓他的孩子!」 
教訓? 
想看著局面似乎越來越遭,根本就已經斷定東西是他偷的,再說,竟然要叫零式教訓他?什麼啊! 
「欸,我已經說過不是我了。」響淡淡的說。他們或許不知道,響現在已經有點火了。他是那種,越火看起來就越平靜的人。 
啪! 
火辣辣的一掌甩在響的右臉頰,白皙的臉蛋開始發紅浮腫。 
「這是對大人講話的口氣嗎!基本禮貌不懂是吧?沒關悉,我就在貓山大人來之前先幫他管教你!」 
警察一把抓住響的手腕,對著響大聲的吼著。 
對於警察的行為,響已經火到了極點,他從來沒有被甩過巴掌,從來沒有被這樣兇過。忽然被打又被罵,理由還是自己完全沒做過的事? 
喀喀... 
門打開,零式走了進來。 
「貓山大人!您來啦?」繼警察之後,其他人也很有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響?發生什麼事了?」零式有點擔心,響紅腫的右臉看起來怵目驚心,沒有任何情緒的表情顯得森冷。 
「貓山大人,是這樣的...」 
聽完事情的經過,零式先是震驚,接著表情就和平常不一樣。 
「響,你偷東西?」看似問句卻沒有起伏,響不知道,在死神界偷竊是很嚴重的。 
響沒有說話,他在壓抑剛剛的怒火,一動也不動。 
「響。」 
「我沒有。」 
別開頭,沒有看零式,他說的是實話,他沒有說謊。 
「你還敢說沒有!?偷竊又說謊!你知道你會受到什麼處罰嗎!」警察憤怒的指著響。 
「響,看著我回答。」 
「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響很不高興的大聲了起來,看著零式,滿是看不出來的怒火,又因為嘴巴張太大,右臉頰刺痛的讓響馬上閉嘴。 
「你...!」警察向走向前,卻被零式擋住了。 
「響說沒有就沒有,我相信他,麻煩去調一下監視器,為了抓到真正的小偷。」零式露出一如往常的專屬笑容,拉住零式的手直接走出警局。 
響被拉的莫名其妙,疑惑的看著二話不說就相信他的零式。「零...式...」 
零式回頭看著他,伸手摸響的右臉頰。「響,很痛嗎?回去我幫你擦藥。」 
好熱... 
臉頰好熱,熱到響都快受不了了,但他沒有別開頭,只是默默的,一個字也沒說。 
+++ 
經過調錄影機後,抓到了真正的小偷也還了響的清白。 
「痛...」 
冰涼的要高碰觸浮腫的瞬間,疼痛刺進腦子裡,使響稍稍的縮了一下。 
「忍耐一點,擦完會涼涼的很舒服。」零式一手抓住響的肩膀,一手沒有停止擦藥的動作。 
「我就說吧,在死神界小孩子完全沒有說話的權利...呃...應該說沒有人會相信才對。」擦完藥,零式拍拍響的頭。「所以監護人很重要,感謝我吧!」 
「...」 
響很乾脆的無視了零式,走出房間。 
零式他...到底是好還是壞阿... 
----------------------- 
聽我說! 
這對的發展會很慢=ˇ= 
阿阿久久發一篇呢XD 
同人文也打的很爽說!!!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強力推薦】不良仔與眼鏡妹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