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在聖誕樹上的藍色鳳梨。1十年

「咕嗚...」藍色長髮的男人低著頭,原本中分的頭髮垂到臉頰一半。他一手摸著滿是鮮血的右眼,表情猙獰。 
「沒用的,在這個房間裡,你無法解除幻術回去。」白色頭髮的男人瞇起眼睛微微一笑,身上穿的是白魔咒的制服。 
是的,這位白色頭髮的男人,正是米爾菲奧雷家族的首領,白蘭。 
「再見了,骸君。」 
+++ 
「白蘭!我派去的那個人不是他!他或許是...」 
「我知道了。」 
「...」 
在螢幕另一邊的小正皺著眉頭。「你已經知道了!?什麼時候...」 
「他是彭哥列家族的霧之守護者。」白蘭拿起一顆棉花糖塞入嘴裡,瞇起眼睛微笑著。 
「六道...骸?」 
「沒錯。」而且還是個美人呢。好吧這是OS。 
「那他現在人呢!?」 
「在監獄裡。」白蘭很老實的說。 
「監獄?為什麼沒直接殺了他...」小正很火大的拍了一聲桌子,隨後而來的就是肚子痛。 
「...小正阿,火氣不要這麼大,我先切嘍!」白蘭頓了很久才回答,接著切掉螢幕。 
我為什麼沒有直接殺了他? 
到監獄的一路上,白蘭都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當然是因為還有用處阿...」所謂的自言自語。 
+++ 
張開眼睛,先是錯愕,再來是平靜。 
經過多年的歷練,這點事其實不會嚇到他,真正讓他感到驚訝的是,他竟然沒死。 
骸伸出右手,血跡還隱隱略現。眼睛還會刺痛,只有一隻眼睛很不習慣,視線變的很模糊,但至少知道,自己在監獄。 
低下頭,長髮垂到胸膛。 
身為米爾菲奧雷的首領...竟然手下留情,饒他不死? 
骸不斷的思考著這個問題。 
碰!!! 
這...爆炸聲? 
是的,很熟悉的爆炸聲... 
「呃...這裡是...」 
一個藍色頭髮的少年看了看四周,不解的眼神。 
這位少年,右眼是紅的,上面寫著數字六?他...不就是骸嗎!? 
小了好幾號的骸...沒有十年後的體格,沒有十年後的美麗長髮。但一樣是中分,一樣是鳳梨頭,一樣右眼寫六。 
其實不只他,連阿綱和其他守護者也通通跑到十年後了,而且回不去。說是因為小正的白色裝置的緣故,但還沒得到證實。 
當然,這些都是剛到十年後的骸不知道的。 
腳步聲,漸漸逼近。 
出現在骸面前的,是一張陌生的臉孔。 
「骸君...?」白蘭難得的皺了皺眉頭,看著小了好幾號的骸發出疑問。 
骸不認識他,這是當然的,但直覺告訴他,他很危險。 
白蘭在腦子裡翻著資料,很快的翻到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家族十年前的樣子...他是十年前的骸? 
所有的特徵說明著這個不可思議的事情。 
「看到本人更讓人不得不相信呢。」白蘭瞇起眼睛微笑,看著骸,露出危險的笑容。 
「你是誰。」很直接的,對白蘭來說,是很稚氣的聲音。那是當然的,十年前,才15歲。 
「我是米爾菲奧雷家族的首領,白蘭。」很老實的報出自己的身分。「十年後的你跟我很熟喔。」 
「十年後...?」骸突然搞不清楚現況,他只記得,前幾天在水牢幫助彭哥列第十代首領家族打贏霧之戰,用盡了力氣。之後就一直沉睡,直到醒來的那一刻,人就在這裡了。 
「沒錯,這裡是十年後的世界喔。」白蘭看到骸驚訝的樣子,又瞇起眼睛笑了笑。「我也很驚訝喔,但都親眼看到了,不想承認都不行。」 
定格了幾秒,骸用超乎常人邏輯的速度把現況和白蘭說的話串在一起,得到了結論。 
這裡或許真的是十年後沒錯。 
「我怎麼會在監獄。」好吧,骸說話的口氣根的不適合使用問號,一點起伏都沒有真的,或許是正在考慮要不要直接打過去吧? 
「因為你被我打敗了 ♥ 」這句話特別甜美,白蘭瞇起眼睛嘴角上揚。 
只有一瞬間,骸衝上去將三叉戟對準白蘭。 
沒錯,只來的急對準+衝過去。 
白蘭一隻手抓住骸的右手,微笑。「不要這麼衝動嘛。」 
「...」骸想將手抽回來,但白蘭的力氣比想像的還大。其實這也是當然的,多了十年的歷練,果然是不一樣的。 
「先讓你冷靜一下,骸君。」 
突然,骸的眼前一片黑暗,漸漸的,失去了意識。 
-------------------------- 
嘎阿啊! 
第一次打白骸(其實只打過6927XD 
小夭很喜歡10069呢! 
雖然本命是DH=ˇ= 
這次的時間點我想大家都很清楚吧? 
沒錯,就是白蘭和骸打完之後。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