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跳馬並盛記Ⅱ07草食動物進化史

綠意盎然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 
並盛中學傳出起起伏伏的歌聲,全都是一年級的在練校歌,因為過幾天就是校歌比賽了。 
操場上擠滿了一年級的新生合正在上體育課的二年級生。 
「迪諾,換你了喔!」老師站在跳箱旁邊,全班只剩下迪諾還沒跳了。 
「阿、呃……來了--」 
迪諾面有難色的跨出第一步,跑向前一跳--就如大家所料的直接撞向跳箱。 
「啊!迪諾先……同學!」 
阿綱第一個衝向前,沒多久,身後開始傳出笑聲,並說著:「哈哈哈!我們班廢材變兩個了!」 
這時,有個人站在校門口觀看著操場,那個人正是……羅馬力歐。 
雲雀只瞄了門口的羅馬力歐一眼便不再理會。 
很快的,一天的課程都結束了。 
阿綱想起今天要出門時里包恩要他今天把迪諾帶回家,轉告之後跟迪諾一起踏進家門…… 
「羅馬力歐--」 
迪諾睜大自己水汪汪的眼睛,撲上去抱著自家部下。 
「B、BOSS……」羅馬力歐感動的回抱著迪諾,他已經好久好久沒看到這樣露出天真笑容的迪諾了。 
沒錯、對他們而言,迪諾是個稱職的首領,但他們這些老臣心理多多少少還是會懷念著那個膽小,卻體貼的可愛孩子。 
經過歲月的翠練,即使外人看不出來,他們也知道,自家首領的笑容和眼神已經不像從前了。 
現實是殘酷的,所以、不夠殘忍的人無法存活。 
「那個、羅馬力歐先生怎麼會來了?」阿綱放下書包,看著正在跟里包恩和可樂尼洛泡茶的羅馬力歐。「不是應該在義大利……」 
「嗯……羅馬力歐,解釋一下吧!」很明顯已經知道的里包恩啜了一口茶,把說明的工作丟給了還跟迪諾抱在一起的羅馬力歐。 
「事情是這樣的……」羅馬力歐把迪諾拔開後放在自己身邊,深深的皺起眉頭。「當初會要BOSS在日本繼續住下去就是怕有其他家族發現BOSS變小的事……但、似乎已經被發現了。」 
「已經被發現了?」阿綱愣了愣,被發現不就代表……迪諾在日本不安全了? 
知道阿綱的想法,里包恩點頭。「所以羅馬力歐打算帶迪諾回義大利,不然會有危險。」 
「這樣啊……」回答了里包恩,阿綱瞄了一眼坐在一邊從剛剛開始就都沒說話的迪諾。「迪諾先生?」 
迪諾回過神,發覺自己剛剛呆掉了,只是傻笑了幾聲。「呃、要回義大利了嗎……」 
「BOSS?你的臉色不太好……」羅馬力歐微微的皺眉,看著身旁小上一號的迪諾。「身體不舒服嗎?」 
「沒……」垂下雙眼,迪諾沉默了幾秒,又小小聲的開口。「一定……要回去?」 
愣了愣,羅馬力歐以為自己聽錯了,但想了想,現在的迪諾是十年前的,十年前的迪諾並不喜歡黑手黨……應該說一直想脫離。 
「當然要回去。」看著迪諾,他知道現在跟這孩子講家族危險或其他家族的事情他都不會覺得嚴重。「您已經被發現了,他們會來找上您,以您現在的狀況無法應付。」 
迪諾皺眉,會有人要攻擊他? 
可是雲雀學長很強啊!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彷彿看穿了迪諾的想法,羅馬力歐輕輕的嘆了一聲,認真的看著迪諾。「如果有人要攻擊您,也會連累到雲雀恭彌的。」 
睜大眼睛,迪諾嚇到了。 
他知道雲雀很強,他知道自己不管發生什麼事對方都會救他,但…… 
「來抓我的人很強嗎?」聲音比想像中的顫抖,他……不想看到雲雀受傷。「雲雀學長會受傷嗎?」 
「他們既然知道要抓的是首領,絕對會派家族中的菁英的。」垂下眼,這樣做是對的,羅馬力歐這樣想。 
全身像是無力一樣的垂下肩膀,他到現在才知道自己真的要離開了,他要離開他的雲雀學長…… 
「我……知道了……」扎扎眼,迪諾起身。「沒別的事……我先回去了。」 
看著迪諾離開的背影,羅馬力歐苦笑了一下。 
「"回"去嗎?」那個幼小的首領,居然對著自己的部下說要"回"去別的地方。 
「是指會客室吧?」里包恩的表情也很凝重。 
××× 
躺在床上,迪諾久久無法入眠。 
想起自己要離開,咬了咬下唇--沒有可以繼續待在這裡的方法嗎? 
翻過身,瞇著一雙疲憊的眼睛,看著躺在他身邊的人--雲雀恭彌。 
抿了抿嘴,正想爬起來,卻發覺有一隻手抓住了他。 
「你想去哪裡。」張開雙眼,雲雀冷冷的開口。「你應該知道把我吵醒會有什麼後果吧?」 
「呃!對、對不起!我馬上睡!」迪諾馬上拉起棉被繼續窩回被窩裡,翻過身背對著雲雀。 
看著嬌小的背影,雲雀瞇起雙眼,一手環過迪諾的身體撐起身子,剛好趴在迪諾身上,雙手撐在迪諾的左右兩側。 
發覺有種壓迫感的迪諾馬上張開雙眼,看到在自己正上方的雲雀驚訝的說不出話。 
「怎麼?」森冷的疑問句,或許是因為睡眠並沒有充足,說話都有種口氣很差的感覺。 
「……」看著雲雀,迪諾愣了愣。 
他不希望他的雲雀學長受傷,不希望他擔心,不希望他難過,想要保護他……但他卻始終被他保護。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再給雲雀添麻煩。 
看著雲雀,他微微的一笑。 
「我沒事。」 
雲雀愣了,這瞬間,身影重疊的更嚴重了,就像是在他眼前的是原本的迪諾,就像他常常受傷了卻對自己微笑說沒事,簡直一模一樣。 
迅速的抽回手躺回自己的位子,雲雀背對著迪諾,他發覺自己的心跳比原本快了三倍。 
轉頭看看見了雲雀的背影,和他紅通通的耳根,甜甜笑了笑,窩到雲雀身邊。 
這次,他很快的就入眠了。 
××× 
"綠意盎然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 
雲豆停在雲雀蓬鬆的黑髮上,用細嫩的聲音唱著並盛校歌。 
這個時間,是雲雀固定巡邏並盛的時間,通常迪諾都會跟著出來的,但這次卻被羅馬力歐找去只有雲雀一個人出門。 
「Found had found!」※找到了找到了! 
一個留著一頭金色中長髮,一張西方臉孔的男子身穿黑色西裝,擋在雲雀身前。「你就是加百羅涅第十代首領的情人吧?」(英) 
雲雀微微的皺眉,對方說的話他沒一句聽的懂的。 
知道對方聽不懂,男子笑了笑,咳了幾聲,說出了不是很標準的日文。「你就是……跳馬的情人對吧?」 
銳利的眼神瞬間閃過,殺氣撲向西洋男子。 
「看來是真的呢?」很破的日文勉強的讓雲雀聽懂了大概的意思,男子又露出笑容。「真的是個美人兒吶!」 
「……有何貴幹?」不知道為什麼,雲雀一看到這男人就不爽,照理來說這時他都是不理對方離開才對,卻不知不覺的將心理的厭惡說了出來。 
男子大概也以為雲雀會掉頭就走,聽到雲雀的話反而讓他愣了很大一下,但隨即又笑了出來。 
「沒幹麻,只是想拜託你——」笑容越來越燦爛,男子瞬間衝向前。「當當Hostage 。」※人質 
下意識的拿出拐子擋下一擊,但還沒看清楚武器,男子又抽回手甩出第二擊。 
男子的速度極快,但雲雀也非比常人,再度檔下了一擊。這次,他看到武器的樣子了。 
那是一把好幾節連在一起的刀。 
就像一條蛇。 
雲雀退了一步,右腳一蹬往男子衝過去,雙手迅速的揮動拐子,一方面檔掉了蛇刀一方面又在找空隙攻擊男子。 
其實這樣的武器是很棘手的,但雲雀卻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一拐擊中男子的頭頂將他打倒在地上,翻著白眼。 
對於對手這麼快就打敗,雲雀心中有點不快。 
「……!」正想一腳踩上男子,卻發覺身後突然出現濃重的殺氣,一個轉身拐向身後的人,卻在拐到之前先感受到了疼痛感…… 
一道鮮血從手掌上噴出。 
拐子掉到地上,發出不小的聲音。 
「真是的--你在幹什麼啊!」一個身材高大壯碩的黑人閃身出現在翻白眼的男子身邊,抓住男子甩到背上,轉身就要走。 
「……」雲雀撿起地上的拐子,衝向黑人,一臉不爽到了極點。 
碰-- 
黑人空手擋住了雲雀的拐子,眼神透露出不削。「滾開,小朋友。」 
很標準的日文,讓雲雀火大增加了不知道幾倍。 
壓下身體,速度加快的連續揮動拐子,逼的抱著一個人的黑人退了幾步。 
「哼、我可不想現在跟你打。」黑人哼了一聲,用"才不會跟這個笨蛋一樣"的眼神瞄了一眼自己懷裡的男子,迅速的往後跳了幾下就翻到屋頂上,接著消失在雲雀眼前。 
很明顯也懶的追上去的雲雀只是哼了一聲,收起拐子……突然發覺自己的手掌越來越痛了。 
張開手,傷口從虎口斜斜的一直連到手腕附近,傷口不算小,也很深。 
看著一直冒出血液的傷口,雲雀的心情莫名的不爽。 
「雲雀學長!你怎麼了?」 
一看到剛進會客室的某人,迪諾跳了起來。「怎麼在滴血?怎麼受傷了?」 
雲雀舉起沒受傷的左手,隨便揮了揮示意迪諾閉嘴,接著臉色很差的坐在床上。 
雖然知道雲雀心情不爽,但迪諾吞了口口水,還是照樣跑到床邊看著雲雀的手。「雲雀學長?」 
瞄了迪諾一眼,又收回視線。 
要是讓這隻草食動物看到傷口,又要吵死人了。 
迪諾看到對方不理他,不知道從哪裡借來的膽子,抓住雲雀在滴血的右手,扯到自己眼前。 
雲雀痛的悶哼了一聲,應該要放手說對不起的迪諾卻看著雲雀的傷口發愣。 
「……是誰攻擊雲雀學長的?」迪諾看著深到幾乎見骨的傷口,有種全身從頭頂涼到腳底的感覺。 
他全身都發冷了。 
想起羅馬力歐的話,想起里包恩的話,迪諾唯一想到的兇手就是那些想要抓自己的人。因為雲雀跟他很接近,所以她們想利用雲雀引他出來也不無可能。 
「不知道。」 
雲雀別過頭,他不想看到迪諾擔心的表情,但偏偏他最喜歡在他面前露出擔心、難過的表情。不管是十年前,還是十年後。 
「……!」驚訝的睜大了雙眼,雲雀錯愕的看著正在舔自己手掌的迪諾。 
迪諾小心翼翼的舔著雲雀的傷口,含住了沾著血的手指,不斷的舔吸著染血的白皙肌膚。 
不斷傳來的刺痛讓雲雀的手抽了幾次卻沒有抽回來,看著為自己舔著傷口的迪諾,他覺得身體在發熱…… 
「雲雀學長……」聲音不像平常那樣稚嫩,而是有種成熟的溫暖。 
雲雀被推倒了,他躺在床上,看著壓在他身上的迪諾,他還沒回神。 
「我會保護雲雀學長的……」迪諾低聲的說著,就像是說給自己聽的一樣。「我絕對不會再讓雲雀學長為了我受傷,絕對不會。」 
「……跳馬。」 
瞇起雙眼,在迪諾俯下身開始舔拭他的頸部時,他回過神了。「滾開……」 
「不要……」他的聲音很溫柔,卻透露出一丁點的膽怯。「不要趕我走……雲雀學長。」 
衣服被掀了起來,濕溼熱熱的刺激開始逗弄他胸前敏感的暈紅。 
雲雀悶哼了一聲。 
為什麼他不掙脫? 
皺了眉,雲雀一手推開迪諾想爬起來,但迪諾卻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又把雲雀推回去。 
或許是位子問題吧? 
從上往下壓的迪諾佔了極大的優勢,一手撈向雲雀的腿間,抓到目標物後開始溫柔的撫摸。 
「嗯……」 
無力的攤在床上,雲雀不死心的抓著迪諾的肩膀,使勁力氣想要推開他,但身下的愛撫又讓他全身酥麻使不上力,嘴也不知不覺的微微張開,讓迪諾迅速的闖了進來。 
迪諾的吻攻很差,真的,不過是轉過幾次頭,舌頭不過就是翻過幾圈,兩人的嘴裡已經充滿了甜甜的血腥味。 
「哈……雲雀學長……我好喜歡……雲雀學長……」 
紅著雙頰,迪諾將手指探進了雲雀緊密的入口,順利的滑了進去轉了幾圈又抽出來。 
「嗚嗯……」 
身體微微的一顫,迪諾的分身已經擠進了那還沒放鬆的祕穴。 
「哈啊、學、學長……」 
喘息著,迪諾伸手將雲雀眼角些許的淚光拭去。 
「不……不要叫我……學長……」 
雲雀紅著臉,一手仍然抓著迪諾的肩膀,將指甲插了進去,咬著下唇。 
「……是嗎?」看著雲雀片刻,迪諾整個人都倒在雲雀身上,緊緊的抱住雲雀。「那……」 
「我真的好愛好愛你,恭彌。」 
*** 
草食動物進化了這樣QQ 
身影已經完全重疊了啊!是說那個黑人很厲害呢。 
這篇是在要去畫寒假作業(設計圖法)卻畫到吐血才跑來散散心…… 
打完要繼續回去畫設計圖法了~ 
畫完就會上來打G27的第五張喔(扎眼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