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萬聖夜賀文

BL有 
H有 
不喜勿入 
本篇文歸為番外篇 
與正文無關。 
* * * 
明天就是萬聖節了,是學校舉辦派對的日子。 
今天,操場就開始有些微變化,據說派對要在操場舉行看來沒錯。 
「我回來了!」 
青羽走進家門,眼前的畫面很熟悉,媽媽煮菜,老師在看報紙=ˇ= 
乍看之下像是一個很圓滿的家庭,但其實不是這樣。 
「回來啦?青羽。」 
水城一把拉住青羽的手,把他娜到自己身邊的椅子上。 
青羽對這個舉動並不陌生,只要水城得知什麼事情要說時,或青羽應該要告訴他什麼的時候。 
「明天晚上學校要舉行萬聖節晚會。」 
據實以報,青羽向來都是這樣。 
水城只是笑了笑,很明顯的,他想要參加。 
「呃...想來也可以...」 
「就這麼說定嘍!」 
說...說定了... 
要是平常其他是也可以這樣"說定了"就好了=ˇ= 
天色漸漸暗下來,青羽換了睡衣準備要睡了。 
「青羽~」 
水城站在門口,笑的很燦爛。 
「呃...老...老師?」 
「今天一起睡吧。」 
「...」 
不知道水城為何突然提出這種要求,還是點點頭,讓水城上床。 
躺在床上,水城江青羽抱在懷裡,表情好像恨滿足。 
抬頭看到水城似乎很開心,青羽不打算吵他。 
其實...偶爾這樣也不錯... 
這種想法開始表現在臉部表情上。 
「怎麼?很開心?」一語道破青羽的思想,其實青羽不知道,他心理想的事情往往都會表現在臉上。 
「呃...哪...哪有!老師你才是吧!笑的這麼開心...」青羽紅著臉,低著頭不敢看水城。 
「對呀。」水城撥開青羽的劉海,使兩人四目交接。「因為青羽跟我在一起,我當然開心啊!」 
「嘎...」青羽的臉更紅了。為什麼...為什麼老師可以臉部紅氣不喘的講這種話!? 
「青羽好可愛。」在耳邊低語,熱熱的氣輕撫在耳根。 
只有一句話而已,只是一口氣,青羽已經毫無招架之力了。 
「青羽的身體好敏感。」水城親吻著,用舌頭舔拭著鎖骨,輕輕的,慢慢的侵略青羽。 
「阿...老...老師...明...明天還要上課...」 
「我會溫柔一點的。」 
「啊!」 
手指靈活的搓揉青羽的胸部,舌頭也沒停止的滑過胸膛。 
「阿哈...哈...老...老師...不要...我...我不行了...」 
眼框泛淚,喘著粗氣,全身都在顫抖。 
水城稍停了一下,也躺了下來,伸手架住青羽的手臂高高舉起。 
「老...老師...?」青羽的身體整個懸空,支撐他的是水城的雙手。 
水城躺在床上,舉著青羽看了良久。 
突然將青羽放開,將青羽緊緊抱住。 
「怎麼辦?我現在好想殘害國家幼苗。」 
什麼意思!? 
青羽愣愣的躺在水城的胸膛上(好吧,我承認他很笨=ˇ= 
手開始撫摸青羽的臀部,手指又滑到洞口,開始使力的壓,又不時輕輕的在洞口畫圈。 
股溝開始濕潤,水城沒有因此停止。 
「嗚...啊!」 
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青羽整個臉漲紅(其實原本就很紅了),眼淚無止盡的滑落。 
「嗚...嗚嗚...老師都是你拉...嗚哇阿~~」 
開始大哭。 
水城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做,誰知道青羽體質真的敏感到才這樣就... 
「好好...我不做了,別哭了,對不起我太急了(不,其實很慢了。)」 
很無奈的把青羽抱到自己的房間,幫他換了內褲和睡褲,安撫到青羽睡著為止。 
確定青羽已經進入夢鄉,水城到青羽的房間,思考著如何處理這件濕了一攤的床單。 
「唉...」 
輕嘆了一口氣,隨又露出一副不滿足的表情。 
「每次都只做到這裡...可愛的小青羽什麼時候才能滿足我呢?」 
----------------------- 
小夭;「小夭我最愛的一對。 
            水青阿阿阿! 
             水城總是很尊重青羽的感受(才會這麼久了只到這裡。 
              小青羽好可愛= / / / = 
               真是太敏感了說...」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