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跳馬並盛記Ⅱ06不一樣的吻

迪諾坐在會客室,身上穿著大一,到膝蓋的短褲搭配黑色長襪,長到小腿的靴子。 
這套衣服是雲雀拿給他的,至於是怎麼來的就不得而知了…… 
「走了。」 
雲雀出現在迪諾面前,迪諾目不轉睛的看著他,臉上浮出淡淡的暈紅。 
除了睡衣,迪諾從沒看過雲雀穿制服以外的衣服。 
現在的雲雀穿著毛外套,圍著一條圍巾,深藍色的長褲。一身深色的的搭配,更突顯了他白皙的臉頰。 
「你在看什麼。」 
迪諾回神,發現雲雀已經等的不耐煩了,馬上跳起來。「呃……嗯、走吧!」 
走在雲雀身邊,迪諾臉頰暈紅沒有消失。 
他想起了前幾天發生的事,從那天開始因為雲雀都裝作沒這回事所以他也就沒有提起,但不知道為什麼,從那天之後他就一直想要-- 
「在想什麼?」 
「哇啊!」 
雲雀突然停住轉頭看著迪諾,迪諾完全沒有發現的直接撞了上去,這一撞、也撞掉了他剛剛的胡思亂想。 
「我、我沒想什麼啦……」迪諾紅著臉移開視線。 
雲雀瞇起美麗的雙眼,嘴角微微的勾出微笑,一手拉住迪諾繼續往前走。 
迪諾被雲雀牽著,腦袋已經完全無法思考的被牽著走。 
街上有很多一對一對的情侶,全部不是牽著手就是摟著腰,恩愛的走在大街上。 
這條街是並盛著名的情侶街,因為風景優美(街道旁種著很多花),車輛稀少,店家非常多,是情侶最愛來的地方。 
「那、那個……雲雀學長,我們出來是要--」 
迪諾還沒說完,雲雀就直接把他拉進一家店,是一家專門賣玻璃飾品的店。 
雲雀沒有說話,站在櫥窗前面看著裡面的飾品。 
「呃……雲雀學長是要我挑嗎?」迪諾怯怯的開口,看向不發一語的雲雀。 
「挑一個。」 
雲雀勾出淡淡的微笑,拿起一個做成金色馬的玻璃。 
這個笑容讓迪諾看的入迷,雲雀似乎沒發現自己露出笑容,這是下意識的。 
迪諾回過頭看著這些發亮的玻璃,選了一個黑色的麻雀……他從來沒看過有人把麻雀做成黑色的。 
將兩個玻璃遞到櫃檯,看到雲雀要掏錢,迪諾馬上比雲雀快一步拿出羅馬力歐離開之前給他的錢付給老闆。 
「……」雲雀愣了一下,真的只有一下,連在他身旁的迪諾都沒有發覺。 
記得有次,雲雀跟迪諾出去買東西,那時的迪諾也是像這樣搶著付錢。 
看著眼前比自己印象中的迪諾還小好幾號的迪諾,竟然出現了那個跳馬迪諾的影子。 
「雲雀學長?」 
迪諾付完錢後看到雲雀沒有跟他一起走出店家,疑惑的喊了一聲。 
「……去吃飯吧。」 
雲雀別過頭,把剛剛的殘像拋在腦後,拉著迪諾走出玻璃專賣店。 
走出玻璃店後,雲雀轉身走向飲料店卻被迪諾擋下來了。 
「雲、雲雀學長,我去買就好了,學長要喝什麼?」 
「巧克力奶茶低糖。」 
「嗯、我馬上回來!」迪諾轉頭跑向飲料店,留下雲雀一個人在一旁。 
雲雀微微的皺眉,他不能理解自己前幾天對迪諾下手,也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把這個草食動物和十年後的跳馬重疊,雖然他們的確是同一個人,但…… 
「喂、前面的美人兒是在等人嗎?」 
幾個年紀二十歲上下的男子圍到雲雀身邊,頭髮從紅色紫色到綠色都有,個個都打扮成很愛玩的樣子。 
其中一個綠色頭髮的伸手摸了雲雀的臉頰。 
「要不要跟哥哥去玩啊?會很舒服的……啊--!」 
他還沒說完,雲雀就一把抓住那人的手,反轉過來發出"喀啦"的聲音。 
看到雲雀不發一語的把其中一個人輕輕鬆鬆的弄到骨折,其他幾個人都到吸一口氣,退了好幾步。 
倒在地上的綠髮男已經痛的叫不出聲音。 
「我靠!很兇嘛!」紫色頭髮的先回神了,秀出一把蝴蝶刀走向雲雀。 
雲雀瞇起雙眼,嘴角勾出充滿殺氣的笑容。 
「雲雀學長!」 
就在紫髮男人拿著蝴蝶刀衝上去,雲雀也正好想拿出拐子時,迪諾插了進來。 
噗嗤-- 
一道鮮血從迪諾的右臉噴出,濺到了雲雀。 
「這傢伙哪來的!」旁邊幾個人全都忘記剛剛的恐懼,一起圍了上來。「滾開!」 
「不行!」迪諾無視於臉上的傷痕,擋在雲雀面前。「我不會讓你們傷害學長的!」 
被擋在後面的雲雀一整個莫名其妙,心中不知道為什麼有種酸酸的感覺。 
紅髮的男子一拳打中迪諾的肚子,讓他整個人跪到地上。 
雲雀到剛剛都還是在迪諾突然跑進來的驚愣中,突然回過神抓住迪諾沒讓他真的倒下去。 
「哈!弱爆了!剛剛還說什麼不准我們傷害他?哈哈哈--」 
「就是嘛,嫩欸!」 
一群人開始大笑,迪諾卻只能難堪的低著頭,滿臉通紅。 
雲雀看著比他矮一點的迪諾,心中一把無明火開始燃燒…… 
「怎麼怎麼?美人兒嚇到了嗎?哥哥不是故意要嚇你的阿--……」 
幾滴血落在充滿灰塵的柏油地上,紅髮男子眼神渙散的倒地不起。 
雲雀舉著染到一點血的拐子,眼神充滿了殺氣。 
「咬殺。」 
在場的人只感覺到一陣風吹過,回過神都已經全身疼痛無法戰力。 
一隻腳用力的踩在其中一個男人的頭上,用力的旋轉,男人發出了淒瀝的哀嚎聲。 
其實從剛剛迪諾還沒來之前就有幾個人圍觀側目了,現在更是一大群人圍在有一段距離的地方看熱鬧。 
很快的,警車的聲音越來越近。 
雲雀一手拉住迪諾直街扯著他往巷子跑。 
他們左彎右拐的繞了很多地方、也跑過人群,後面的迪諾被拉的上氣不接下氣,滿臉通紅的像是快昏倒了。 
終於、到一個死巷後,迪諾使盡最大的力氣抓住雲雀的衣服。 
「等……等一下……雲雀學長……」 
「……」 
雲雀不得不承認,他忘了他手上拉著的是一個體力爛到不行的草食動物…… 
「咳咳!哈--哈……咳咳……」迪諾按著自己的胸口,猛烈的喘著氣又咳了好幾聲。 
他發現他的喉嚨裡已經有些微的血腥味了…… 
雲雀停在原地,看著迪諾雙手撐著膝蓋喘氣……眼神馬上就瞄到臉頰上的傷痕,他輕輕的皺了皺眉。 
「你為什麼要跑出來。」 
完全不像問句的問話讓迪諾嚇了一跳,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看到迪諾嚇到,雲雀嘆口氣,不耐煩的皺眉。「明明知道打不過幹麻出來?」 
「呃……因、因為雲雀學長有危險啊……」眼框泛著淚水,迪諾紅著臉委屈的開口。「身體自己就衝出去了……」 
不知道為什麼,雲雀的心底狠狠的顫了一下,他以神動盪了。 
最近的他越來越奇怪了,開始對這樣的草食動物這麼在乎?不對、誰在乎了? 
雲雀緊緊的皺眉,心裡想轉身就走,身體卻不聽他的命令了。 
他伸出手捧著迪諾的臉,嘴巴下一秒的湊過去舔著他臉頰上的傷口。 
「痛……雲、雲雀學長……?」 
迪諾驚恐的看著雲雀的側臉,雙手不知不覺的從擋在胸前放了下來。 
臉上的傷口不會痛了,只是覺得非常非常的熱……熱到心裡、熱到全身上下。 
腦筋漸漸的一片空白,迪諾感受著雲雀的舌頭在自己的臉頰上滑動。 
很快的,血被雲雀全部舔乾了,傷口並不大也不是很深,被舔過後除了有點麻麻的已經沒別的感覺了。 
雲雀讓舌頭離開了迪諾的臉頰,腰桿才剛打直,迪諾就往前抱住雲雀的細腰。 
「--!」睜大演揪看著抱住他的小身影,雲雀很難的的愣了很大一下。 
迪諾把頭埋進雲雀懷裡,鑽了幾下後頭慢慢離開雲雀,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嬌羞的表情。 
「我、我喜歡……雲雀學長……」 
沒反應的聽完迪諾告白,不、他不是沒反應,而是……做不出反應。 
發覺雲雀好像沒有理他但也沒直接把他推開,趁勝追擊的抓住雲雀的領帶,掂腳吻了上去。 
就像是初吻一樣,迪諾胡亂的吻了一下,不但自己的嘴唇撞到雲雀的牙齒冒血,連雲雀的嘴唇也被他咬破了一個小小的洞。 
雲雀瞇起眼睛,雙手捧住迪諾的臉,搶了主導權後用舌頭闖進迪諾的嘴裡翻攪。 
兩人的溫度互相流竄,迪諾的舌頭被雲雀緊緊的吸住無法逃開。 
他們吻的很熱烈,就和往常一樣,兩人越吻越深入……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主導權是雲雀的而不是迪諾。 
雲雀吸住迪諾受傷的嘴唇,血腥味擴展到兩人的口腔內。 
天氣非常的寒冷,冷到兩人的四週都是白煙,因為兩人的體溫過高而發出的白煙。 
他現在才發現,不管是誰主導,只要是跟"他"……他都會有種莫名的滿足感。 
他一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他……是這麼的需要"他"。 
××× 
他們兩個牽著手,走在回並盛的路上……不、應該說是迪諾單方面的抓住雲雀的手。 
雲雀輕輕的皺眉,走進學校時,迎接他的是他之前撿到的中型犬雲黑。 
「哇阿--」 
迪諾嚇的退了好幾步,雲雀只是拍拍他的頭,跟迪諾一起走進會課室。 
「呃、剛剛那隻狗是……」迪諾怯怯的開口,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天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隻狗。 
「之前撿到的,他很喜歡亂跑,無聊才會跑回來。」 
雲雀倒了杯水灌進嘴裡,拿了兩條浴巾轉頭看向迪諾。「走,去洗澡。」 
迪諾紅著臉,豁然開朗。 
「嗯!」 
*** 
因為之前那篇真的消失的太乾脆了,我只知道我這篇跟當初那篇已經完全沾不上邊了…… 
這樣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嗎(笑 
是說原來雲雀還會躲警察啊?(這不就是你打的嗎? 
這篇真的短的很可憐……但我真的也忙的很可憐啊! 
好不容易才生出來的(感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