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櫻花紛飛】名夏

走過人煙稀少的小路,這裡、是他每天上下學都會經過的地方。 
平常、這裡總是綠意盎然,但在這個季節裡,小路兩旁開滿了櫻花。 
一陣風吹過,櫻花如細雨般飄落。 
夏目伸出手,接住了幾片花瓣。 
「阿……櫻花都開了欸,原來已經這個季節了嗎?」 
「嗯?櫻花?乾脆找時間去賞櫻吧!」 
「貓咪老師只是想喝酒吧?不過你不是平常就在喝了嗎?」 
夏目淡淡的笑著,看向走在自己腳邊的貓咪老師。 
「這不是你們人類的專利嗎?看著美麗的櫻花,酒也會變得更好喝。」貓咪老師晃著腳步。 
「貓咪老師還真難得會說這些話呢。」 
一邊閒聊,很快的就到家了。 
推開家門,迎接他們的就是撲鼻而來的香味……應該是在煎魚吧? 
「我回來了--」夏目走進房間把書包放好後就跑下樓,繞到廚房去。「塔子嬸嬸,在煎魚嗎?」 
「是啊、快去把桌子整理整理,要吃飯嘍。」塔子嬸嬸露出和藹的笑容,有點年紀的他有點皺紋,也有點中年發福的情形,但他是美麗的。 
他的心是美麗的。 
「嗯。」夏目露出開心的笑容,對他來說、現在在這裡的生活是最幸福的。 
因為他看的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所以總是在親戚之間遊蕩著,每個地方都住不久。 
他就這樣被丟來丟去,失去家庭的溫暖、找不到自己的歸宿。 
一直到、他遇見了藤原夫婦。 
他們是善良的人,他們收留了他,讓他有了回去的地方。 
「魚?是魚?是魚阿--」 
「啊!不要偷吃--」 
貓咪老師跳到夏目正要坐的椅子上流著口水,夏目則是把上蹲下去抱住他塞住嘴巴。 
「欸?貴智阿,你在跟誰說話?」塔子嬸嬸端著湯走出廚房,一出來就看到緊緊抱住貓咪老師的夏目。「去洗手拿碗筷吧。」 
「喔、馬上去!」 
才剛翻身走進廚房,門外有人按了門鈴。 
「唉呀!」塔子嬸嬸快步走向前去開門,一打開就發出一聲經呼。 
「怎麼了、塔子嬸嬸?」夏目把碗筷放到桌上跑到門口,看到的是最近才認識、跟他一樣看的到"那些"的人。「名、名取先生?」 
「好久不見了,夏目。」名取瞇起眼睛笑了笑,露出充滿偶像閃光的笑容。 
閃瞎了概不負責。 
夏目發現自己愣了一下,馬上回神。「名取先生怎麼會來這裡……?」 
「因為最近到這裡拍外景所以順道繞過來,剛好有事要跟你說。」名取跟塔子嬸嬸點個頭後就側身進到客廳。「因為上個外景在一個溫泉旅館拍攝,那裡的老闆給了我兩張溫泉旅館的免費住宿券,要一起去嗎?」 
「溫泉旅館?」為什麼找我? 
「下星期六我剛好休假所以想邀請你跟我一起去,當作放鬆心情。」 
「也對拉貴智,前幾天不是段考嗎?考完了出去放鬆心情也好阿,就跟名取先生一起去吧。」名取才剛說完,塔子嬸嬸就馬上接下去說。 
其實對溫泉也滿有興趣的夏目愣愣的點點頭,名取先生也露出勝利的笑容離開了。 
××× 
「夏目、夏目--」 
貓咪老師在底板上無聊的滾來滾去--雖然他不是貓但行為模式根本就是貓了啊……。 
「無聊的話去樓下吃貓罐頭。」夏目一邊整理著東西、把衣服塞進包包裡,一邊揮著手要貓米老師別吵。 
「貓罐頭?就說了我不是貓阿--!」貓咪老師生氣的大叫一聲,發現夏目沒有跟他吵起來也沒有頂他,根本完全無視了…… 
其實他已經觀察夏目一個早上了,從他起床到現在八點整理東西…… 
「我說--能去溫泉旅館你真的這麼開心啊?」 
「咦?我有很開心嗎?」夏目疑惑的轉頭看著翻著白肚在吃仙貝貓咪老師。 
「有。」 
「……」 
叮咚--叮咚叮咚-- 
夏目提起包包奔到樓下,打開門、果然看到把車停在門口的名取。 
「都整理好了嗎?上車吧!」名取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讓夏目坐進去後、自己坐到駕駛座去。「旅館在山上,有一段距離喔,等等有休息站要停嗎?」 
「都可以。」夏目沒有表明意見,靠著椅背。 
不知不覺的……他睡著了。 
「夏目,到了喔、夏目--」 
聽到名取的呼喚,夏目輕吟了一聲睜開眼睛,已經傍晚了、眼前出現一棟民宿。 
「好漂亮……」夏目感嘆了一聲。 
民宿是由白底為主,窗台什麼的都是粉藍色,旁邊還有很多綠色的植物顯的非常的漂亮。 
名取領著夏目走進民宿,老闆娘人很好,收了兩張免費招待券後就給了他們一間風景最好的房間。 
原本房間會有兩個,但名取說不用麻煩一間就可以了。 
「風景真好……」夏目從來沒有到溫泉旅館住過,心情總有這麼一點點亢奮。 
「我們去泡溫泉吧、泡溫泉--」貓咪老師從夏目的背包裡蹦出來。 
「嗯。」 
名取站在一旁,看到夏目開心的表情,輕輕的皺了一下沒,輕到幾乎看不出來。 
「名取先生?」 
夏目走到愣了一下的名取面前,歪頭問著。「不跟我們一起去泡嗎?」 
「當然要去。」名取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輕搓揉夏目蓬鬆的頭髮。「你們先去,我等等就到。」 
「嗯。」夏目也回他一個微笑。 
在送走夏目和貓咪老師之後,名取拿起符咒,往反方向走去。 
××× 
「好舒服阿--以後一定要找時間來--」貓咪老師泡在溫泉裡,泡在旁邊的是夏目。 
夏目四處張望了一下,微微的皺了眉低下頭。 
「夏目,怎麼無精打采的?」名取裹著一條浴巾走進溫泉區。「不喜歡溫泉嗎?」 
「呃、沒有阿,我很喜歡。」看到名取後夏目笑了笑。 
「是嗎?」 
名取的身材明顯的比夏目壯碩很多,但又不是充滿肌肉的那種。 
夏目的身材比較纖細,皮膚也很白。 
兩人泡在溫泉裡,沒有話說卻一點也不無聊,不知道是不是溫泉泡太久的關係,夏目覺得自己身體非常的熱…… 
「目……夏目!」 
名取一手抓住夏目的手腕,一手摸著夏目的額頭。「你泡太久了吧?頭很燙、先起來吧?」 
「啊、應該是泡太久了……咦?」 
夏目還沒說完,名取一把把夏目打橫抱在懷裡站起來,因為剛剛泡著熱水瞬間離開,一股冷流襲上了夏目的身體。 
發覺夏目顫了一下,名取又把他抱得更緊。「等等喔,我去拿浴衣給你。」 
走到門口,名取拿了一件浴衣蓋在夏目身上把他包住後自己也穿上浴衣,直接走回房間,後面的貓咪老師則是根本沒有離開的意願。 
進了房間後,夏目被名取安置在床上。 
「休息一下吧,我去拿晚餐。」 
「呃、嗯……」 
看著名取離開房間,他總覺得眼皮變重了…… 
「媽媽、那裡有個阿姨一直在看我欸……他拿著自己的腳--」 
「死孩子!別亂說話!」 
女人抓住男孩的手離開那個公園,一路上男孩又看到許多拿著自己的頭的叔叔或沒有嘴巴的小女孩,但他都沒說。 
因為他知道……那些不是正常的"人"。 
但為什麼只有他看的到呢?為什麼要讓他看到?他一點也不想看到這些的…… 
「你走開啦!愛騙人的傢伙!」 
「我、我沒有騙人阿……」 
幾個孩子拿著石頭丟向那個男孩,那男孩卻無法反抗。 
為什麼只讓他看見呢? 
「小朋友啊--你看的到我對吧?對吧?」 
一個提著自己頭的女人飛奔到男孩身邊,男孩嚇的拔腿就跑。 
為什麼要讓他看到? 
「夏目、夏目--?」 
夏目被驚醒了,看到的是在旁邊把他搖醒的名取。「夏目,你怎麼了?」 
大口的喘了一下,他突然覺得自己的眼睛好像濕溼熱熱的。 
「我、我沒事……?」 
還沒說完、名取就伸出手擦掉他臉上的眼淚,輕輕的皺眉。「夢到小時後的情景了嗎?」 
「……」 
夏目無聲的默認了,只是低著頭。「不好意思,名取先生好意找我出來玩,我卻……」 
「沒關係。」名取輕輕的搓揉夏目蓬鬆的頭髮,露出淡淡的笑容。「既然出來玩就不要這樣悶悶不樂的,過去的事和妖怪的事都擺一邊吧。」 
「嗯……」 
不知道為什麼,夏目並不討厭名取摸他的頭,甚至有種心底暖暖的感覺。 
就在這時,他的臉頰微微的發熱了。 
××× 
抬起頭,窗外已經飄滿櫻花了。 
「貓咪老師,我們一起出去看櫻花吧。」夏目抱起貓咪老師,往民宿外面走去。 
名取先生又是一起床就沒看到人,這已經是他們住在這裡的第二天了,昨天名取先生也是一大早就消失了。 
所以、夏目連看了兩天的櫻花。 
走出民宿的瞬間,夏目好像感覺到什麼了。 
「夏目?」貓咪老師疑惑的叫了一聲,證明了貓米老師根本沒有感覺到什麼。 
「不、沒事……」夏目把貓咪老師放到地上後笑了笑。「我回去幫你拿酒喔。」 
「喔?快去快去!」 
貓咪老師目送夏目離開後,轉身走向一棵櫻花樹下。 
夏目奔跑著,他剛剛感覺到的東西似乎就在這間民宿裡但確切位置他並不知道。 
「還是應該去找名取先生嗎……」瞇起眼睛,夏目想起了名取昨天說的話。 
把妖怪的事擺到一邊吧。 
「還是別把名取先生扯近來好了……」 
轉個身跑進一間房間後,夏目看到了……一個女人。 
女人回過頭,他的表情扭曲猙獰非常的恐怖,眼球充滿了血絲,看的出來他的憤怒。 
這種帶著怒氣的妖怪是最難應付的。 
夏目退了好幾步,他從來沒有遇過會讓他像這樣冒冷汗的妖怪。 
"是人類的小孩嗎--" 
女人的表情從猙獰變成狂喜,但扭曲的成分絲毫沒有減少。"太好了、太好啦--!" 
房間一陣晃動,夏目一時站不住跌坐在地板上。 
"太棒了、是人類的孩子啊!太幸運了!"女人一個飛身到夏目面前。"成為我的食物吧!" 
睜大眼睛,女人的手瞬間變成巨大的爪子抓向夏目。 
「嗯?」 
貓咪老師瞇起眼睛,壓下心中的忐忑。「夏目?」 
就在貓咪老師猜測這個忐忑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名取出現了。 
「怎麼小鬼?這麼慌張幹麻--」 
「夏目呢?」 
名取打斷貓咪老師的話,故做冷靜的望了望四周。 
「……妖氣?」說完,貓咪老師馬上變成原本的樣子,奔向其中一個方向。 
在後面的名取也迅速的跟上去。 
××× 
「咳咳--」 
女人用巨大的爪子壓住夏目的頭,這裡四周都是樹木。 
"就是這裡,就是這裡了!"他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有種聲勢很浩大的感覺。"有人說過,只要吃了人類的孩子就能變年輕!我一定要變回從前那個美麗動人的我!" 
「不、住手!」夏目一拳打中女人的右臉,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威力使女人整個往左邊飛去。 
碰--! 
巨大的聲響在森林中響起,沒等女人回過神,夏目轉身就跑。 
雖然不知道自己正跑向哪裡,但跑總比沒跑好。 
"站住--!" 
女人很快的追上來,巨大的雙爪揮動著,砍斷了好幾棵樹木,較大的木削飛向夏目割破了臉頰。 
溼熱的血液在夏目的奔跑中漸漸凝固。 
一人一妖在森林裡展開追逐戰,夏目不知道現在自己已經跑到哪裡了。 
不、或許他知道了。 
在他眼前出現的,是斷崖。 
「嗚……」粗喘著,夏目知道自己無處可躲了。 
"抓到了抓到了~" 
女人欣喜的追上來,卻在要身出爪子的瞬間,他被一個不明的力量打到一邊了。 
「夏目!沒事嗎?」名取跑到夏目身邊,把女人打飛的貓咪老師只是哼了一聲。 
夏目還在驚下狀態中還沒回神,只是茫然的點點頭。 
名取伸出手捧著夏目的臉,輕輕撫過臉上的傷痕。「真是可憐了這張美麗的臉吶--」 
夏目愣了,不知道為什麼,被名取撫過的傷口變的炙熱。 
"不要打擾我--!" 
女人回過神發出怒吼,巨大的爪子揮向貓咪老師和夏目,貓咪老師擋掉一個,一個卻筆直的攻向夏目。 
名取攬過夏目的腰,面對著巨爪,拿出一張符紙不知道唸了什麼,符紙爆炸了。 
「你就是這次委託人所說的吃小孩的女妖吧?」 
瞇起雙眼,名取身上的黑蜥蜴竄到臉上。「吃小孩是不會永保青春的,到底是誰跟你說這個錯誤觀念的?」 
"你騙人!那個人明明說可以的!" 
女人並不想跟名取爭辯,衝到名取面前想搶過夏目,卻被名取再度打飛。 
這次名取沒有手下留情,在女人還沒爬起來的時候又捕上一擊,接著落下陣法。 
女人蛻變了,他不像剛剛那樣猙獰,而是一副美麗的面貌。 
"我、我變回來了,我變回來了--" 
他欣喜的呼喊著,絲毫沒有眷戀的離開了。 
名取先生只是輕輕的吐口氣,轉頭愧疚的看的夏目。「夏目、我……」 
「委託?所以這是工作嗎?」夏目微微的抬頭看著名取,看著那個有迷倒所有人的臉蛋的名取先生。 
「……是、是工作。」名取別開視線,臉上的黑蜥蜴又竄進衣服裡。「前幾天接到委託,說這間民宿有專吃小孩的女妖作祟,所以到這裡來調查……」 
「這樣嗎?」夏目低下頭,看不到表情。 
「抱歉,我不知道你會這麼高興……你還是可以當作是出來玩、夏目!」 
名取話還沒說完,夏目就轉身跑開了。 
「吶--雖然我不知道人類的想法,但是如果有妖怪敢這樣利用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他。」貓咪老師懶懶的說了這句後就晃著腳步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名取先是一愣,接著嘖了一聲馬上追過去。 
夏目一路跑向河邊,最後站在草地上,抬頭發現滿天都是櫻花辦。 
我是怎麼了? 
夏目在心裡問自己,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心裡會有這種情緒。 
人家要工作而找自己來幫忙,這又算什麼? 
沒必要……心裡這麼難受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淚水已經奪框而出,望著滿天的櫻花瓣,眼淚已經止不住了。 
突然、一股暖意從夏目身後傳出。 
名取從後面抱住夏目,緊緊的把他抱在懷裡。 
「夏目、對不起……我只是因為接到工作,又想跟你出來玩玩才會帶你來這裡的,絕對不是想要利用你。我知道我不應該騙你……也沒想過你會這麼開心,但是看到你這麼開心我又說不出我是為了工作才來的……」喘著氣,名取一次把話都講出來。 
夏目愣了很久,他想離開,但身後的溫暖卻又讓他希望時間停在這一刻。 
「你會相信我嗎?夏目。」名取把夏目轉過來,一手抱住他的腰、一手抹去他的眼淚。「我一直很喜歡你。」 
夏目沒有回答,只是一直看著名取。 
這些話怎麼好像釋男朋友解釋給誤會的女朋友聽一樣? 
所以、自已剛剛那樣是在…… 
「……?」 
夏目睜大眼睛,名取吻著他、品嘗著他的嘴唇。 
這種蘇麻的感覺讓夏目無力,只能倒在名取懷裡迎合著。 
滿天的櫻花在這時、變成最美麗的背景。 
*** 
嘎嘎嘎終於打完了阿阿阿啊! 
這天櫻花紛飛打超久XD 
中間也都陸陸續續隔了兩個月才打完啊! 
打完了要快點去趕卡片了阿QQ 
完成時間:11/2中午11點01分 
點播 夏目友人帳OP、ED,續 夏目友人帳OP、ED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