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跳馬並盛記Ⅱ05不同於以往

雲雀將迪諾放到沙發上,這裡是會客室。 
迪諾躺在沙發上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己還沒穿上褲子,雲雀也早就撇過頭去不看這邊了。 
紅著臉把褲子穿起來,迪諾的動作很慌張,越慌張手就越抖,越抖、褲子的勾子就勾不準,弄了老半天還是穿不上去。 
雲雀微微的轉頭,看到迪諾慌張的樣子,皺了眉頭走向前。 
一把抓住迪諾發抖的雙手。「不用穿了,去洗澡。」 
「呃……」迪諾紅著臉抬頭看雲雀,現在雲雀的手正在自己的小腹旁。 
「快去。」 
雲雀不悅的催促,迪諾顫了一下,猛的站起來轉身跑向浴室……只是正在跑的途中,雲雀已經把他光溜溜的屁股看光光了。 
將手伸到自己胸前,雲雀緊抓著胸口。 
為什麼他會心跳加速?為什麼胸口……這麼炙熱? 
××× 
「你在做什麼。」 
一聽到雲雀的聲音,迪諾嚇的手上的東西一掉,清脆的碎裂聲響起。 
「啊?雲、雲雀學長?造型玻璃……」 
雲雀瞄了一眼地上的碎片,馬上就認出那是他的小馬造型玻璃。當初是因為看到這個會想起迪諾才買的,現在…… 
「對……對不起!我去買新的還給學長!」剛說完,迪諾就跑了出去。 
雲雀轉身看著窗外的天空,果然開始烏雲密佈,這時才想起今晚的豪大雨特報。 
「他有帶傘嗎?」 
才剛說完,會客室的外頭就傳來一陣雨聲,雨非常的大,而且是瞬間下來的。 
瞇起雙眼、雲雀看到了掛在鞋櫃旁的雨傘……那是迪諾的。 
迪諾走在路上,全身上下都被淋濕了。 
「喂!前面的金髮小鬼!」 
幾個看起來很愛玩的混混晃到迪諾面前把他圍住,臉上帶著笑容。「看你的樣子家境不錯嘛?我們兄弟們缺錢用,拿點來給我們花花吧?」 
「我、我沒有……」迪諾縮了縮脖子,他的錢是要拿去買造型玻璃的! 
「沒有?少蓋了!現在的國中生都嘛很有錢!」其中一個頭髮比迪諾還金的少年抓住迪諾的領子,仔細看、這幾個人身上都穿著高中的制服。 
迪諾死命掙扎還是掙不開,金髮少年抓著他的手讓他發疼,雙眼開始矇起水霧。 
「還說沒錢?這不是?」另一個綠色頭髮的少年把手伸進迪諾的口袋裡摸索,馬上就找到了一千塊迪諾要買造型玻璃的錢。「才一千啊?」 
「還、還給我!那是、那是……」 
看著他們兇神惡煞的表情,迪諾越講越心虛,最後小聲到連自己都聽不見了。 
看到迪諾委屈的臉,金髮男子笑了笑,抬起迪諾的下巴。 
「仔細一看長的很可愛嘛--到底是男是女啊?」 
「不然脫下來檢查看看怎麼樣?」 
綠色頭髮的少年伸手摸上迪諾的胸膛。「這裡到是跟男生一樣……檢查下面比較準吧?」 
幾個人壞笑了幾聲,全都七手八腳的抓住迪諾,把他牢牢的壓跪在地上。 
金髮少年脫下迪諾的褲子,接著露出笑容。 
「是男的呢--」瞇起眼睛笑了幾聲,伸手一把住迪諾幼小的分身,用力的擠壓。 
「啊--」迪諾慘叫了一聲,疼痛讓他全身顫抖,淚水也不斷的滑落。 
碰--! 
一個巨大的撞擊聲傳入迪諾耳裡。 
迪諾顫抖著抬頭,他看到的是皺緊眉頭,滿臉怒火的雲雀。 
「雲、雲雀學長……」 
雲雀冷冷的掃了迪諾一眼,轉身打掛了正在逃的其他人後手甩了甩,拐子馬上不見,看也沒看迪諾一眼就轉身離開。 
迪諾提起褲子狼狽的追上去,想抓住雲雀的衣服但雲雀走的很快,他根本追不上。 
「嗚--雲雀學長、等等……等我……」淚水沒有停過,迪諾一邊擦拭著淚水,一邊快步的努力想跟上。 
腳步不穩還走太快的結果就是--被自己的腳絆倒。 
臉部朝下撞上柏油路發出一聲哀嚎,雲雀震了一下馬上轉頭,看到的是趴在地上的迪諾。 
「……」無言的蹲下身拉起趴在地上的迪諾,把他抱起來。 
經過剛剛那些事情,雲雀的身體也全濕了,加上濕的更徹底的迪諾正貼在他的胸膛上。 
兩人肌膚的街處就像沒有衣服阻隔,原本被雨淋的冰冷的身體也漸漸熱了起來。 
由心底熱了起來。 
走進會客室,雲雀直接把迪諾放在沙發上,瑞利的雙眼瞪著他。 
「雲、雲雀學長……?」 
迪諾抬頭,試探性的喊了一聲,卻又因為全身濕而打的個寒顫。 
看到迪諾微微的發抖,全身濕淋淋的他衣服根本是穿好玩的,全身上下都透明到讓人可以把裡面的肌膚看的一清二楚。 
瞇起眼睛,雲雀勾起一個他自己都沒發覺的微笑。 
既然、之前都是讓那個跳馬壓在床上,不如這次就換我把他壓在床上吧? 
腦子裡出現了這個想法後,雲雀一把抓住迪諾的手,完全不管喊痛的迪諾直接把他拖進房間。 
進到房間後、雲雀直接把迪諾甩到床上,冷眼看著他。 
「學長、床……床會濕……」 
迪諾膽怯的看著好像在生氣的雲雀,聲音變的很細小。 
雲雀不發一語的把迪諾的上衣扯開,一手捏向迪諾胸前的紅點,一邊用嘴品嘗著迪諾的唇。 
「嗚嗯……」 
迪諾輕吟了一聲,雙手緊緊抓住雲雀的肩膀。 
雲雀瞇起雙眼,一手往迪諾的腹下撈去,一把抓住那稚嫩的慾望。 
「嗯啊……學、學長……」 
迪諾淚水又再度落下了,嬌喘呻吟著,全身已經無力了。 
「不、不要這樣……雲雀學長……」 
帶著哭腔的迪諾雙頰暈紅,雙腳夾在一起,把雲雀的手夾的緊緊的。 
雲雀從頭到尾都沒有開口,直接扯下迪諾的褲子,露出他豐腴的臀部。 
撐開迪諾的雙峰,雲雀用舌頭挑逗著那緊密的入口。 
「不要……雲雀學長!」 
雲雀停手了,他放開了迪諾的臀部,站了起來,眼神又變的更冷更冷。 
他發覺他不喜歡這樣。 
他發覺……他喜歡的是那個會一直纏著他,叫他恭彌、而不是雲雀學長的那個跳馬。 
彎下腰把迪諾拉起來,直接拖到浴室。 
碰--! 
水花濺了起來,迪諾被雲雀直接丟進浴缸裡,雲雀自己也把衣服脫了泡進去。 
紅著眼框,一臉茫然滿臉淚水的迪諾一看到雲雀泡進來,馬上往後移動到牆壁旁,低著頭不敢看雲雀。 
雲雀看著迪諾微微暈紅的臉和淚水,說出了他認為這輩子他都不會說出的話。 
「對不起。」 
才剛說完,雲雀就驚覺自己居然說了這種話,臉色鐵青的站起來快速離開浴室。 
留下泡在水裡,一臉驚訝的迪諾。 
迪諾低下頭,紅著臉,很小聲的像是說給自己聽的。 
「沒關係……」 
*** 
抱歉阿阿阿阿--! 
這篇特短囧 
到底是迪雲還是雲迪? 
小小迪諾好可愛呀!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