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王子遇見青蛙╰米〞×寶♀點文

瓦利亞的大廳裡如往常一樣的瀰漫著香氣。 
史庫瓦羅脫下圍裙,魯斯里亞和列威也已經到餐桌報到了。 
「嗯?小貝爾呢?」 
魯斯里亞摸摸臉上的綠色面膜,看了看四周都不見貝爾的身影。「弗蘭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史庫瓦羅皺著眉頭,轉身走到X的房門前。「喂--混蛋Boss……」 
話還沒喊完,X的房門馬上打開,一個花瓶馬上砸到史庫瓦羅頭上。「吵死了!垃圾!」 
「你--」 
史庫瓦羅還想說什麼,卻被已經走出來的X一把抓住頭髮。「今天要出門,垃圾。」 
「嘎?」X冷哼了一聲,不管史庫瓦羅的問句也不管旁邊列威忌妒的表情,至於魯斯里亞的曖昧表情倒是費了很大的力氣忍住。 
史庫瓦羅震驚的看著居然沒有生氣打掛他們的X。 
「沒有時間在這裡跟垃圾浪費!」X冷冷的說完這句話,拖著史庫瓦羅走出瓦利亞本部。 
被留下的兩人站在原地,互看了一眼。 
「Boss跟小貝爾都不在的話就不好玩了,人家要端去房間吃喔--」魯斯里亞一臉無趣的端起自己的那份早餐,走回房間。 
列威也只能孤單的在大廳吃著早餐…… 
××× 
「所-以Me們到底是-要去哪裡?」 
弗蘭看著今天清晨莫名其妙把他拖出來坐飛機的貝爾。 
沒錯、他們現在在飛機上。 
「嗚嘻嘻~台灣。」貝爾露出潔白的牙齒,笑的很燦爛。 
「台灣?為-什麼要跑去這-麼遠的國家……」 
弗蘭才剛說完,貝爾就一手扯住弗蘭的衣服。「因為王子不想要再被打擾了--還是小青蛙要也等不及要在這裡……」 
「什、貝爾前-輩,這裡很-多人吶……阿、到了-到了喔!」弗蘭極力阻止,使盡全力推開貝爾。 
「嗯?」貝爾抬頭看著傳出聲音的喇叭,到台灣了。 
放開弗蘭,貝爾和他兩人跟著大批的旅客一起下飛機。 
「嗚嘻嘻~王子去問問哪裡有好的飯店--」貝爾才剛下飛機就飛奔到一群女生身邊,留下弗蘭一臉無言。 
到別的國家就為了找飯店是嗎? 
晃到女生群裡的貝爾馬上就吸引了許多目光。 
「欸?是外國人嗎?好帥喔--」 
「金髮、超金的!是天生的吧?」 
「好帥喔--」 
貝爾露出大大的笑容,流利的說著英文。「嘻嘻~你們能告訴王子哪裡有好的飯店嗎?」 
幾個女生都聽的懂英文,笑著跟他說了一些地點還趁機偷摸了好幾把。 
弗蘭站在一旁,突然有點不是滋味。 
「貝爾前-輩,走了-啦」 
一手抓住貝爾的衣服下擺,弗蘭頭低低的,加上大大的青蛙帽根本看不到他的臉。 
「嗯?小青蛙迫不期待了嗎?」貝爾一轉身,摟住弗蘭的肩膀,轉頭笑著對後面的女生群道別。 
走在不熟悉的街道上,人來人往的非常擁擠。 
一路上走下來,弗蘭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不爽,到處都有女生的眼光飄向貝爾讓他覺得莫名火大。 
發覺弗蘭整路都沒有出聲,貝爾笑了笑。「小青蛙不開心嗎?」 
弗蘭連理都沒理貝爾,制是低著頭一直往前走。 
「原來小青蛙不喜歡跟王子出來玩嗎?」貝爾從後面抱住弗蘭,用失望的語氣說著。「王子很失望呢~」 
「沒有-啦貝爾前-輩。」轉過頭去躲開了貝爾想吻他臉頰的嘴,弗蘭又繼續走遠了。 
貝爾搞不懂弗蘭在氣什麼,但他知道弗蘭在生氣--不過他是那種人家生氣就會乖乖不招惹的類型嗎? 
不、看到有人心情不好會越想捉弄他,是這個類型才對。 
輕笑了幾聲,貝爾晃著腳步跑到弗蘭身邊。 
「小青蛙不喜歡在人多的地方做對不對?」貝爾露出超級天真無邪的笑容。 
「……是阿,貝爾前-輩。」弗蘭微微的皺眉,表現出大現在最大的不爽,就像是在警告著貝爾現在不要惹他。 
一手抓住弗蘭的肩膀,貝爾笑的更開了。「嗚嘻嘻~可是王子最喜歡在很多人面前做喔--」 
「貝爾前-輩!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明明說-過不會在外-面對Me……」 
「因為我是王子~」 
貝爾把弗蘭拉進巷子裡壓在牆上,經過巷口的人,有的快速經過,有的還停下來看熱鬧。 
一手扯開了弗蘭的上一,一手開始伸進弗蘭的褲子裡撫摸。 
「貝、貝爾前-輩……嗯--」弗蘭用力制止著貝爾卻又被弄得全身無力。 
貝爾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打算,氣勢就像是要在這裡一次做到底--弗蘭皺緊眉頭露出無辜的表情。 
「前輩……不、不要--」難過的淚水奪框而出,跟以前那種水都完全不一樣,是一種難過又生氣的淚水。 
弗蘭哭出來的那一刻,貝爾愣住了。 
趁著貝爾停手,弗蘭拉住自己的衣服跑出巷子。 
只剩下貝爾愣在原地。 
××× 
走在街道上,弗蘭不知道現在自己在哪裡。 
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心情都不是很好,偏偏貝爾又在這種時候捉弄他…… 
但即使如此,自己反應這麼大好像有點過度了…… 
停下腳步想了一下,弗蘭想起了原本要去的那家飯店的名子。 
「貝爾前-輩應該已-經到了吧?」 
腳步緩慢的一邊走一邊問路,最後抵達飯店時,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正想走進飯店的弗蘭愣住了。 
貝爾站在飯店門口沒有進去,背靠著牆壁打著哈欠,看起來好像已經站很久了。 
「貝爾前-輩……」 
弗蘭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貝爾,走到貝爾面前。「前輩是在門-口等Me嗎?」 
聽到弗蘭的聲音,貝爾低頭沉默了一下。 
接著、他把弗蘭扛到肩上。 
「等、等-等!貝爾前-輩?」弗蘭胡亂動著,想從貝爾肩上下來。 
「嗚嘻嘻--竟然敢讓王子等這麼久,王子絕對不會原諒你的,小˙青˙蛙~」 
「咦咦--!」 
××× 
「貝爾前-輩,為什麼要-在這裡……」 
弗蘭躺在桌球桌上,上衣已經被貝爾脫掉了。「這裡是遊-戲室……」 
「王子知道阿--」貝爾笑的燦爛。「王子本來是想說要到溫泉那裡的,不過好像有人搶先一步了,敲門沒人回應所以王子決定到遊戲室~」 
「……」為什麼不到房間去? 
「因為在外面有外面的味道呀,跟在房間的口味有點不同喔--」 
「貝爾前-輩?你怎麼--」知道Me心裡的想法? 
「嘻嘻~」 
貝爾伸手抓住弗蘭身下的慾望泉源,另一手柔捏著胸前的紅點,他在弗蘭的爾邊輕輕的吐一口氣。「因為我是王子。」 
脫下弗蘭的褲子,貝爾開始用舌頭舔拭著已經挺立的慾望。 
「嗯嗯……」 
弗蘭輕吟出聲,貝爾含住已經顫抖的慾望吮吸著。 
「呀阿--」 
「嗯?這樣好嗎?」貝爾的嘴離開了弗蘭的慾望,手開始探到後頭搜索著緊密的小穴。「叫太大聲的話會有人來來喔,王子是沒差啦,嘻嘻~」 
「嗯……」 
弗蘭紅著臉,雙手嗚著嘴巴,害羞的表情完全達到貝爾的目的。 
突然、貝爾放開弗蘭的腰,坐到旁邊沒有扶手的方椅上,露出天真可愛的笑容。 
「吶--小青蛙自己上來吧。」 
「呃?」 
弗蘭愣了很大一下,順口氣後慢慢的爬到貝爾面前。 
貝爾滿意的看著嬌羞的弗蘭。「不先弄濕嗎?痛的是小青蛙自己喔,嘻嘻--」 
聽完貝爾的話,弗蘭就跪坐在貝爾面前,埋進貝爾雙腿間舔拭。 
劇烈的吮吸讓貝爾輕輕一顫,微喘著將弗蘭的頭壓下去,讓弗蘭整個臉埋進自己的腿間。 
「嗚嗚……」 
弗蘭劇烈喘息著,自己身下挺立的慾望也快暄洩了。 
「好了--」貝爾推開弗蘭,笑的開心。「自己上來吧,小青蛙--」 
弗蘭緩緩的爬起來,撐起身子,雙手身到後面扳開自己的雙峰。 
爬到貝爾身上後,弗蘭用自己緊密的小穴對準貝爾挺立的慾望泉源,全身顫抖的輕輕往下壓…… 
「哈啊……」 
弗蘭的淚水奪框而出,才進入不到三分之一,身體已經無力到無法支撐了。 
貝爾看著眼前誘人的弗蘭,貝爾忍受不了雙腿間那要進不進的逗弄,抓住弗蘭的肩膀用力的往下壓。 
「呀阿--」 
弗蘭驚叫一聲,全身發軟的攤在貝爾身上。 
撫摸著弗蘭顫抖的腰,貝爾開始擺腰,把弗蘭撐起來又放下來,發出令人難堪的交合聲。 
「哈阿……嗯……」 
「呀嗯……」 
兩人的嘆息生在遊戲室裡回蕩著,最後、兩人不知何時停了下來,在遊戲室入眠。 
××× 
「啊……混帳Boss……」 
銀髮散落在地上,躺在地上的美人兒嬌喘著,全身濕漉漉的。 
這裡是溫泉室。 
「喂……剛剛好像有人敲門……」銀髮美人粗喘著看向門的方向,外面站著一個人。 
「誰管他。」 
壓著美人的黑髮男人臉上有著傷疤,他正在進入銀髮美人的體內。 
站在外面的是一個金髮少年,知道裡面有人之後他轉身走向遊戲室…… 
*** 
咦咦?最後是怎樣? 
是說這是╰米〞×寶♀點文喔! 
他點貝弗H文呢,這篇分兩天打(笑 
終於生出來了啊!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班班家烤肉,四人露宿我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