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研究所的黑暗面

我是一個喜歡寫字的人,從小時候的無名小站、新聞台,到FB、IG,大學時期哪怕失戀那般天感覺要塌下來的事,我都能不介意他人眼光,在自己的文字世界裡宣洩我的難過與滿溢的情緒,但直到工作後加了同事、網美越來越多的現在,大家能在IG上說的心裡話反而越來越少......?
昨天和好久不見的社團朋友見面,才知道原來他的研究所生活過得不太順遂: 他說教授要他做的事,是對他以後想找的工作沒有太大幫助的,但老闆人脈很廣、後台很硬,就算每個學生的熱情都被磨光也不喜歡教授,卻鮮有人能換教授成功。在網路上也找不到罵教授的負評!(大家連罵都不敢罵,怕自己先被黑掉QQ) 之前有能力不錯的學長姊因此休學或是得憂鬱症>< 
「我很想修一些很棒的課,但由於老闆愛好面子,逼我們要修他的垃圾課。他的課不會當人,但真的對未來沒有幫助。」
我其實滿心疼他的,我的朋友是重考一年才又考上現在這間研究所,而且當初他有6、7間學校的選擇,他甚至先寫信給各個研究室問老師們能不能撥空給他一些時間,他再親自到各個實驗室探訪最初最後的選擇。沒想到卻在研究所生活還不到一半時,碰到了這樣的事情。
「其實三個月前我狀況很不好,每周失眠三天,我之後應該也會去看心理諮商。」
我真的能感同身受一點他那莫大的壓力與無助,在我讀研究所的時候,我也曾經壓力山大,要邊修很難的課,又要接觸論文: 獨自去把原本不會的東西弄懂。當時在研討會中,我慢慢發現我的教授太聰明,我沒辦法跟上他的思想與期望。後來,我得了紅斑性狼瘡,只要壓力越大,身上的紅色不規則面積就越大。
某天夜裡,我失眠一整夜,我真的點開了休學單,只是天亮時,父母好心的說要不要載我去學校,我就還是難過得自己搭公車前往學校。還好當時有學姊溫暖的給我建議,我在最後鼓起勇氣換了教授,最後才順利畢業。也很感謝前教授和後來的教授都同意我做了這件事,趕在還沒開始寫論文以前。
但我的朋友現在處在不能換教授,而且理科碩士又難念很多,教授形同老闆,每個月會發錢給學生,但也因此學生要幫老闆完成不同的研究專案,就像是小型的社會,只是碰到壞老闆,他便可以無止盡的壓榨底下的學生們,只因他知道學生需要那紙畢業證書。
一旁的學姊聽了,說出許多暖心的話:  
她說他那裡就像一個小社會,她在公司三年,也是會有一樣的感覺,但她後來都不太會被影響了,所以她覺得他可以提前磨練自己的韌性。她建議他先分清楚公司、老闆、自己研究等等哪一塊是比較重要的,再找到各自相對應的處理方式,並鼓勵他現在的口條相對以前就進步很多。
聽完後我也反思了自己,我自認是抗壓力低的人,但聽了朋友難過的故事,我也跟著擔心他,這次我也借了一本共感人的書籍給他,希望他能有智慧和勇氣面對接下來難走的路。
祝好。


分類:心靈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