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閃十一-文】無名罪02(豪風)

當足球劃出了眾人意想之外的軌跡,最後無力的彈跳了幾下滾落在場地遠處,隊友驚詫的眼中均倒映著中場茫然的身影,但每一個人也還無法平息劇烈呼吸,這刻沒有人分神去詢問,場上一瞬的死寂,球門前的圓堂也有些愣住,但未多想什麼的就扯開嗓子大喊:「風丸!你還好嗎?」
這聲驚醒了所有人的思緒,也震顫了忘了動彈的風丸,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望了望附近的隊友,心裡很清楚,剛剛犯的失誤是平常的自己絕對不可能有的情況,只是在剛才的一瞬間,下意識的避開…。
琥珀瞳劃過冷嗤,瞇了瞇眼後平順了一下自己的吐息,歉意的看著旁邊的隊友,正要回應圓堂的問句時,看到豪炎寺直直的朝自己走來,讓他梗住了聲音,從喉嚨到肺部彷彿被用力鎖了起來,血液流動的也會感受到痛,炙熱太陽下自己的身軀卻微小幅度的顫抖,有些缺氧的腦子遺忘了所有字句能力。
突然旁邊有人伸出手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驚的他所有思緒回歸原位,用力扭過頭發現鬼道正緊皺著眉頭望著自己,風丸張了張嘴,放鬆的吐了一口氣,抬手抹了一下臉,鬼道環起胸看了看著風丸蒼白的臉色。
「你在冒冷汗,休息一下吧。」
「嗯……。」
「風丸,還好嗎?」圓堂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過來,跟豪炎寺一起走到他旁邊。
幾乎所有隊友都靠過來了,這讓身體不舒服的人似乎更不自在了,風丸淡漠的扯了扯嘴角,有些空洞的聲音乏味的吐出:「大概是中暑了,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我扶你去休息吧。」綠川握住他的手臂,掌心熱燙的讓他縮了一下、也掙了一下,下意識的就想拒絕,但另一手伸過來拉住了他另一條手臂,跟自己相比深色許多的肌膚讓風丸反射性的抬頭,是走過來之後也沒開口的豪炎寺,對方有些嚴厲的出聲。
「別逞強了,我跟綠川扶你去坐著。」語氣有些似曾相識,說出來的話也讓風丸有點哭笑不得。
「只是中暑而已沒這麼誇張吧,我自己就可以了,你們繼續練習吧。」說完便要抽回自己的手,卻被更大的力道握住,風丸皺了皺眉,對上深不可測的黑瞳,墨色裡一如往常無法辨明其中蘊含的情緒,一股煩躁感湧上,手腕一扭技巧性的擺脫掌控,自己反手拉了綠川就走。
無法理解也好,請對我失望,那樣比什麼都好。
當熟悉的怒容映入眼中時,風丸便反應過來這不是現實,卻也是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任由自己所在的身體做出記憶中如出一轍的場景,在感官上剝離出過去與現在,沉默的當個旁觀者。
自己深吸一口氣強做鎮定的緊握住拳頭,開口反駁眼前的人。
「這應該由他來決定,不該由您來限制。」
「哼,我是他的父親,沒有什麼該不該的。我在這邊警告你,收回你不該有的想法。」
風丸聽了冷笑了一聲:「我拒絕。」
“咚!”
突然口鼻被捂住後傳來一陣衝擊,下一秒左額傳來劇烈的鈍痛,感覺到溫熱的液體與冰冷的水泥觸感,風丸被狠狠的撞上牆後,對方手指深陷自己的臉頰,壓力施與在頭部讓人感到難受異常,但一個成年人的力道又豈是一個國中生能掙脫的,風丸只覺得呼吸困難,卻無法掙脫,施暴的人沉聲接續方才的話。
「你們這群小孩子少自以為是了,不懂就沒資格拒絕別人的指正,你做的事情在我眼裡,你比你們隊長還不如。」
風丸心中狠狠一震,積壓在心底深處的某些東西被刨挖出來,開始蔓延啃食一切的偽裝,疼的氣力盡失,不再掙扎,木然的站立在原地,嘴唇好像有吐出了幾個音節,是什麼。
「明白就好。」
冷硬的字句敲擊著凝結的空氣,感覺自己被放開,風丸無力的滑落在地,豪炎寺的父親冷哼的拂袖離去,白袍劃過空氣,消失在長廊底的陰影中,風丸也逐漸的闔上了眼,被拋出這個場景,再度陷入黑暗。 
TBC
這篇是去年開始寫在筆記本上的而且已經完結的了,但是一打到電腦上就整個變調阿阿阿阿....(抱頭
可能現在跟當初的想法有不一樣的地方,修修改改下會盡量還是讓他合邏輯的OTZ (咦 
感謝閱讀。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閃十一-繪】公主抱<-  (豪風)
  • 下一篇
  • 【自創-繪】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