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6徒步環島>10月16日 Day 3 台南官田區~台南東山區 18K

  
  昨晚一樣只睡了幾個小時,天微亮就爬起來了,煮了水煮蛋與咖啡當早餐,也準備一份給日本旅伴,對!我也帶了蛋!用旅行用蛋盒裝著,共六顆。今天煮掉了兩顆,有種額外準備的東西派上用場的那種滿足感。
  旅伴分送給我鹽糖,我遞上早餐給他,他問我今天要走到哪?我聳聳肩,表示還沒想法,拿出指北針給他看,「To North」他說,「Yes!to north!」我開心地回答。心裡想起阿拉斯加之死那本書裡,青年回答匠師皮帶上的N代表甚麼意思,「North」,此刻我也只需要往北走就沒錯了。
  我告訴他還有一名日本女生現在也在徒步環島,我會找找她的消息告訴他。
我是北上他南下,互相道別,合影留念後,各自前進。那時我心裡想著,我們一個順時鐘,一個逆時鐘,在台南分別,以後搞不好有機會在東部再度碰面!我並沒有刻意跟他約定時間,有緣的話路上就會再見,先在心裡埋下一枚驚喜的因子,有或沒有,交給老天爺去安排好了。後來因為他的腳程比我快,再度相遇時,是他已結束環島,在台北等待回日之時了!
  昨天晾的衣服都沒乾,只好用別針別在包包上曬。沿著165縣道往北走,在六甲市區遇到一位王先生。他騎著機車過來與我攀談。不久前他也曾徒步環島過,但跟我不一樣,他是為了募款而上路,途中借住廟宇或朋友家,並且是零元環島!他將機車停下,要我等他一下,便進去隔壁的早餐店買了早餐給我,我們還去他家看了狗狗,狗的名字好像叫幾魯米,幾魯米幫我把剩下的奶茶和蛋餅吃掉了。我跟王先生說真不好意思,我實在吃不下了,他就幫我拿給狗狗吃。這幾天走路都不太餓,食量很小。臨走前,王先生很開心地拿香蕉跟一些補給品裝袋給我,「我環島時都稱這個叫乞丐袋!」哈哈哈哈!我喜歡這樣的形容!乞丐袋!有種豁達的感覺!
  我最記得我問王先生,你環島時遇到最困難的事是甚麼,他說一開始吃飯時間到,一直在麵店外徘徊,因為是零元環島,必須懇求店家給一餐飯吃,掙扎許久才踏出那一步,也曾經被店家責罵過,好手好腳還來討飯吃!
  在回答我問題的那幾分鐘,笑容總是堆滿臉頰的王先生,表情轉為寧靜平和,緩緩說出這困難的經歷。我們旅行的方式與目標都不相同,面對的困難也不同,互相訴說分享之時,除了旅行帶來的,平時不會有的開心的部分,那平時不會有的,困難的部分,竟也轉為苦甜苦甜了。
  中午我在柳營區一個叫果毅後的地方休息,一處165縣道旁的土地公廟。
  今天天氣很好,我把未乾的衣服趁中午大太陽,放在一旁曬,醒來時已經乾巴巴了,哈哈哈,有滿滿被陽光親吻過的味道,很滿意地將衣服收進包包。路上看到一家雜貨店外有郵筒,想起寫給官田國小的明信片,進去買了張郵票投入郵筒中寄出,雜貨店老闆娘聽到我在徒步環島,還拿了一瓶水跟舒跑請我帶在路上喝,每天都會遇到幫我加油打氣的人,我都會跟他們說,我一定會注意安全,小心地行走。
  中途還經過一個叫小腳腿的地方,我台南的住家附近,有一家叫小腳腿的羊肉店,每次經過看見店名都覺得很可愛,只覺得是刻意取的,沒想到是真的有個地叫小腳腿。果毅後,小腳腿,兩個地名都很富有鄉村情趣,台灣雖然小,但果然還是常常會有長這麼大都沒聽過的地名啊!
  晚上在東山國中露營,我非常緊張,這是我第一次自己獨自露營,校內也沒看見有人留守,為了緩解緊張的情緒,我買了包菸,並且連抽三根。我選擇了2樓一處教室前面作為我過夜的場地,抬頭一看牌子,是校長室。大概觀察了一下,雖在校門口附近,但因為在2樓比較不引人注意,對面不遠處是一排民宅,「要是我發生甚麼事,用力大叫應該會有人聽到吧?」而且還有一張大桌子跟四張大椅子,腦海浮現這已經是五星級營地了!的想法,接著就把營紮了。因為不想引人注目,我沒開校長室前的燈,只用頭燈打點物品。
  找到廁所洗澡,這裡有水管可接水。已有秋季涼爽的感覺,但因為一直在走路也不會感到冷,我常常洗冷水澡,本來燒熱水也是我帶上瓦斯爐的原因之一,但後來全程只拿來煮菜煮咖啡,從沒有因為洗澡時太冷拿來燒過熱水。
  不料在我洗完澡,穿好衣服準備開門時,聽見門外有人騎機車過來,停在廁所一旁的停車場,我隔著廁所的門仔細聽著外面的動靜,他走上來門廊這裡,然後冷不防地將我的燈關了!天啊!嚇我個措手不及,我又看見他手電筒的燈隨處探照著,我沒出聲。
  我想著我私自紮營在這裡,萬一他是巡邏員警或校工,我會不會被趕走,若他只是附近居民我也不想出聲,總之我並不希望有人知道我今晚會在學校過夜,我不斷踹測外面是誰,帶著手電筒,還關了我的燈。我坐在可說是伸手難見五指的廁所馬桶上耐心等待,還不能夠發出聲音,怕他會聽見。前幾分鐘我還很怕下一秒他會試著開門,心裡想著如果他這麼做,我要不要自己出去呢,但還好他並沒有這麼做。
  過了大概十分鐘吧!我在廁所裡一直沒聽見他騎車離去的聲音,我擔心他還在附近,然後停車場居然又連來了兩台汽車,但此時我已經比較鎮定了,認為應該是附近居民借學校場地停車而已。一分一秒在黑暗中等待,我的耐心也差不多用完了,緊張也緊張夠了,我很想知道現在外面到底是甚麼狀況,會不會有巡邏的人在外頭等我出來,我已在裏頭待了有半小時,不想再等了,於是帶著不安的心情把門打開‧‧‧
  一!片!寂!靜!太好了!沒人發現!快速走回露營的地方,坐在大椅子上慢慢調整呼吸,啊!沒想到洗個澡受困了半個多小時,也還好在那之前我已經洗好澡了,不然遇到那種狀況,還要想到底是要繼續洗還是不要洗了!
  昨日遇見的王大哥一直很擔心我一個女生獨自露營,問我如果我願意的話可以回他六甲的家過夜,他百般勸說我,希望我不要獨自在學校過夜,我推辭他的善意,我並無意回顧來時路,本也有盡量露營的企圖,他見我心意已決,便黯然離去了。
  王先生走後,我看著搭好的帳篷,與空曠黑暗的校園,想起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們,感謝他們包容我,支持我的決定,我知道他們一定也非常擔心我的安危,尤其我還將露營規劃進住宿方式裡,但他們還是相信我,不顯露擔憂讓我為難,只叫我自己要注意安全,非常不安的夜晚,想著你們的貼心,想著這個夜晚就是我的選擇,想著你們相信我,所以我也要相信我自己。

  還有,第三天了,我還沒跨出台南‧‧‧ 
#徒步環島  #阿拉斯加之死  #露營  #官田  #東山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