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斜槓|曾入圍中國國際大學生紀錄片大賽的導演Lily:「我只想把故事說得完整,把好的理念傳承下去。」

      
Lily是如何從一開始的緊張、不熟練,一路成長、茁壯,成為導演,領導團隊拍攝紀錄片《鬼網》,還入圍中國國際大學生紀錄片大賽的呢?我們一起來看看她的故事。
身為知名紀錄片《鬼網》的導演Lily,畢業於香港大學新聞系,擁有多年的導演、剪片經驗,也接過不少的剪片案子。Lily是一個很樸實的女孩,沒有城市女孩的濃妝豔抹,也沒有浮華的打扮,一身T–shirt加短褲,臉上掛著微笑,給人一種靜靜的、踏實的感覺。Lily平時不是一個話多的人,但是在談到自己的理想與興趣時,似乎就打開了話匣子,可以看到她眼中閃現的熱情與光芒。
念新聞系的初衷:用自己的力量對社會做出貢獻
從美國東北大學「傳播系」畢業後,Lily便前往香港大學就讀「新聞系」。
為什麼會想要走新聞系?Lily笑著回答:「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對社會做出貢獻」。Lily非常熱衷於環保議題,她希望藉由自己的力量讓觀眾更注重這個地球的保育與環境的照顧,所以她的許多作品其實都是圍繞著環境的議題去發想的,比如說2018的 The pigoen’s protector (譯為:《鴿子的守護者》)與2019的《鬼網》紀錄片。
Lily也是一名平面設計師,但是她認為比起不會動的圖,有聲音、畫面的影片更能呈現想要說的話。剛踏入開始接觸訪問與剪片的Lily其實非常緊張,當時在美國的她,害怕語言沒辦法精準的表達,又害怕不熟悉被訪者的領域,而問了「蠢問題」。
但後來,她發現,其實身為一個媒體人,不就是要當訪問者與觀眾的橋樑嗎?一個好的影片就是要用最好的視角,最清楚的架構與故事線,帶大家認識平常不會接觸的領域,在最短的時間內去洞悉一個素昧平生的人與他們背後那似而平淡,卻饒富意義的生命故事。
「我喜歡聽大家的故事。」Lily含蓄地說。
攝影最大挑戰:畫面拍太多卻不夠好
Lily在新聞系的第一支影片,是要訪問一名「鴿子的守護者」。
從主題的發想,到開始從文章、臉書社團、媒體訪問找尋適合的聯絡人,接著找出主角、反觀點的人選,擬草稿,選景,拍攝到剪輯。1分鐘的影片卻耗費了整整一週的時間,剛踏入新聞界的她,因為經驗不夠,歷經了許多的挑戰。
比如說,她認為她遇到的最大的挑戰是在拍攝的時候沒有全面的思考要拍什麼樣的畫面、如何去運用這些畫面,導致畫面拍很多、很零碎,卻又都不夠好,需要重新拍攝;或是在訪談完後還需要再去拍新的素材來搭配訪談的內容。「就是經驗不夠啦!」Lily謙虛的說:「有經驗的人應該在拍攝前就會知道要拍什麼、怎麼拍。」
在不斷的精進與磨練下,Lily在港大學期末的最後一場拍攝,成功讓她入圍中國國際大學生紀錄片大賽。
潛下水的拍攝:《鬼網》紀錄片
這部紀錄片的主題是「鬼網」,也就是那些被漁民們遺棄,或被海浪沖走、沉入海底的漁網,這些漁網會破壞海洋的生態、對海洋生物造成巨大的傷害,並威脅著從事海洋運動的人。而《鬼網》的主角,是一名年近七旬的老翁,在六、七年的時間裡,堅持著每個禮拜都下水撿起漁民們丟棄的這些鬼網,甚至還會透過網路號召更多人加入他的團隊。
紀錄片《鬼網》的主角
紀錄片與新聞短片的拍攝手法有些許的差別,新聞注重的是「快」,用客觀、意想不到的角度帶出故事的起承轉合,以訪問內容為新聞的輔佐。
而紀錄片則不盡相同。紀錄片必須述說一個完整的故事,透過不同畫面的運用、意象的表表現,讓觀眾可以進入主角的世界,將情緒推到高點,且紀錄片通常會帶入導演的觀點。今天是要把老翁塑造成一個英雄的模樣、靠自己的力量拯救海洋?還是一個有毅力的平常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做著同樣的事,獨自堅持著守護著海洋的和平?
潛下水的拍攝:《鬼網》紀錄片
同一個畫面,透過不同視角的可以呈現完全不同的事情。攝影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學問,這些畫面、視角的選擇,都跟導演想要表達的訊息有很大的關係。比如說,如果今天想把老翁拍成一個「英雄」模樣,可能拍攝的視角,是他在夕陽之下,站在船上挺著胸、插著腰的樣子。
但最後,Lily並沒有選擇這麼做,因為他希望透過這支時長12分鐘的紀錄片,讓更多人看到老翁的行為,而為之感動、受之改變,藉以告訴大家:「他可以做到的,你也可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RnWGrcHsjE&feature=youtu.be  
剪輯是件困難的事:時間太短,想說的卻太多
在兩部影片中,剪輯都佔了非常大的時間,在「鴿子的守護者」中,剪輯佔了60%的時間,而在「鬼網」紀錄片中,剪輯整整佔了80%!從素材的挑選,到不同素材間順序的調動,這些都需要細心的去安排,因為會大大影響著整部影片的中心思想以及想要傳達的情緒。
我好奇的問她:「剪輯時,大家最常犯的一個錯誤是什麼?」
「其實很多時候大家在影片中,都會想講的東西太多,這樣反而會模糊焦點。」她從自己的經驗說起,跌跌撞撞後,才發現一個好的影片必須透過不斷的精煉、篩選,把多餘的水分擰乾。
Lily曾經接的一個案子是要幫一家媒體公司剪輯新聞片段,要從眾多素材中挑選30秒到1分鐘的片段,留下僅僅5–6行的文字!她的挑戰是需要把繁瑣的資訊濃縮再濃縮,拆解成以What、When、Where、Who、How、What Happened為基底的資料,透過一個有趣的視角,清楚地傳達出來。「這個經驗讓我學到了如何把事情講得精闢又完整。」Lily笑著說。

訪問接近尾聲,我不禁問Lily,給我一句你人生最大的座右銘吧!她思考了許久,笑著答:「應該就是把故事說得完整,把好的理念傳承下去吧!」這就是Lily的故事,Lily現在在做什麼呢?賣個關子,哈利熊下次的訪談會透露更多。

現在,Lily想運用工作之餘接「剪片」案,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剪片是件繁瑣的工作,特別對於沒有剪片經驗的人來說,還需要從頭開始學習軟體的運用、畫面的篩選,她希望能將她的經驗與一技之長分享給更多人,讓大家在這個內容快速傳播的世代,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做出最好的影片。
剪片服務    
推薦文章:
斜槓|哈利熊最年輕的斜槓:「瘋驢怪客工作室」!高中就創業畫鞋?
斜槓|天啊!這樣也可以?哈利熊十大有趣服務!
你好,我是「哈利熊」—賣家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LOGO設計系列|怎麼樣才算是一個好的商標LOGO?LOGO設計步驟有哪些?
  • 下一篇
  • 線上服務,老外都怎麼玩?!線上音樂教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