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鬼月鬼故事] 你的房間夠冷嗎?

鬼月 鬼故事 鬼故事文章 鬼故事短篇 鬼故事分享
 
(照片與內容無關,純粹為配搭圖片) 
阿輝與他的高中同學們相約好,這個夏天要去墾丁來一趟陽光假期,豔陽、海水、沙灘、比基尼,真是夢想中的天堂樂園。不過一行人都是屬於沒計畫型,而且大家的時間都很忙,因此只好說走就走,即知即行,這晚大家在Line社團裡聊天,喬方便的時間,就是明天。 
「我們這麼臨時,還有車票下去嗎?」阿輝Line了大家。
「放心啦!高鐵班次那麼多,坐自由座也沒問題,一定可以的。」大雄回Line。
「那房間呢?我們要住哪裡?」肥志發問。
「當地的小間民宿應該不少,反正我們只要住個兩天,重點是去海邊玩,晚上有個地方睡覺就好,而且我們的預算又不多,不然就勉強住個小旅館也是可以,你們說對不對?」劉A回道。
「OK!三天兩夜,來去準備出發。」阿輝回。
隔天,一行四個人開開心心的搭了高鐵南下,到了高雄再轉搭客運,一路搖搖晃晃,總算到了墾丁。
剛下客運,揹著行李,就被刺眼的太陽照的睜不開眼睛。「挖靠!這陽光也太烈了吧!沒有太陽眼鏡是要怎麼生活,你們有帶嗎?」劉A瞇著眼睛說。
「出門太匆忙,沒想到帶,不然去附近店裡買一副便宜簡易的好了,應該可以應付一下這幾天。」大雄說。
「前面有一家商店有在賣,不如去看看好了,對了,可以順便問一下住宿的地方,這些小店老闆應該都有些門道,或許有機會喔!」肥志用手擦掉頭上的汗,這炎熱的氣候真不是三言兩語能形容。
「叮咚!」走進商店的門口,迎賓的電子鈴聲響起,一陣透心涼的冷氣迎面襲來。「爽!真爽!我決定一定要在這裡買太陽眼鏡,以報答老闆的超低溫冷氣款待。」阿輝把脖子往前伸,讓冷氣能灌進後背。
四個人在店裡挑選一陣子,各自選好自己要的款式,可是卻一直沒看到老闆或老闆娘出現。
「老闆?老闆?有人在家嗎?」劉A大聲地往裡面呼叫。
這時候只見一個人影,從裡面慢慢地移動出來。
「老闆,我們買四副太陽眼鏡多少錢?」劉A已經把眼鏡戴在臉上,問道。
「一副300,一共1200。」老闆低聲且慢條斯理的回答。
「是喔!1000元可以嗎?」大雄說。
老闆搖搖頭,眼睛無神的看著大雄,什麼話都沒說。
「才差200元,老闆,我們從台北那麼遠的地方來,很辛苦。還要省一點錢來花用,做個朋友,算便宜一些啦。」阿輝用一些很老式的招數來殺價,他也非常心虛,這樣能殺成功才怪。
「好,如果你們願意住宿的話,就算你們1000元。」老闆開口。
劉A心想,嚇!老闆也太未卜先知,竟然知道這四個人的住宿還沒有下落。不過搞不好聽他們從台北來,就會收比較貴的住宿費,為了省200元反而被坑。
「老闆,你說的住宿是哪裡?費用多少?我跟你說,我們可沒有很多預算在住房上,只是純粹來感受南台灣的熱情而已。」劉A說。
「樓上兩間,每人每天250,要看看嗎?」老闆依舊面無表情的回答。
不可思議,一個人才250元,該不會很破爛很潮濕那種吧?不過看一樓的店面該乾乾淨淨,樓上應該差不到哪裡才是。
劉A搶先回答,「老闆,不如你先帶我們上去看看再來決定,如何?」
老闆點點頭,隨後就自顧自的往外走出去。
住宿房間是從店外中間的樓梯進入,窄小的樓梯,加上斜坡偏陡,走起來須費一番工夫,樓梯間的燈光微弱,用的是黃光色的燈泡,沒有任何通風設備,裡面自然充滿了一股熱悶的氣息。重點是,房間在四樓。
四個人氣喘吁吁的跟在老闆後面,當老闆打開大門,裡面的裝潢就如想像的一般,一條通道到底,共有四間房,感覺就像是台北的隔間套房一般,走道只靠頂上黃光燈泡照耀著。
「喀拉。」老闆打開房門。房間裡面簡單的雙人床,老式的映像管電視,一張辦公桌,兩張木椅,一個單門小冰箱,加上一間浴室,就沒了。
「老闆,這房間沒有窗戶啊?」阿輝問。
「沒有,房間有冷氣應該就夠了。」老闆冷冷地指著上面回答。
「可是你確定你們的冷氣夠冷嗎?墾丁真是TMD熱啊!」阿輝說。「保證冷到受不了,四個房間都大同小異,不過目前只有前面這兩間可以住,你們要嗎?」老闆嘴角斜斜的一笑。
四個人討論了一下,其實白天都在外面玩,晚上要去沙灘飲酒狂歡,實際住宿的時間不多,勉強一下是非常的划算。「好,老闆。那就兩間房兩個晚上,加上太陽眼鏡,一共3000元,這裡給你!」劉A立即把錢遞給老闆,深怕老闆反悔。
「嗯,等下來店裡登記,鑰匙在這。」老闆把鑰匙給劉A,就自行下樓。
四人把背包迅速丟進房裡後,下樓辦完住宿登記,迫不及待的衝往海邊,享受熱浪與豔陽的襲擊。
一直到晚上10點,他們帶著醉意回來,一階一階地爬上四樓,花了他們不少體力。劉A跟阿輝住第一間,肥志跟大雄住第二間,滿身大汗的四個人,搖搖晃晃的進了房裡休息,醉醺醺的睡著。
到了半夜,劉A突然被冷醒,他想這冷氣也未免太冷,已經讓人會不自覺的發抖,於是他揉揉雙眼去找冷氣遙控器,要調到27度。當他按了幾下遙控器時,卻發現主機都沒有發出「嗶嗶」的聲音,他覺得很奇怪,可能是沒有瞄準到,所以特別站起來把遙控器直直對著主機按,仍舊是無聲無息。
劉A覺得很倒楣,遙控器沒電是世界上最麻煩的事情,尤其又沒有備用電池,他想直接去按冷氣的按鈕,但當他要按的時候卻發現,冷氣根本沒插電,電線還垂垂的落在一旁。
突然間他完全醒過來,仔細地巡視四周,想找出超強冷風是從哪裡灌出來,但卻始終沒有發現可疑之處,當下的直覺是去把阿輝搖醒一起來解惑。「阿輝,你快醒醒。」阿輝這時緊緊地裹在棉被裡,看起來冷到不行。「劉A,你把冷氣調高一點,我快感冒了。」「你快醒醒,事情大條了。」劉A用力的把阿輝搖醒。
阿輝不情願地醒來,劉A把怪事跟他說一遍,接著兩人決定開燈看看到底怎麼回事。劉A按了按鈕卻沒有反應,上下不停的切換,依舊黑暗一片。「怎麼東西都在這時候壞掉?太詭異了吧!」劉A說。阿輝建議用手機的手電筒功能來照,但當兩人拿起手機時卻發現,手機都呈現關機狀態,強迫開機時則顯示電力不足又自動關閉。
「不會吧!有這麼倒楣嗎?」阿輝嚇到整個背脊冷汗直流,口中不斷地唸著佛號,劉A嘗試著去打開房門,卻發現門把怎樣都打不開,他努力的把門把左右扭轉,但門依舊緊閉,似乎有人從外面鎖住。「怎麼會這樣?」兩人對望無計可施。
就在此時,從浴室裡傳來一陣陣的冷風,洗手台的水龍頭像是沒關緊似的,一下子流水淙淙,一下子又安靜無聲,兩個大男生緊張的急敲隔壁牆壁,大喊「肥志、大雄,快來救我們。」當他們明明用力敲著牆壁時,卻沒有任何的敲擊聲音,彷彿他們敲牆壁的力量似乎完全被牆壁吸收,有如打空拳一般,一點效果也沒有。
「完蛋了!怎麼會這樣。」兩人趕緊躲到床上去縮成一團,因為氣溫實在太低,兩人只得抱著棉被取暖,但牙齒仍然忍不住的打顫,發出「咖咖咖」聲,直到兩人精神不濟的昏睡過去。
第二天早上,聽到有人不斷碰碰碰的敲門,「劉A、阿輝,起床了啦!」,這時候劉A才忽然醒過來,頭非常的痛,臉和手已經被凍到沒有知覺,努力的撐起身子去開門,說來奇怪,昨晚怎樣都打不開的門把,現在一下子就打開了,室溫瞬間升到常溫。肥仔跟大雄看見他們兩人面色慘白,全身發抖,直問他們怎麼了?劉A只說了一句「走,什麼都別問,我們回家去」,然後就攙扶起阿輝,趕緊離去。
回到台北後,劉A跟阿輝直接掛急診,果然高燒39度,期間又反反覆覆的發燒,直到第四天才穩定下來,劉A才把事情的始末告訴其他兩人。
當時如果不是肥志來敲門,他們兩個可能就要冷死在房裡。
#鬼月  #鬼故事  #鬼故事文章  #鬼故事短篇  #鬼故事分享 
分類:親子

生活漫遊,這般愉快

評論
上一篇
  • [鬼月鬼故事] 這是我的白襯衫
  • 下一篇
  • [鬼話連篇] 恐怖攝影棚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