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爸爸說] 爸爸,我又要回來看你

上個禮拜,爸爸因為細菌感染尿液血液,就寢後突然不停打冷顫發抖,把全家人都嚇壞,緊急送醫後,住院觀察治療。
爸爸年逾八十,但平常保養得宜,身強體健,還可以騎摩托車去菜市場買水果,一直以為他是座偉大的靠山,永遠讓一家人依靠。
但當看到他急著呼喚我的名字,不停的顫抖,模糊說著「去拿…藥…給我」的那一刻,我的世界完全崩裂。
使勁踩下油門,緊緊跟在救護車後面,閃爍的紅燈在此刻格外的刺眼,你也可以理解那些擋路的駕駛有多麼讓人厭惡,心裡只不斷的默念著「爸爸你要撐下去,不可以這樣倒下去。」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這麼虛弱,這麼需要我們。
幸虧老天有眼,病魔並沒有糾纏很久,住了五天後,整個病況解除,放心的出院回到家裡調養。
住院一周,再加上之前病毒潛伏,長時間缺乏運動,爸爸的小腿肌肉格外無力,走路更需要攙扶。
於是我們父子開始每天下午4點鐘的散步復建。
我配合著爸爸的步伐,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進,有了我的扶助,爸爸就像個小孩子般,走沒幾步就停下來四處張望,看看這望望那,好像要用力記住身邊周遭美好的一切。
「你看,林奶奶家真是怪,種什麼水果都長得好漂亮。」爸爸用雨傘帳拐杖指了指鄰居的楊桃樹。
「對耶,而且絲瓜也很美麗。」以前林奶奶家最有名的就是荔枝樹,每到夏天結出紅咚咚飽滿的傳統荔枝,吃起來還特別甜。
一開始,沒耐心的我還催促著爸爸要專心走路,到了後來我也逐漸放寬心,既然爸爸走不快,何不慢慢的跟著爸爸看看他眼中的世界。
又走了幾步路,爸爸好奇的說「你看這個樹葉好奇怪,閃亮亮的。」
爸爸停下來好奇的看著一株樹,盯了好久好久,我也順著看過去「奇怪了,這樹葉上面居然有長毛,好特別,我來拍下來。」
我用手機拍下了長毛的樹葉,放大後拿給爸爸看,「真的長毛,好奇怪,這是什麼怪樹。」
父子倆好奇的對著樹葉打量,但沒有絲毫想知道樹名的念頭。
巷口轉彎,又到了另一戶人家。紅磚牆的裡頭,茂盛的開著鮮豔的紅仙丹花,花團直往外衝,好似伸展台上定點姿勢的模特兒,非要路人欣賞它的嬌美。
「我就想來看這個花,開的真好,好好看。」爸爸突然地感慨,然後仔細的端詳著,如果有張椅子給他坐下,肯定看個十分二十分鐘都沒問題。
「這是仙丹花啊,開的好旺盛,好囂張喔!」我也開始慢慢的觀察,顏色艷麗而不俗氣,尤其搭上這紅磚牆,彷彿是個初初長大的女孩子家,想要別人見著她的美麗,卻又害羞的隱身其後。
「我想看好久囉。」爸爸說。
這不過三五步路的距離,爸爸卻想了好久,終於有能力走出來,親眼看看。
這禮拜,我又要回去南投老家,心裡格外期望與家人相聚。
於是我在電話這頭,高興地對你說「爸爸,我又要回來看你。」
分類:親子

生活漫遊,這般愉快

評論
上一篇
  • [極短篇] 馬臉人
  • 下一篇
  • [生活] 30元DIY數位電視天線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