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極短篇] 偶像的挑戰

今天晚上是我的大日子,踏入歌壇10周年演唱會,現場黑壓壓的一片,一定又是高朋滿座,我得好好拿出絕招,征服所有人的心。
尖叫、掌聲、我愛你,這些都是滋潤我一路登峰造極的的必需品。
還記得剛踏進演藝圈的那一天,老闆跟我說,「我也不知道你會不會紅,但既然已經決定要幫你發片,你就自己皮繃緊一點,想想這年代能發唱片是多麼不簡單的一件事,希望你抓住這個機會,是吉是凶就看你的造化。」
我也不相信自己會紅,只是按照宣傳排的計畫,上遍媒體節目,走遍校園演唱會,跑遍全省簽唱會,一上台拿了麥克風就唱,不管喉嚨是否開嗓,也不管體力是否還撐得住,有機會就要曝光。
曝光曝光曝光,每天跑呀跑的,人生走馬燈加速旋轉,褓姆車是我的第二個家。
第一個家是公司的會議室。
天時地利人和,我的奇特唱腔與美式樂風,在一片泡泡糖歌聲中脫穎而出,我承認歌聲不好,樂評也是一面倒,說我咬字不清楚,說我嘴裡含滷蛋,各種譏諷出籠,漫天淹沒著,這些文章對有如敵軍來犯,發起一波波的攻擊,但宣傳很貼心,通通丟到垃圾桶去,說了一聲「去,沒見識」。
即使電台DJ不想播,樂評家給了五個劣,總是唱片公司願意重金買廣告,一切只為了轟炸、洗腦、麻醉。
廣告是王,有了錢一切都是王,臉色難看的主持人也得陪笑訪問我,新聞報導也少了酸溜溜的筆觸,突然間,青少年們覺得這才是最屌的音樂,這才能表現出與眾不同的自我,於是銷售量瞬間開始狂飆,粉絲瘋狂點播逼得電台也得照辦。
怪了,紅了,一切都不一樣,於是他們開始封我是音樂小教父,是新時代音樂的救贖,寫下了新的紀錄。
那一年我22歲。
第二張專輯發行時,辦了首場售票演唱會,5000個位子全部售鑿。名聲如浪濤拍石般地越打越高,無法遏止,我站在世界的頂端,享受著全場的朝聖。
眾人一聲聲呼喊的我名字,那壯烈的回響,震撼動魄,有如造神般的瘋狂祭禮,神經迷走亂竄,當鎂光燈打在我的身上時,彷彿為他們注射了迷幻藥,極度高潮抗奮。
「Gray,等下上場時你可以盡量跟搖滾區互動,我們已經把觀眾都集中到中間來。」演唱會總監說。
「集中到中間?這是什麼意思?」我邊受著彩妝師的粉撲邊問。
「人數不夠啊!預計3萬人的場子只賣出2萬初。」
「怎麼可能?人去哪裡了?莫非今天有撞場?我不是說過一定要留意嗎?」肯定是其他人也開演唱會,才會分散了力量。
「謝小安,你知道的,那個14歲的小朋友。」
謝小安,一個剛剛比完超級歌手比賽的國中生,粉絲團人數已經快追到我的1/2,一個完全還沒發片的歌手。
「他!怎麼可能,少唬我。」我驚訝著說。
「是他沒錯,票價900元,一萬個位子三天全部賣完。現在國中小學生,開口閉口都是謝小安,也不知道著了什麼魔,突然成了人氣王。」
我仍舊不可置信。
「人都是喜新厭舊的,好歹你也紅了10年,今年也32歲,是該讓出寶座的時刻。現在的偶像年齡越來愈低,小賈斯汀不也是紅到翻掉。煩惱也沒有用,還是好好想一下待會怎麼跟歌迷互動吧!」
原來我的敵人是個未成年的孩子,他正準備要發光發熱,而我正逐漸燃燒殆盡,用最後的能量守住尚未離席的眼光。
分類:娛樂

生活漫遊,這般愉快

評論
上一篇
  • [極短篇] 哀傷同伴。嘶
  • 下一篇
  • [極短篇] 多多大作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