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散文] 時鐘

好友J搬了新家,特別邀請我去打個電動,順便參觀一下。 
如果只是單純參觀別人家,客套話講完就空了,接下來只好胡扯一頓,稱讚花瓶好或是酒瓶好之類,J是聰明人,非常的有心,用打電動來作為邀請拜訪的主軸,即便是稱讚完後,還可以大玩電動一番,一點都不無聊。 
兩個人打電動比一個人有趣許多,尤其是在並肩作戰,當一方稍微拖累時,先從安慰的話語開始,接著轉變成咒罵,當雙雙掛點後,交相指責,相互叫罵,可真的一點都不留情面。不過畢竟是好朋友,罵完後再繼續接關打下一局,這種短時間的喜怒哀樂交替,可真是瞬間體驗了人生百態。 
J的個人房間很大,有單面牆壁漆著蒂芬妮綠,說是有提升質感的效果。不過諾大的房間裡面,卻沒有任何一個時鐘或掛鐘,這是很值得奇怪的一件事。 
從白天打到黑夜,我總不時趁著空檔看一下手機,檢視一下目前的時間,好有個準備在捷運收班前趕回家。 
「破關了!太棒了,正好我也該回去。」我歡心喜地的嚷著,畢竟暢打快八個小時的電動,也不是件輕鬆的事情。「好啊!那我先儲存紀錄,下次再來接關。」顯然J也很滿意今天的戰果。 
「不過有件事想問一下,你的房間怎麼沒有時鐘啊?」我終於忍不住好奇的問。 
「哈!我才在想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問。」J笑著說。「每個來過我房間的朋友都會問這個問題,我才奇怪怎麼你都還沒開口問。」 
「那是怎麼回事,要人家送嗎?這不大好吧。」 
「那是不必,原因也是因為跟職業有關。」J回答道。 
「職業?時鐘跟職業有甚麼干係?你又不是賣鐘賣錶的,怕回家繼續被鐘錶環繞嘛。」
「你忘了啊?我是做電視節目的,做電視最痛苦的一點就是,永遠都很難準時。」J道出缺鐘的秘密。 
「所以難準時就不必要時鐘?」我問道。 
「因為我們總是在等,說好了10點要開棚錄影,燈光道具就開始慢慢地set,調來調去導播又不滿意,繼續delay。來賓前一個通告延誤,所以又要等待。等到差不多時間,主持人又沒出現,不知道飄到哪裡去。」J開始演起他的電視生活實境秀。 
「這可傷腦筋,靈魂人物消失,準備開天窗吧!」我呼應著J的悲慘人生。 
「這還是小事,最可怕的是當大家都準備開錄時,老闆出現,咆嘯說怎麼跟昨天講的不一樣。好啦!這下子一部分人又得開始修改,一部分人又要去安撫人心。」J無奈的說著。 
「我知道,所以又要持續延誤。將誤點持續到底。」我幾乎要把歌給唱出來。 
「沒錯,好不容易開錄,東調調西整整,總要告一段落後才能放飯,所以你說,我訂時間是不是很辛酸。」 
「是沒錯啦!但是跟回家後不看時鐘好像也沒甚麼相關。」 
「有啊!長時間下來我已經訓練了生理時鐘的好功夫。不必看時鐘都可以猜到現在是幾點,而且我的生理時鐘都比別人晚三個小時,所以我現在精神很振奮,約莫是最HIGH的晚上八點,換算下來,正確的時間應該是十一點了。」J發起功來預測時間。 
「果然!真的十一點了,你好神啊!」我佩服著說。 
「哈!其實也不必太崇拜,基本上有手機就搞定這問題。」J說。
分類:心靈

生活漫遊,這般愉快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