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極短篇] 沒有誰錯

小慧分手了,但她沒哭。
這次的速度比我想像中的快。在這段之前,她跟大學時代的學長交往,初進大學的時候因為人生地不熟,學長熱情的幫助隨時貼心地補充了生活上的不足,久而久之很合理就成了男女朋友,也是她的初戀。
「這次你跟馬哥在一起有沒有半年啊?」我問。「半年?應該沒有吧,真要算起來,扣除掉前面的搞曖昧時期,實際上應該是3個月,更清楚的來說是3個月又五天。」小慧數著指頭說。
「才三個月?心裡頭會難過嗎?」我好奇的問。「多多少少會吧!不過說真的,有時候想哭卻又哭不出來,很想為這段感情灑下一些淚水來哀悼,可總說不出個激動的地方,少了哭點。」她故意揉了一下眼睛,試試看有沒辦法突然流下淚來。
「他對你不好嗎?還是時間短到沒有清楚的記憶點可以回憶?」
「他對我超好的啊!只要是我想要的,他都會想盡辦法變給我,但也許就是太容易獲得到滿足,以至於把很多事情視為理所當然,也就沒辦法更加值得珍惜。」她說。
「跟學長多久?有兩年吧?」我問。「不止喔!從大三到畢業後應該是三年半。」她說。「啊!等一下我算算看。」我拿出iphone啟動計算機功能。「小慧啊!你這意思是跟學長分手不到3個月就跟馬哥在一起嗎?」
「你這樣斤斤計較算的話是沒錯,老實說,跟學長到最後時馬哥就出現,他們有交疊的期間,但我還是很堅持,得要分手後才能接受下段感情。」小慧理性的說出自己的原則。
「所以你不會難過,該不會是馬哥只是把幫你把學長的情分延續完畢而已,你自己已經沒有談戀愛的動力?」我饒舌的把話說了出口。
「嗯!我本來沒想這麼多,不過經你這麼一提醒,似乎也有著這感覺,也說不上是趁虛而入,或許我把對學長過多的愛移轉到馬哥身上,可是到最後馬哥依舊不是學長,學長情已逝,搞了半天馬哥只是在做善後的動作,讓我的心可以慢慢的釋懷,用自己的進度來退場。」小慧看著天花板,似乎有點無奈。
「那到底是誰的錯呢?是學長不夠愛你?馬哥不夠愛你?還是你不夠愛他們兩個?」我很想把事情做出個結論。
「你就是愛歸咎原因,感情能像做實驗一樣絕對嗎?他沒有錯,我也沒有錯,誰都沒有錯,何必硬要認錯呢?」
分類:運動

生活漫遊,這般愉快

評論
上一篇
  • [爸爸說] 快樂的小事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