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極短篇] 慢跑

通常一起步是從右腳開始,習慣了用左腦的人,什麼事情都得從右邊開始。搬東西時,右手較有力;瞇眼望時,右眼看得比較清晰,跑步時,右腳也比較發達,我還發現右腳比左腳大。  
卻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有慢跑習慣,沒刻意去養成,只是覺得既不會打籃球,也不會打網球,更不會游泳,似乎所有大眾運動都不會,幸好還有一雙腳,跑跑步倒也是挺耐的,所以選擇慢跑。  
風吹著很涼,是可以享受慢跑的風吹拂,賽跑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也沒那麼多逸致,我一邊想著事情一邊跑,速度控制隨我,但事情發展的失速,可就不由我。  
她和我一起慢跑,其實是我的陰謀,但她卻也不介意,恐怕是不怕餓虎撲羊,或是覺得我一副書呆樣,沒什麼殺傷力,在準備研究所考試的期間,運動有個伴再也好不過,只是我們沒說過話,這樣跑著相互一笑。  
長髮飄著,和著汗珠的濕潤,女子的香氣漸漸地透出來,紅暈的臉頰,不是因為見著我而害羞,但我興奮著能看到她被男友挑逗羞赧的樣貌,是我的榮幸。  
她見著我也很開心吧,我也是,每次時間一到,我們都會很巧合的遇著,順著操場的跑道跑著,我跑不快,正好搭著她的速度,步伐一致,呼吸一致,彷彿我與她的心靈一致,契合一致。  
不期望遇見她的男友出現,也一直沒出現,出現的話我該如何呢?離她遠一點,還是也向他點頭問好,好險這事情沒發生過,我繼續享受著幻想的意淫,還是沒向她說一句話,微笑依然著。  
試就要考完,她還會繼續出現嘛,也許我們將會各自到不同的學校就讀,不再有機會見面,或許也可能繼續留在這間學校唸書,但,課業壓力一定會迫使我們分開。  
「嗨!」多希望能與她繼續慢跑,我終於鼓起勇氣跟她打聲招呼,期望她給我的第一句話。「嗯。」她用手在胸前比劃了幾下,始終沒聲音,「你好啊!」我的第二句話,「嗯,嗯。」她又用手在嘴前比劃了幾下。我遲疑。  
她,不會說話。我腦袋空白了一下,如往常的對她笑一下,接著開始我們的跑步。  
風還是繼續的吹著我們的臉龐,也許什麼都不問,才是最完美的精神交流。
分類:心靈

生活漫遊,這般愉快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