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年夏天3

從在加護病房裡,阿嬤就因為手術的傷口每天都在痛,看他那樣每個人都很難過,止痛藥的藥效也不是說很好,後來只好自費給阿嬤用嗎啡,忘了要多少錢,只記的不便宜就是了。 
但是嗎啡也不能太常用,怕阿嬤會上癮,所以每天有限定只能用幾次,是一台機器放在病床旁,然後有個控制器給阿嬤抓著,如果他會痛就自己按一下,但是如果超過次數,就按不出藥來的,阿嬤不知道那個有限定次數,只知道痛了就按一下,大概心理安慰也有點效,總之他常常一痛就按。  
嗎啡一直用到他出加護病房了還沒有停藥,傷口的癒合不是很理想,還是要在醫院繼續做追蹤,看腫瘤有沒有擴散到其他部份,情況真的很慘!  
開完刀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阿嬤都沒辦法下床,怕傷口裂開,所以一直是用導尿管小便,連大便也只能大在紙尿布裡,這對阿嬤來講實在是奇恥大辱,他的一切都無法自己來,都要由我們幫忙,他一直覺得那樣無助的他,很沒用。  
開刀後幾天比較好一點,可以不用紙尿布了,但是大便一樣要在床上用便盆,有的時候因為忍不住,來不急用便盆,會弄的一床,他就會生悶氣,這段時間,他真的很不喜歡被其他親戚看到他的樣子。
然後,我也常常在生悶氣,總是覺得,為什麼不能讓我來替他痛呢!我只能躲在廁所偷偷的掉淚。
這段時間一樣是小嬸跟我輪著在醫院,有幾次,三嬸過去看阿嬤,看到阿嬤用便盆大小便,看我們幫他用紙巾清潔,他一臉的嫌惡不用言表,我去廁所沖洗便盆的時候,雖然裝著要幫忙的樣子跟了過去,但是他連廁所都不敢進,只敢躲在外面看,然後還一邊問我怎麼敢去用這些。
我一臉的不屑看著他,問他如果今天換成了是他自己的阿嬤,他會不會去做!他沒有應聲。  
我那時的男友,在休假的時候也會到醫院去陪我過夜,幫我做跑腿,買些阿嬤要吃的東西回來,因為我一直在生氣,所以對他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常常,他會跟我抱怨為什麼我都不回家,幾次輪班都是回家拿幾件乾淨的衣服,就又跑去我大姑家了。 
他覺得我是趁機在避開他,我只當他在無理取鬧,從小就是我阿嬤在照顧我,我尿床了也是他在幫我換床單,現在我能幫阿嬤做的,也只能這麼多了,為什麼他就是不能體諒?幾乎,每次見面或是講電話,我們都在吵架、講分手。 
阿嬤一直是個很溫柔賢良的女人,他一直要我不可以對男生這樣大小聲的,不管說我有沒有跟他結婚,都不可以這樣,可是我就是做不到,那時候的壓力真的很大,很怕阿嬤就這樣不見了。 
我只能把氣都出在那個男友身上,雖然幾次對他發完脾氣都會很內疚,可是下次看到他,又會忍不住的想對他發脾氣。 
也只能說他真的很倒楣! 
一個多星期後,阿嬤的傷口比較好了,導尿管要拿掉,開始讓阿嬤練習著自己大小便,練習控制肌肉出力,阿嬤更常失禁了,他也更常生悶氣,有的時候,他會偷偷的掉眼淚,一直怕我們覺得他沒用! 
可是我又怎麼能忘記,以前我小的時候,幾乎每天在尿床,都是阿嬤在清理的。從小,阿嬤就沒有打罵過我,一次也沒有,雖然那時候我常常很皮,每天都不寫功課,一下課就跟巷子裡的小孩跑去河邊玩水,但是阿嬤從不對我大小聲,家裡大大小小的事,他也都不讓我碰,那時候還很小,也不懂的要孝順,滿腦子只想著玩。 
導尿管拿掉後沒幾天,阿嬤的肚子鼓脹脹的,醫生來檢查說是有腹水,又從肚子那邊挖了個洞來排腹水,阿嬤的食慾更差了,因為只能吃些流質的東西,更是食不下嚥,忘了後來是為什麼了,總之,後來阿嬤是從喉嚨那邊又接了根管子,直接把流質食物灌下肚子的。 
長期的醫院生活,讓我們也都快支持不住了,阿嬤吃不好、睡不好,我們也跟著難以成眠,我跟小嬸改成一兩天就輪一次班,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再去換班。 
然後在某一天晚上,小嬸鞋店打烊去醫院以後,要我回家去好好睡一覺,我想說也好,順便要再帶幾件乾淨的衣服去醫院。回到三重,男友不在家,心裡隱隱覺得不對,他好像已經好多天沒打給我了,我心力憔悴也無暇顧他。 
果其不然,看到電腦桌上他留了張紙條,說他回新竹了,他說從頭到尾我都沒有重視過他的感受,所以他走了。 
看到他走了的字條,雖然多少還是會難過,但是也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我心裡除了阿嬤的病情以外,什麼東西都顧不得了。他回去了也好,總比這樣拖著好,至少我不用再覺得愧疚。 
那天夜裡,剛洗過澡睡著,就接到姑姑的電話,說阿嬤走了,我聽到差點崩潰!生氣為什麼偏偏在我回家的時候出事!為什麼不多等一晚! 
著要趕去醫院,可是姑姑說要我等早上跟我爸一起回雙溪,他們一台車要先送阿嬤回家了,牽魂的工作要給長孫來做,我堂弟一路喊著,上路了,過橋了,要阿嬤跟著走好,不要走錯路了。 
在家先收拾了些黑色衣服,等天亮,等我爸開車載我們回去。那一夜真的是我最難熬的一夜,男友跟我分手了,連阿嬤都沒等我見著最後一面就走了! 
年夏天,真的是很慘!很痛!很苦!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