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國際新聞】克魯格曼:何苦盯着通脹不放

  
克魯格曼:何苦盯着通脹不放
紐約時報中文網 – 2014年3月4日 下午12:02  
     
最近,美聯儲(Federal Reserve)公布了2008年貨幣政策會議的文字記錄,那是多災多難的一年。天哪,讀起來真讓人泄氣。 

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美聯儲的官員看上去對正在形成的經濟風暴簡直一無所知。但這一點我們已經知道了。真正令人驚訝的是,他們居然可以如此執迷不悟。經濟正一落千丈,而美聯儲的許多人卻只想談通脹。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馬修·奧布萊恩(Matthew O』Brien)做了統計:2008年8月,通脹被提到了322次,相比之下,失業僅被提到28次,系統性風險或危機被提到19次。在2008年9月16日——雷曼倒閉的第二天!——的會議上,通脹被提到129次,失業被提到26次,系統性風險或危機僅被提到過4次。 
長期以來,研究大蕭條時期的歷史學者一直對當時政策討論中暴露的愚蠢感到不可思議。例如,面對毀滅性的通貨緊縮漩渦,英國央行卻一直執迷於想像中的通脹威脅。經濟學家拉爾夫·霍特里(Ralph Hawtrey)的著名表述是,「這就相當於在諾亞(Noah)時代的大洪水中,大叫『着火了,着火了!』 」然而事實證明,就像七八十年前的前輩一樣,面臨金融危機的現代貨幣官員同樣會錯誤地固執己見。 
這不光是2008年的錯誤。儘管已經一錯再錯,但是那些被認為有理有據的觀點,很大程度上卻仍然在固執地關注着假想的物價上漲威脅。如果你過去五年里一直在看CNBC,或閱讀《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觀點文章,或關注某些著名保守派經濟學家的觀點,你就會一直生活在通脹失控的警告中,他們說通脹隨時會出現。但事實並非如此。 
這種對通脹的執迷從何而來?一個原因是,這些人沒能分清基礎通脹與整體數據的短期波動之間的區別,後者主要是能源和食品價格的波動造成的。尤其是汽油價格,每年都對通脹產生巨大的影響,只要汽油價格上漲,人們就能聽到可怕的警告;然而這種波動並不能說明未來會發生通脹。 
他們也不明白,在經濟受到壓抑時印錢不會引發通脹。我本來可以告訴他們這個道理,事實上我也這麼做了,但在2008年或2009年初沒有領會到這一點也許情有可原。 
然而關鍵是,在通脹上的執迷一直都在,年復一年,儘管一系列的事件已經駁斥了執迷於通脹的所謂理由。這告訴我們,起作用的不光是糟糕的分析。在根本層面起作用的,是政治因素。 
如果你看一看那些執迷於通脹的人都是誰,這一點就很明顯了。儘管少數保守派人士認為,美聯儲應該採取更多而不是更少行動,但他們幾乎沒有起到實質性的影響。整體來看,大多數保守派人士都執迷於通脹,而幾乎所有的通脹執迷者都是保守派人士。 
為什麼會這樣?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這樣一種觀點,即政府永遠不應該尋求緩解經濟困境,因為私營部門永遠最明白該怎麼做。上世紀30年代,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和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等奧地利經濟學家強烈反對任何通過寬鬆貨幣政策來抗擊蕭條的做法,熊彼特警告說,這麼做會讓「蕭條起不到它應有的作用」。現代保守派人士的觀點通常不會表現得這麼尖銳,但基本上差不多。 
這種反政府態度的另一面是,任何刺激經濟的嘗試,無論是財政政策還是貨幣政策,都會產生災難性的後果——津巴布韋,我們來了!這種觀念如此牢固,以至於無論它錯得多麼離譜,仍然一年年地延續了下來......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