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撒馬爾罕貓的故事

        從前,撒馬爾罕的一家地毯店裡養著一隻貓,他一隻眼睛是藍色的,一隻是黃色的,跟其他的貓都不一樣,而常常受到欺負與嘲笑。後來,路過的商人告訴撒馬爾罕貓,在土耳其的凡城有很多跟他一樣的藍黃眼貓,叫做「凡貓」,地毯店常養來招攬顧客,所以老闆才從凡城把他帶回烏茲別克來養。撒馬爾罕貓為了尋根,離家前往土耳其,到了凡城,果然發現到處都是跟他一樣的貓,原來他不是怪物,而是凡貓。於是他就在凡城住了下來,結了婚,開了一家地毯店,專門織藍黃眼貓圖樣的地毯。這就是撒馬爾罕貓的故事。
        撒馬爾罕貓的孩子中,有一隻從小就被絲路商隊帶回烏茲別克,在布哈拉生活。布哈拉貓並沒有遺傳到藍黃眼的特徵,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以為自己是在布哈拉出生的普通的貓。他長大以後,商隊主人才告訴他,他的父母住在土耳其的凡城。為了尋找父母,布哈拉貓也踏上了旅程,不過他走錯方向了,來到了烏茲別克的首都塔什干。他遇到喜歡的母貓,就結婚了,沒有再繼續旅程,而在塔什干定居,過著平凡幸福的一生。這就是布哈拉貓的故事。
        雖然布哈拉貓跟他的妻子都是普通的貓,但他們的小孩中卻有一隻藍黃眼貓,是隔代遺傳。等藍黃眼的塔什干貓長大後,布哈拉貓告訴他,為什麼他是藍黃眼?因為遺傳了祖父撒馬爾罕的特徵,而聽說他在凡城開地毯店。塔什干貓決心去尋找祖父,到了凡城之後,看到一家很奇怪的地毯店,圖案都是藍黃眼的貓,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店主撒馬爾罕貓看到跟他年輕時一模一樣的塔什干貓,立刻就明白那是他的孫子,塔什干貓終於完成父親的心願,找到凡城的撒馬爾罕貓了。這就是塔什干貓的故事。
------------------------------------------------------------------------------------------
        以上奇怪的故事,是去烏茲別克的前一晚,我一面收拾行李,一面隨口跟正在打電動的老公亂講的,有刻意模仿《天方夜譚》一個故事接一個的風格。XD 因為我們要去的是塔什干、布哈拉與撒馬爾罕三個城市,所以是這三個地方的貓。現在在整理、上傳烏茲別克的照片,覺得就這樣忘記的話很可惜(why?),於是就把它寫下來。藍黃眼凡貓是真的有,我在伊斯坦堡有看過,是這樣的:
        這隻是在卡利耶博物館,另外大市集裡的地毯店也有養,以凡貓招攬顧客也是真的。後來在埃及的亞斯文也看到過,可能隨著商隊分佈在中東、北非各地吧!布哈拉與撒馬爾罕都是絲路上著名的歷史古城,烏茲別克人自古就是往來歐洲與中國貿易的商業民族,我覺得這種特質直到現在仍然存在,像是他們對外國人(也包括我們)非常好奇、熱情,注重誠信、具有自尊(不會為了錢巴結或欺騙觀光客)等。所以故事中貓會隨著商隊移動,是商業貓。"Take me, Spanish Caravan. Yes, I know you can."
        我們也有見到餐廳養的,真正的撒馬爾罕貓,好像有點鬥雞眼:
        如同撒馬爾罕的民眾,貓也熱情的上前示好,走來走去所以對不到焦。是不是很可愛呢?之前在噗浪寫過,在撒馬爾罕受到出遊民眾熱情的注視、要求合照,讓我體會到當明星般的尷尬感受。XD 幾個小女孩互相推搡著,終於派出一個代表來對我說"how are you?"我回應之後,她們又羞又喜的笑著叫著,實在是...讓我也相當不好意思。十年前在坦尚尼亞被路人熱情注目,我可以理解,因為黃種人長得真的很不一樣,而且在當地很罕見。但烏茲別克人,我覺得明明就長得跟我們很像,旅遊勝地常見的中亞各國遊客中,吉爾吉斯人更是以長得像東方人聞名,我也搞不懂到底是哪一點讓他們如此好奇。
        三個城市的導遊好像都有說,我們來的這幾天,是最舒適怡人的時候,上一週還在下雨,下一週又會下,一下雨又會變回冬天那樣寒冷,而此時是百花盛開、處處新綠的美好時節,「像童話故事一樣」。(撒馬爾罕導遊形容的。她是一位相當西化的三十來歲單身女性,也不想結婚,跟一般人對穆斯林女性的刻板印象完全不同。)烏茲別克種植許多果樹,櫻花、桃花、蘋果花...此時一齊盛開,從布哈拉一路賞花賞到撒馬爾罕,在塔什干動物園裡,櫻花還「濛濛亂撲行人面」隨風捲來,「花見」這種風雅的活動,想不到會在中亞廣闊的大地上賞個沒完。雖然春假出國時間短暫,還先去韓國過境一天,在烏茲別克可以算是快閃行程,但也因此得以邂逅如此美麗的春天。而且說是快閃,該去的點也都玩到了,最後一天下午我們已經不知道要做什麼,坐在公園裡沒事做,還去逛了當地人的商場。是像聖彼得堡那樣,一家一家店鋪組成的購物中心,不是開放的賣場,不怎麼好逛,也沒什麼看得上眼的商品。對了,從到塔什干市區的第一時間,我就強烈覺得它非常像莫斯科,只是規模比較小、市容比較舊,因為塔什干在70年代的大地震中幾乎夷為平地,當時仍屬蘇聯,所以是依照蘇維埃共產風格重建的,蘇聯解體後獨裁鎖國,幾乎都沒什麼改建。不像布哈拉與撒馬爾罕充滿古城氛圍,塔什干實在太像俄國,讓我一時錯覺自己又回到了莫斯科。
        這就是撒馬爾罕貓的故事,及其他。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