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南京初秋

         南京已經入秋了,就像蕭綱〈初秋〉所寫的:「羽扇晨猶動,珠汗晝恆揮。秋風忽裊裊,向夕引涼歸。」昨天剛來時還非常炎熱,一夜之間就轉涼了。住處窗外是個小庭院,甚至還能聽到蟲聲唧唧。我只有帶一件薄外套,希望暫且不要變得更冷。想想我現在也的確身處蕭綱的城市,不禁有種特殊的感受,彷彿無比親近,(包括學校後方的栖霞山),但加入一千五百年的時光,卻也無比遙遠。
        我住的公寓非常寬敞,算是學校的豪華宿舍,附近有很多市場、超市、餐廳,生活機能方便。不過麻煩的是沒有網路和洗衣機,因為這棟是給住長期的人使用,預設長住者會簽約網路及自購洗衣機,而我本來是要來一年的,所以已經訂了這裡。沒網路真的很不方便,還好我出國前有先買好可翻牆的網卡,雖然金額與儲值比一般上網卡貴,但也只能先這樣了。最耗流量的skype,其實這邊並沒有擋,如果可以買到當地便宜的上網卡,也可以節省一點費用,但今天在學校逛了半圈,沒有看到賣3C用品的店,也許明天去市區時再看看。雖說生活機能方便,比起台灣來也不是真的那麼方便,像我今天就沒有喝到咖啡,中午又錯過食堂供餐時間,只好吃麵包。他們的作息好像比較早睡早起,若我繼續寫網誌,等下可能餐廳又都關門了。另外,學校真的很大,走來走去也相當累人。然而我也才來第二天,正在熟悉環境當中,剛才也手洗了衣服,我想慢慢還是會適應的。只是相較之下,我覺得台灣即使連郊區城鎮也很方便,真的很不容易。要不是出國,我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公主病這麼嚴重,每件小事對我來說都好麻煩、困難,因為平常都是指揮貓,指揮老公去做。
        這也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出國,我覺得沒有老公在,真的差很多。不是凡事都要自己來這種層次,而是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好像逛校園什麼的也不令人感到興奮了,甚至還有點無聊。我本來以為應該還好,因為在國內時,我也常常獨處、做自己的事,不過可能旅行時總有老公在身邊,所以格外不習慣吧!寫著寫著,窗外竟然呼呼的颳起了風,是很大、很淒涼的風聲,聽起來有點可怕,如果有老公在就好了。(買完飯回來吃完後繼續寫)一個人默默吃飯,連電視、網路都沒得配的感覺,也是相當寂寞。
        還有一點不同,以前短期開會,主辦方都會全程陪我們,但這次是在此生活,昨天招待了我之後,今天起就不會每天陪我了。負責接我的人有拿校園卡跟wifi帳號給我,然後他就走了,我們都是用微信聯絡。他還告訴我一個消息,就是住宿費跟水電費都要我先付,之後再轉帳給我。但是我沒有中國的銀行帳號,所以現在不知是不是要自己付,他說再去問老師看看有沒有其他辦法。其實我有經費,自己付也沒關係,但因為現在才講,我沒有先準備,不知道身上帶的人民幣夠不夠,我也還沒問多少錢,還好當時有多換一些。沒有人陪我,我是覺得很自由,不用刻意應酬,這樣很好;但自由也意味著我得清楚知道自己到底要在這做什麼,要自行計畫,而我倒是沒什麼計畫。當然,我有帶資料來讀,也打算繼續修改文章,不過總覺得難得來到這裡,還是在工作,好可惜。其實長期出來本來就是要繼續工作,只是我還不習慣出國不是出來玩,而是要工作的感覺。
        這都是很新鮮的經驗,我覺得一個人在外,要克服寂寞、思鄉的感受,真的需要堅強的心理素質。另一方面,沒有吃到飽的網路,雖然讓我有些焦慮,但同時似乎一天又變得很長了,好像回到大學以前的前網路時代。那時日子不也就這樣寂寥、緩慢的過嗎?不會隨時有人跟你說話,要自己找事做,或主動約朋友出來,不然日子就是像今天這樣無聊。從正面來說,也算是個可以用功讀書的好環境,因為沒有太多眾聲喧嘩的干擾。不過也許今天才第二天吧!我還蠻想家的,想念日常生活中一些小小的理所當然,想念和老公一起度過朝朝暮暮。我到底在這裡做什麼呢?雖然也別無選擇,但還是冒出這樣的想法:「如何捨此去,遙遙至西荊?」又是和陶淵明辛丑歲一樣的初秋,我在南京。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