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無盡

        熬夜到今天早晨,終於把獻給J的紀念投影片做出來了!其實也不需要這麼趕,只是我一旦認真投入一件事,就會難以自拔,不知不覺「已復至天旭」。在昨晚之前,我根本不會做自動播放、加入音樂的ppt,還好有網路教學,不過成果還是相當樸拙就是了,沒有什麼炫目的特效或美工。做完之後,我總覺得好像還是少了點什麼似的,似乎內容非常簡略,或者文字表述、照片選擇...這裡那裡都還不夠好,而不斷修修改改,也不禁會擔心、顧慮觀者的反應。雖然我改自己的文章時也是相當龜毛,但龜毛到昨晚那樣反覆修了一整夜的程度,仍屬罕見。然而我現在想通了,為什麼會覺得簡略、不足,其實是因為我們和J擁有25年的回憶,她已經完全和我們的生命交織在一起,怎麼樣都不可能是5分鐘的投影片足以道盡的,就算我做5小時的影片,也不可能會覺得「這樣夠了」。杜甫〈兵車行〉:「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一樣是15到40的25年,而且也是一個人生命中最精華的青春盛年,豈是幾張照片、三言兩語所能涵括?而觀者怎麼想,其實又如何呢?我選的照片的確不太能代表所有高中同學,甚至也不能完全代表M,但我對J的心情是真實的,這就是我想對她說的話,是獻給「我們永遠的摯友J」的投影片,本來就不是做給其他人的。
        不過,明知言不盡意,但如此無法盡意還是令我傷感,因為更讓我意識到,原來我們共同擁有的回憶,以及我對她的思念,是這樣的無盡。看著她的照片,仍會難以置信她已經先走一步,畢竟我此生至今,身旁總是有她,真的很難接受「以後就沒有她了」的世界。做投影片的過程中,真正讓我慟絕的是,為了突顯人生各階段的大事,我們都彼此相伴,我放了她們參加我的畢業典禮、M訂婚、結婚、生子、我結婚,她當我伴娘...等照片,然後我發現,沒有她的大事我們陪伴她的照片。雖然理智上知道,並不是沒有這樣的時候,但沒有照片還是令我心中痛楚。當然不是傷痛她沒有結婚什麼的,而是這讓我想起,她從來就不是個煞有介事看待自己大事的人,不像我和M凡事都要號召另外兩人來作伴,她一直都比較獨立、理性,也比較不想讓別人為她擔心。她總是在各種重要時刻支持著我們,我們也如此依賴她,但是,我們有同樣的支持她、讓她依賴嗎?「愧彼贈我厚,慚此往物輕」,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或許旁觀者會理性的說,就像語言永遠無法道盡的情意一樣,你也永遠會覺得自己相較於她的付出比較輕,但這也無助於消除我悔恨慚愧的感覺。
        然而反過來說,我也非常幸運,可以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年歲,和這樣的好友一起度過。很多人一生中並沒有親密的朋友,而我有她和M,對我這麼好。除了年輕時抽煙她們有反對過之外,基本上無論我做什麼,她們都總是支持我、相信我做得到;即使是年輕時那些非常魯莽瘋狂的旅遊計畫,走路+搭便車的中橫健行之類的,她們也總是和我一起付諸實現。我們高中的時候,J總是覺得我將來會成為了不起的作家或詩人,明明就是不可能的事,但她就是相信我。同樣的,我也總是覺得她很聰明,大家都知道她數學很強,其實她的文筆也非常好,不僅擅長音樂,還是土風舞社的幹部,學什麼都一學就會,隨時都搞得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怎麼做會比較好。但每次讚嘆她的聰明機智,她總是一副「這哪有什麼」的反應,完全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不是故作謙虛,而是真心覺得我說的太誇張了。現在回想起來,到底哪一點有誇張呢?也不是因為我喜歡她才這麼說,她真的就是這樣一個無所不能的奇人啊!所有平凡的事物經過她的敘述,都會變得很精彩有趣;她總是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好點子;她拍的照片,和一般人會拍的事物與角度就是不一樣。回看以前的line對話,她跟我說想要得到圓仔貼圖的話,就要去買瓶身有活動標誌的舒跑,把瓶蓋裡的序號輸入哪裡,就可以下載。就是像這樣,總是讓人很驚嘆為什麼連這種事及其細節她都知道?難怪我一直這麼依賴她,有她在就感到安心。
        上週六和高中老師、幾位同學去看她,也和她父母聊了很多。其實有點失禮,我發現我一說起她的事就有停不下來的趨勢,結果幾乎都是我在說,平常跟不熟的人聚會,我從來不這麼多話的。不過她的父母好像也感到欣慰,因為更加了解她平常的生活與為人。那種停不下來的「無盡」之感,就像昨晚做投影片的感覺一樣,她和我的人生交涉太深,我也太喜歡她了,怎麼說都說不盡,整個世界都充滿她的影子,她的話語,隨時隨地都會浮現一些什麼。像是她說看到朋友的貓把手藏起來,(也就是貓的烤雞蹲姿勢),覺得很有趣,很想把貓的手拉出來,這樣可愛的話。彷彿線頭一般,拉起一個開頭,後面就是無盡的回憶與思念。
        雖然經常在靠北,但基本上我算是樂觀的人,認為人生的痛苦不會是永遠,未來永遠存在著希望。有時候若是太過份的痛苦,反而會激起我與之對抗的戰鬥意志,不想輸給外來的任何打擊。然而J走了以後,我覺得完全被痛苦打趴了,甚至感覺不到未來有何希望與意義,理智上當然知道還是有,但就是感覺不到,而切切實實覺得人生真的是火宅與苦海,我以前從不這麼想的。或許隨著時間過去,我會慢慢好起來,重新感到"Still I'm feeling for a rose is breathing love in my life",她會化為一種美麗而象徵著愛的形式,活在我的心裡。可是我也知道,因為與她交織而被活生生挖掉的那一塊,永遠都不會完全好起來,在無盡的愛的另一面,也會成為無盡的傷疤。然而,在人類有盡的一生中,因為情而能體會到永恆無盡,這大概也是J最後留給我的禮物。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豬籠草棉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