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

        高一時學校有上電腦課—雖然那時的「電腦」跟現在的彷彿完全無關,還要用開機片開機,學了什麼都不記得了,只記得作業是要用程式語言,讓電腦唱出一首歌。老公聽了大驚:「妳會寫程式喔?」其實說是寫程式嘛,也不過就是按照課本上的指示,把五線譜換一換而已,應該誰都會做吧!當時我決定要做「你是我所有的回憶」這首歌,一方面是比較簡單,另一方面是我有一捲殷正洋的校園民歌專輯,(一「捲」是因那是卡帶,那時還沒有CD),我很喜歡他唱的版本,可惜現在水管上找不到,不過齊豫的也很不錯:
雨在風中 風在雨裡
你的影子在我腦海搖曳
雨下不停風 風吹不斷雨
風靜雨停 仍揮不去想念的你
看小雨搖曳 看不到你的身影
聽微風低吟 聽不到你的聲音
眼睛不看 耳朵不聽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
        做這份作業最難之處,在於找不到它的譜,就無法寫進程式。這個問題在網路時代多麼容易解決,然而當時我只好按照卡帶盒子上的地址,大膽寫信給唱片公司說明這種情形,向他們要簡譜;更不可思議的是,唱片公司(真抱歉忘了是哪一家)竟然真的寄來了!而且好像是整張專輯的譜本,不只有「你是我所有的回憶」。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個人際聯繫極不方便,卻充滿人情味的時代。我也一併想起提筆寫信的感覺,「信箱」真的是指樓下那個信箱,裡面也有許多「真的」信,要打開它的期待感覺。如同這首歌名,那樣的時代與生活方式,也全都成為「所有的回憶」。
        今天李泰祥去世了,經由媒體報導,我才知道這首歌是他作的曲,而歌詞是侯德健寫的。真巧,我昨天上課才講到侯德健跟校園民歌時代,很多同學根本不知道有過大學生圍坐在學校草地上,彈吉他唱歌的「純真年代」。嚴格說來,那時我也不是大學生,並未置身校園,不過舅舅們拿著歌本彈彈唱唱時,還是小孩的我也算有參與到吧!我會唱很多校園民歌喔!可以一首一首的接著唱。雖然還不識字,但憑著歌本上的插圖,甚至只是幾個方塊,我就記得是哪首歌,這件事我媽常津津樂道。我自己記得常常唱「蘭花草」跟「野薑花的回憶」,在表演給大人看的時候。李泰祥的辭世,彷彿象徵那個時代的結束。怎麼說呢?也許那樣的清新與純真源自政治上的高度壓抑、查禁,也源於「知識份子」的階級優越感—瞧不起民間俚俗的「靡靡之音」,有意「雅化」歌詞,也許不該是個讓人懷念的時代;但因為在回憶中,那時候的我是天真快樂的,所以我還是懷念那樣天真快樂,嘗試學寫電腦程式,甚至有勇氣寫信給唱片公司的自己。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這歌名不也和那時代一樣純真嗎?現代誰還會那麼有把握的說,一個「你」就會是「所有」?「紅顏若是只為一段情/就讓一生只為這段情」(〈最愛〉),那樣的執著與絕對,是否也「已為陳跡」?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