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生命的滋味

        最近不用去學校的早上,都喝峇里島帶回來的,當地產的「蝴蝶地球牌咖啡」。我以為「地球」是我自己加上去的,因為受到「雙獅地球牌」的影響(←不用問那是什麼),但剛才確認了,真的是「蝴蝶地球」沒錯。為了沖泡這種咖啡粉,還特地買了濾紙、濾杯和IKEA的密封罐,也比泡即溶包麻煩,所以早上要上課的話就來不及。不過,逐漸掌握適當的水量比例後,它的確很好喝,風味特殊且有餘韻,難怪峇里島的旅遊書上都會建議大家買來當土產。之前也在喝另一種三合一的白咖啡,Kapal Api,袋子上是這麼寫著印尼文,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在峇里島的最後一晚,請包車司機載我們去大賣場,這些咖啡都是在那買的,便宜到不可置信。賣場小姐請我試喝白咖啡,一試就覺得很不錯,但因為已經拿了其他兩種,本來沒有要買。後來想想還是要買,但架上沒貨,去攤子要又很丟臉,(剛才不是說不要嗎?)最後是趁著小姐在跟別人聊天,做賊似的火速拿走攤子上的展示品後快閃。:)
        這就是旅行有趣的地方,也是我熱愛旅行的原因吧!跟讀書有些類似,可以跳出既有的經驗與習慣,品嚐這世界的種種滋味。即使只是感官上的小小不同,像印尼咖啡跟我們慣常喝的不同,背後卻是整個文化氛圍的不同,可以喚起許多當時的記憶。旅行時的回憶總是特別歷歷在目,而且經常是由這類小事組成,小小的滋味造成的陌異感,提醒我世界不是只有現在所身處的,得了肺結核的子規的「病床六尺」,生命也不是只有日復一日的循環至死;在時間的流逝,季節(或學期)的循環之中,仍然有許多未知的事物或知識等待我們去追尋,而經驗這些、體會其中的深意,這就是「生命的滋味」啊!今天這樣睡到中午才起床的星期五,醒來時窗外有陽光,是回暖的冬日,不再冷得發抖。其實是有該做的事,但不想做,喝了杯蝴蝶地球牌咖啡,吃著IKEA進口的瑞典蘋果夾心餅乾。這並不是感到悠閒,而是突然很樂觀的覺得,即使是在如此繁忙,幾乎已與悠閒完全絕緣的人生中,還是需要偷懶的停下腳步,感受生命滋味的空間。否則,生命彷彿陰暗寒冷的永夜,而我們只是被捲進激流裡沖走,隨時可能溺斃的人。
        說穿了,這世界其實不希望人過著人的生活,最好所有人都是工具,創造最大的產能與效益。「異化」的速度不斷加快,起先是不尊重比較好欺負的人,逐漸變成不尊重所有人。就算擁有專業,也不過是比較複雜精密的工具,其他人仍然認為「只要是工具都可操控、改良」,而對專業毫無尊重。漸漸地,我們被叫去做這做那,彷彿行屍走肉,彷彿被做成標本。像上面兩段,可能追求效益的人看來會覺得:「就是想偷懶而已嘛!還找這麼多理由!」可是我堅持這不只是偷懶,而是就算全世界都當我們是工具,人還是會有一種「我是人」的自覺。人會思考生命的意義,人會追求真正的幸福,人不精密、會故障、會耍白癡,會剛才不想買現在又要買...人除了為群體貢獻之外,也會體察自我生命的滋味。這份滋味不該是單一的苦澀、疲憊、辛酸,正如世界之寬廣、多元。
        「生命的滋味」這個標題,其實是陳昇的歌,收錄於「鴉片玫瑰」專輯中。我一直很喜歡這首歌,當然,因為它的歌詞是我所認同的人生觀:
        「我會笑 我會哭 因為我知道 沒有人能夠如意地留住今天
           我要笑 我要哭 因為我需要它豐富我生命的滋味」
        「就說我忘了生命該有的慈悲 因為擁有就不肯接受失去的悲
           為了不讓它總在我夜裡慢慢又浮現 今天我將不讓你輕易走開」
       一開頭歌詞:「昨天躲在那裡/都還來不及問你說/像我這樣的朋友/你是否覺得還可以/我想去問明天/那樣對待人/你是否都一樣/沒有太大/太大的分別」,我一直覺得歌詞中對話的對象「你」,並不是某位朋友,而就是「昨天」與「明天」,就是「時間」。「昨天」與後文的「今天」是句中主詞,而非時間副詞。會哭會笑的生命滋味,是放在過去未來的時間流逝中,也就是現在,這點很有傳統抒情詩的高度;在時間的陰影下掌握當下:「今天我將不讓你輕易走開」,向時間確認自我生命的意義:「你是否覺得還可以?」以及懷疑無論人生中如何作為,在時間中有何意義:「你是否都一樣,沒有太大、太大的分別?」陳昇寫得真好,不是嗎?「生命該有的慈悲」,我覺得是一種超然於時間之外,看開一切、進而憐憫眾生的態度,但歌詞中的「我」和我一樣,並不能達到這種境界,我們都是「因為擁有就不肯接受失去的悲」的芸芸眾生,所以會哭、會笑,不捨得放手。而這些,就是「生命的滋味」。
        今天凌晨0點,我和老公在網路上搶訂聖誕節前週末來回玉里的火車票,本來想訂的回程票在第一時間就被秒殺了,只好訂比較慢、比較晚的班次,會在玉里待比較久。也許因為睡前在看旅遊書,看看玉里有哪些地方可玩的緣故,我又想起好多旅行時的事,尤其是兩年前的火車蓋章之旅,「百站成功」的最後一站就是玉里,紀念章是瓦拉米古道的黑熊,也就是我們這次要去的目的地。近十年來,我們真的去了好多地方,國外也好,台灣也好,總是有好多回憶。在旅程中也親眼見識到,即使同在台灣,各地的生活與人情也有很大的差異,以天龍國為本位的思維的確很討厭。雖然過完生日已邁向四十,我還是覺得追尋這世界的不同,不斷突破自己的經驗限界,對我來說是件很重要的事。儘管現實往往是如此,但我就是不想受困,不想接受客觀環境與年齡的侷限。「我想做一些從來都沒做過/連自己都感到訝異的事情」(陳昇〈我喜歡私奔和我自己〉),體會人生在世多采多姿的滋味。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