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無端

        忘了以前是否有說過,我很喜歡李商隱的慣用詞「無端」。每個詩人都有自我複製的藝術習慣,「心」也是義山詩的關鍵詞。當方老師第一次解釋「無端」的含義時,我立刻就好喜歡,並且運用在自己的古詩習作中。:)無緣無故、沒有原因,或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以致此詞彙後面接的任何遭遇,都變得身不由己、情不自禁,彷彿人被拋擲到這世上來的那般被動、無奈。「錦瑟無端五十絃」,為什麼不是五根絃,就可以少受點苦呢?誰也沒辦法回答這「為什麼」,所以帶著一種宿命論的悲劇色彩。就像《源氏物語》中,每次遇到難以解釋的情況,作者就會說:「大概是宿緣甚深的緣故吧!」還有白先勇〈遊園驚夢〉中,瞎子師娘彷彿象徵著命運的聲音,告訴藍田玉「可惜妳長錯了一根骨頭」。一切都不是當事人的問題,突顯人生在世,某些人力不可及的侷限性,「無端」。
        但也如以前寫過的,就像紅蓮象徵的「誘惑」之中,並沒有非導致後來結果的不可抗力必然性,像藍田玉所做的事,其實不宜用「長錯一根骨頭」來賴帳吧?那明明就是一種選擇,理論上也的確可以選擇。如果玉通禪師在最後一刻決定站起來跑走,誰也拿他沒辦法不是嗎?(大概也跟「何時算是最後一刻」很難判斷有關吧!*^_^*)也就是說,「無端」真正的好處,其實並不在於突顯命運的不可違抗,而是指出人類難以違抗的,是自己的情感與欲望,也就是把「情」放到極高的價值。相較於「情」的絕對,人的一生其實是多麼軟弱、渺小,所以僅有的「昨夜」會重於日復一日的「走馬蘭臺」。當李商隱用「無端」的時候,真正要說的是一種不打算思考原因,也放棄超越的順服,看起來像是順服於命,實則順服於情。因為沒有辦法,所以是很苦的;因為生氣著自己的沒有辦法,只好歸諸命運,所以是「無端」。而大多數人是可以思考原因、理性超越的,對他們來說就不會是「無端」,也不能接受「無端」這個解釋。所以「無端」的感覺不但很苦,也很孤獨吧!
        〈落花〉的詩眼就在「竟」字,且必須解為「終究」而非「竟然」,因為「客」會去、花會落、春會盡,皆為已知的終究必然之事,不是「竟然」的意外打擊。已知其竟去,還要不要付出感情呢?我這樣問學生,並假設「對方得了絕症」跟「對方已經訂婚」兩種狀況:),當然大多數人都說不要,但想不到,還是有少數幾位有情有義的好男兒說要繼續追,尤其是在「得了絕症」的前提下。其實我有點意外,也不禁感覺:「果然是年輕人呀!不知道這樣做的代價有多大。」他們雖然秉持著工院男生的詞不達意,加上害羞,大家都說不太清楚原因,但歸納起來大意就是「愛上了也沒辦法」。承認自己沒辦法,在心裡戴花示弱,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孤單,卻寧願受苦的只有自己一個人。我想這就是「無端」。
        P.S.寫完之後,我突然覺得「竟」可以是雙關的,雖知道「終究」,但真到這一天時,也還是會有「竟然」的不可置信感,這樣雙重的複雜感受好像更貼切。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