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反諷的「勞動節」

        今天是充滿反諷意味的勞動節,不僅沒有放假、昨天被吐槽,還開會開到晚上6點半。本來希望開完會還可以幫老公買晚餐,但根本來不及,他已經上俄文去了。我就拎著下午沒吃完的點心盒,孤單的回到家裡,把它當晚餐。而且,突然插入很緊急的工作,本來明天就要完成,在我們求情之下,才改為星期天,但當然還是打亂了我的計畫。其實心裡有點小抱怨,因為這個活動是充滿幹勁的單身同事提議要做的,但對於我們有家庭,尤其是有小孩的人而言,真的是無端多出來的加班,多少打擾到我們陪伴家人的時間,實在苦不堪言。老公生病未癒,我連幫他買個晚餐都趕不上;L學姐也是先生孩子都在校門口等她開完會,這種分身乏術的焦慮,完全以工作為重心的單身同事大概難以體會吧!
        回到家後,收到要辦聯合導生聚的信,又讓我壓力很大。因為上次五位導生只來了兩位,其他三位跟我並不親近,似乎也不喜歡我的必修課;要詢問他們,感覺好像要勉強別人參加不必要的聚會,真的很煩惱。而且以我的個性,要跟不太熟的人吃飯,本來就會很煩惱。雖然知道這樣可能不太好,但由於老師本人已經身心俱疲,我決定這學期不參加聯合導生聚了,直接全額發禮券。就像王老師一樣,是嗎?果然學生是會不斷模仿老師的。而且我認真的覺得,我一直壓力這麼大,或許是太在乎當個世間標準認可的「好老師」,而太忽視自己的獨特性了。我一直覺得反正自己就是不受歡迎,比不上別人跟學生感情密切,心裡多少有些黯然,不過今天身居幕後看到的一件事,讓我發現我也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糟。簡單來說,就是在學生之間名聲很高、大家都知道她廣受歡迎的學妹,想不到評鑑值連我都不如。我雖然人不受歡迎,但至少學生還算是肯定我的課。(吧?)當然,因跟他人比較而釋懷不算是真的釋懷,但我只想坦白記錄今天的心情,希望可以不要再對自己這麼嚴苛。就像「好媽媽」不需要旁觀者來說三道四,不辦導生聚,也不代表不關心學生,只是想用彼此都沒有壓力的方式來相處。就像沒有再寫信給我資助的宏都拉斯小孩,也不是不關心她,只是與其不知要跟8歲小孩說什麼,而勉強擠出一些無意義的話語,還不如什麼都不說。這樣大概比較好吧,至少我的沈默是真誠的。
        昨天被吐槽,以致引發同事跟學妹吵起來的事件,後來也引起更多朋友的感慨。大家都同意,目前台灣整體的勞動環境太辛苦了,對「勞工」的剝削太嚴重。如果看不清背後壓榨我們的是什麼,還在勞工之間搞內鬥,誤以為別的職業比自己的輕鬆愉快,而產生仇視的感覺,我覺得實在是搞錯對象了。不過也是由於身心俱疲,這些話我也懶得公開說了,反正同事已經比我熱血的跳了出來。記得年輕時有個咖啡廣告,好像是一個家教老師教著教著,發現備受聯考壓力折磨的學生已經累得睡著了,他替他關上燈,走出室外,喝起罐裝咖啡,背景台詞是:「不想再與世界爭辯了。」這是不是中年人「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的心情呢?也不是whatever,失去對這世界的原則,而是覺得應世很麻煩,能少一分就少一分,在不干擾自己或傷害他人的前提下,不想把力氣花在無謂的應對上。
        我覺得,書寫好像還是我的救贖。在這樣的深淵之中,寫下這些痛苦的心情,仍具有抒發的自我療癒效果。因為這算是業界心聲,其實別人也不懂,還誤以為我們這邊是天堂。只有回到自言自語的世界裡,才讓人覺得有一絲回音般的安慰。不知不覺,明天又是5月2日,hide離開我們已經15年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