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自主生活

        開學第四週,應該一切已經逐漸上軌道,但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好像又回到寫論文前期。前方是有個必須完成的目標,(例如在三年評鑑時有一定的學術成果),但達成目標的時程與進度則由我自主決定。我不是用「自由」這個詞,表示我清楚知道自主並非自由,卻經常被世人誤認為如此。無論自主或被安排,其實都是在同樣的牢籠裡。雖然聽起來可以自主,似乎比不能自主好一些,大概吧,但這種生活型態可以說是最直接挑戰到我的懶惰,讓我只要沒做事就會焦慮,又不想強迫自己工作的討厭循環,寫論文前期的拖延心理又發作了。而且現在還要上課,想要做研究的話,更是必須積極安排時間,抓出上課備課之餘的空檔,不得偷懶的付諸實行。找空檔已經夠難了,不得偷懶對我來說當然更難。這樣我又會一直有罪惡感,覺得自己沒有能力跟同儕一樣具有學術熱忱,且能充分的自我管理。感覺就像一天需要睡16小時的貓,硬要去過人類只能睡8小時的生活那麼勉強。
        然而這些都是老問題了不是嗎?從我大學時期就是這樣了,三不五時拿出來檢討一下,但之後也還是一樣。我太懶、愛玩、逃避、缺乏學術熱忱...也都不是什麼新發現了。問題是,我好像還是沒辦法接受自己是這樣,以致一直在許多矛盾的兩極間擺盪。大家(老公、老師、朋友)都說,反正我有我的辦法,最後還是會在時限內完成該做的事,可是說真的,我自己卻不知道我的辦法是什麼,就是拖到最後一刻所激發的鬥志嗎?:)只有這樣,也未免太悲慘了。
        而且啊,在中研院的四年,以助理的眼光看著L學長忙碌的生活,其實是一個很強烈的示範或身教,讓我很清楚的瞭解,如果真的要把學術生涯經營得很出色,幕後所過的日子就是這樣,每一段時間都要抓緊,不能隨意鬼混;還要經常和他人聯繫,不能孤僻面壁。那時候我就覺得很可怕,很不想自己將來也要這樣,只是想說反正我大概會在一間偏遠私立學校(←因為當時還沒認識老公,去哪都有可能)了此餘生,不至於要過這種生活吧!想不到走著走著,竟然眼看就要步上學長的後塵了!「咸陽市中嘆黃犬,何如月下傾金罍」,到現在才深深體會李白這兩句詩的好。
        現在的問題與迷惘是,我應該要找到一個自己可接受的平衡點,走出一條「即使跟同儕不同也不用害怕,就按自己的方式走下去」的道路。可是我不太確定「自己的方式」到底是什麼?難道就是「沒有方式,順其自然」嗎?或是說最後一定會被迫犧牲自我,進入某種遊戲規則中?我最近做了好幾次意象性很強的夢,我知道它們都在反映我內心的壓力,例如我跟蔡老師在一間像是魔法學校的地方,我們看到下方廣場上有很多認識的人,但被一堵牆擋住,找不到路下去,最後是有人教我們要用穿牆術穿過那堵牆,就會出現下去的階梯,一如哈利波特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其實這真的是本質性的惡性循環,因為我沒有學術熱忱,才會變成要刻意安排時間做研究,對於有學術熱忱的同儕而言,想問題、寫文章本來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一點都不需刻意強求。這種自然不強求的感覺,我只有對愛情、旅行、玩才會有。:)在外人看來,我就是這麼沒出息,連我媽都瞧不起我長達二十多年,可是好像也沒辦法因為別人瞧不起,就突然轉性變得很有熱忱。所以現在的重點,就是摸索出如何在不很有熱忱的前提下,還能繼續把嚴峻的工作做下去,以維持生活的生存之道。
        P.S. 對了,由於我的人生宗旨是「快樂」,所以不傾向以一種邊抱怨邊去做的態度面對生活,也就是說,我不希望最後的答案是「忍耐著做下去」,而是真的能在其中找到某些樂趣,或是製造更多樂趣。希望我再怎樣都不要忘記這一點:人生短暫,我是為了快樂而活下去的,不是活著給人家糟蹋的。嗯!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