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春天‧浪潮

        雖然四季中我最喜歡夏天,但像這兩天寒流之後的放晴,陽光中可以聞到春天的氣味,我也很喜歡,包括醒來時全身是汗濕的。:)由於是跟自然連結很深的獸人,舒適的季節與天氣總是讓我莫名的高興,反之亦然。比較麻煩的是,也會像動物一樣彷彿從冬眠醒來,覺得應該要在大自然中奔馳、打滾的感覺,而不太想進行手上該做的工作。突然想爬山、想打球、想去動物園看看動物。原來,我是這麼討厭冬天,寧願被熱死也不想被冷死,以及再看到台北灰濛濛飄著寒雨的天空。我還蠻喜歡像柬埔寨那樣沒有冬天,27.8度他們竟然就冷到穿毛衣的永夏世界。
        美好的春天,至少有讓開學變得好受一點,對我而言。前天我還發現,共同教室三樓走廊外面不是有個突出的平台嗎?學校已經把它翻修成許多木製的固定卡座了,學生可以在那邊曬著太陽吃飯、聊天。雖然老人的回憶不知何時又被踐踏了,但這個我倒是覺得對學生來說挺不錯的,至於無緣無故趁著寒假翻修教師休息室的廁所,就沒什麼必要了,學校不是自稱很窮嗎?我還記得大三時跟G在四樓上禮記,看到同學出現在三樓平台上,就一直叫他的情景。:)已經是15年前的往事了。不過我也一直覺得,雖然時間不斷推移,每個年代的大學生卻總有一種相似的特質,我想大概就是「無樂自欣豫」的興奮感,就像春天,就像春光,一切才剛剛開始,有無限美好的可能。他們坐在卡座上,很平常的吃著飯、看著書、打電話給朋友,但似乎每件事都很開心。其實這樣說倒不是很羨慕他們,因為年輕時固然容易開心,但也容易傷心,而且我也很值回票價的度過了青春歲月,現在也還是會「無樂自欣豫」,對世界還沒失去好奇心。只是看到他們,就會想起很多以前的事,覺得很懷念。
        不只是時間必然的推移,我跟老公回顧學生時代,都可以切實感到,時代的浪潮也把我們推移到年輕時完全沒想過的地方。如以前寫過的「時序」所云,我們的時代雖常標舉主體性,但實際上個人也必然受限於其所身處的大環境。老公學生時代總認為唸電機就是將來開一家水電行,幫人家修理電器,想不到後來出現了「電腦科技業」,他就變成電腦工程師了。而我們求學過程中,其實各個階段一直都有不少外國同學,包括我一生的摯友也是,但可能是大家一直混在一起,以致我從來沒想過後來本系會擴大營業,索性開個國際學士班,因應當代「中文熱」的浪潮。當然我更不可能想過,長大以後第一次開專業科目,是要帶著一群外國人讀唐詩,成為浪潮中負責散佈種子的角色。更神奇的是,偶然轉到某財經台,列舉未來最熱門的產業,其中竟然有「中國文化」!要知道我們系一向是最冷門的科系之一,還有人考到不想唸寧願重考的,我實在很難想像它變成熱門產業。當然,這樣寫不代表我很高興,而是很驚訝時代浪潮的推移。不過,相較於運用西方理論的學術浪潮,我不會排斥帶外國人讀唐詩,甚至還覺得蠻有趣的,因為他們也會帶給我一些衝擊,這種交流很有意思。難道這就是星座書上所謂,射手座跟異國人事物特別有緣份的宿命嗎?:)(真的耶,連行政都在做僑外生考試!)
        是因為春天的關係吧!前天在學校上課,也是有很多感觸,就是「誰道閒情拋棄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又發作了。我當然知道人生就只能活在當下,不是過去,甚至也不會是未來...但我覺得最近「今昔對比」好像太多也太強烈了,而有一種〈遊園驚夢〉(白先勇的)的今昔平行錯覺。「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我喜歡春天,卻也下意識的在傷春,是嗎?站上講台的時候,我常常想起老師們;一個人在自己研究室吃飯時,不禁又想起同學們。一年又一年的春天,我還是在這裡,但其實我也不太確定,我是否已經不是同一個我。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吳哥的微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