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吳哥的微笑

吳哥的微笑PV
        整體來說,我沒有很喜歡「吳哥的微笑」,雖然如領隊所言,它是吳哥窟地區唯一看了不會想睡覺的秀,因為其實柬埔寨傳統歌舞的節奏很慢,第二天晚上在Grand Hotel邊吃晚飯邊看的表演即是如此,完全不能與「吳哥的微笑」相提並論,而且水準像是員工客串演出的同樂會。但我覺得,相較於花博的「百合戀」或夏威夷玻里尼西亞文化村的「HA:Breathe of Life」,「吳哥的微笑」太過商業化,穿插著似乎沒什麼必要的雜技式表演,結尾謝幕的音樂甚至是「歡樂頌」,顯得不倫不類。最大的敗筆在於舞台上運用動畫,而隨著時代的演進,這些動畫技術當年或許很炫,但現今看來已經非常粗糙。我個人一向不喜歡表演藝術太「執實」,像上述其他兩劇都是用舞台營造出一種情境氣氛,反而比直接用動畫更能說服我、引導我進入情境。太執實的東西常常會是敗筆,像「賽德克巴萊」最後全劇演員走過彩虹橋,其實真的很沒必要,天際出現的一道彩虹已經可以說明一切,導演不需要把觀眾當白癡。
        不過,這場大秀也並非一無可取。第三章「攪動乳海」演繹了印度教的神話故事,內容介紹可參見這裡:http://skygene.blogspot.com/2008/02/churning-of-ocean-of-milk.html ,此故事也出現在小吳哥城的牆壁雕刻上,以及許多城門外護城河上的橋樑,均以一邊天神、一邊阿修羅,拔著蛇身的雕塑作為欄杆:
小吳哥的「攪動乳海」浮雕:
寶劍寺的護城河橋欄杆,此為阿修羅之側,大多雕像的頭已經被盜砍變賣:
        因此,將此故事納入表演中,充分體現吳哥文化的精髓,也讓觀眾更進一步瞭解這些建築的神話根源。但是我覺得故事中比較壞的一方其實是天神隊,或者說兩方差不多壞,為了得到不死甘露,他們翻攪乳海千年,害得海裡的生物都死光了,最後甘露明明出在阿修羅那邊,毘濕奴卻不守約定,利用海中女神色誘他們離開,把甘露搶了過來。說穿了就是有利用價值就利用,沒有時就過河拆橋,善惡的界線實在是很模糊。所以我比較同情阿修羅這一方,拍了較多他們的照片。對了,阿修羅雕像的特徵是頭髮有自然捲喔!高棉文化也認為捲頭人脾氣較壞。身為有自然捲的犬貓,我們也立刻感到傾向認同阿修羅。:)
        此外,這場秀令我最印象深刻,深受感動以致要寫這篇的,其實是「仙女舞」主角舞者的表演。「仙女舞」就是出現在影片中1:40的這種高棉傳統舞蹈,可惜影片將它和其他女性舞蹈穿插播出,總之就是頭上有寶塔型皇冠的,也經常可在泰國的舞蹈表演或藝品上看到,因為暹羅人曾經是吳哥王朝中的少數民族,後來獨立建國、反噬吳哥王朝,所以他們的傳統文化可謂同源,有許多相似之處。「仙女舞」的鼓點節奏很快,著重於手勢的動作卻很慢,看來簡單,但慢動作要對到快節奏,其實沒那麼容易。除了手部姿勢之外,這沒什麼動作的舞蹈卻得吸引住觀眾之處,顯然必須是情態與眼神。而跳這支舞的女主角,我完全被她的情態與眼神迷住了!XD 這很難,因為她是女神,情態必須要優雅、莊嚴,同時又得是美麗、誘人的,而她真是詮釋得恰到好處,包括長髮上的幾朵雞蛋花看起來都好有情緻。看完之後,我就一直跟老公說好想找到她的海報!現在看youtube影片底下的介紹,才知道這位舞者大有來頭:「其中的仙女舞是由柬埔寨最頂級的仙女舞舞蹈表演藝術家『翁索翩麗嘉』小姐傾情表演。她作為西哈努克國王和洪森首相的御用演員,在柬埔寨享有極高的聲譽。」嘿嘿,我很有眼光吧!一眼就看出她不是一般的舞者!不過真的呢,「技」要進於「道」,其中真有條隱形的界線,旁邊的仙女舞者也都很漂亮,可就是沒有她的那種情態。在商業化的舞台上,卻如出水芙蓉一般的,讓我感到建築上仙女的雕像活了過來。
        其實,相較於「尾聲」的討好觀眾,我覺得第四章「生命的祈禱」歌詞寫得不錯,反而是個更好的結尾。在僧侶的誦經中,字幕的大意是說世間的人活在當下,追求歡樂,卻不知道「時間正在經過」。這一段讓我覺得很感動,也突然超離前面幾幕的功業、戰爭、慶祝...,提升到「無常」的出世高度。如果本劇結束於此,而非跟隨著歡樂頌的節拍,演員帶著觀眾一起拍手謝幕的話,似乎會更有餘味。不過也沒辦法,誰叫我們是死觀光客,人家就預設熱鬧的結尾是死觀光客愛看的啊!最後還可以跟演員照相留念:
        舞台上方是四種語言的字幕:中、英、韓、柬。在這裡中國、韓國觀光客是大宗,罕見的日本人還排不上前四名。台灣人也很多,因為旅行社穩當經營此線的緣故。雖然擺明了是做給觀光客看的聲光秀,但上述部分仍讓我相當難忘,特此記之。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