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銀旗袍事件

        昨晚在噗浪上寫到1996年穿母親的銀旗袍去參加學弟婚禮的事件,當時大家是約好要搞怪而那樣做,因為那年代的大學生平常大多很邋遢,有人突然穿個小禮服或西裝+化妝,就足以引起騷動。:)寫完後,我有拿那次的相簿給老公看,因為它剛好放在最外層,直接就可找到。不料,老公的感想是:「妳戴眼鏡這張好像妳媽!」XD 「妳以前好瘦!」XD
        哈哈,老公不常稱讚人,但想不到也會說出這種白目話啊!雖然他說的是事實。我也很遺憾為何年輕時沒有早一點戴隱形眼鏡,或那天照相為何有時忘了摘眼鏡,而且我真的長得比較像我媽,那件也是她的衣服,我又故意叫髮型師幫我梳個復古的頭;15年前比現在瘦很多也是真的。不過,我發現我不甘心的點在於,記憶中的自己總是比較美好,卻不時遭到他人無情的戳破—在別人的記憶/觀點中我沒有那麼好,而令人黯然神傷。儘管我已經知道記憶沒有固定的樣貌,共同參與過的人都未必有共識,甚至根本否定共同參與的意義,但由於我的人生價值就在於經歷過的一切,我好像很難接受它被詮釋得很糟,然後又被我知道—既然不會有「真相」,又何必讓我知道我有多糟。並不是知道後會改變我自己的詮釋版本或否定自己,而是在不違背既有事實的前提下,我不喜歡用負面的態度回顧生命。不是虛幻的自欺欺人,例如明明沒有在一起過還說對方多愛自己這種程度,只是「記得歌時,不記歸時節」,這仍是我一貫的人生態度。
        但如果是十年前,我應該會因為這種白目話而跟伴侶吵架,現在卻不會。我的自我已經比以前強大而完整多了,也或許我的年齡越來越接近可以「土木形骸」了,畢竟這只是事關外貌的話題。無論如何,至少對我來說,銀旗袍事件是我大三下學期一個有趣的青春記憶,我也覺得21歲的自己是美麗的,尤其從平常的邋遢突然變身,把大家嚇一跳,真的很好玩。那時,「結婚」這件事對我們而言還很遙遠,其實我們是故意戲謔的用一種模仿大人的方式,向提前進入大人世界的學弟「致敬」吧?這一切都是因為看到他那年出生的女兒,現在已經上國中,並在FB加他為朋友,而產生的懷念與感慨。
        P.S. 老公後來堅持說他的意思是「好像妳媽年輕的時候」,以及「以前太瘦了,現在比較剛好」。但是,哼!來不及了!XD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