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雨夜

        昨天氣溫陡然下降,彷彿冬天一夕之間就來臨了。下午走在C大校園裡,不知為何突然讓我覺得有種快過聖誕節的氣氛,儘管其實還有兩個月。晚上6點上完課出來,剛到C大時,6點天還是亮的,現在已經是下著濛濛細雨的夜晚,路上也沒什麼學生,感覺很冷清。但也不知為何,這種氛圍讓我強烈想起自己的大學時代,好像整個陷入一種時空錯置感中,「等下要去找朋友喝酒/吃火鍋」的錯覺一下子湧了上來。之前說過,我不是一個經常在念舊的人,所以突然出現這樣的心情,我也覺得很訝異,似乎該說點什麼,卻又不知道要怎麼說的感覺。並不是羨慕學生們的年輕與無限可能,也不是很懷念過去、希望重來一次,我猜想可能是感官記憶被類似的氛圍所觸動,而大腦已不太記得具體的事件了。
        正式畢業至今也才三個月,可是經歷了非常多的變化,而且還會持續變動的狀態到下學期,可能要到下一學年開始,才會真正穩定下來。這也包括老公打算過完年後辭職,休息幾個月,中間一個月可能要去瓜地馬拉學(複習)西班牙文,之後再找工作。雖然有些依依不捨,但我是很支持老公休息及遊學的,無論如何,我希望他的夢想都能實現。之所以提及這件事,只是想說來年的變動真的很大,很多事充滿不確定性,生活的節奏也跟以前全然不同了。像沒課的今天,明明應該要備課與改作文,但我身體不舒服、精神上也非常疲倦,就這樣連飯也不吃的(因為不舒服似是腸炎),一首一首聽著音樂,直到現在。很久沒跟自己說說話了,一旦畢業也就頭也不回的跨入下個階段,並沒有去整理那些被關在門後的東西,也不太確定有沒有整理的必要,說不定我真就是「關上一扇門/轉身就能/推開另一扇門走進去/那就是你」(伍思凱〈秋天別來〉),反正大家都覺得我就這麼沒良心。:)
        不過我還是覺得並非如此,我只是有些事不太想公開講而已。對於新的人生階段與生活節奏,其實我經常有很深的寂寞感。應該是說,感到太多外在的事物前來消解我的自我,「嘗從人事,皆口腹自役」的無奈。然而這是屬於人生本質的寂寞、無奈,而且以工作/報酬的CP值來看,我已經算是世間少有的幸運兒了,所以這些話簡直是找不到人來說,說了也不會有人理解,還會認為我在說「何不食肉糜」吧?這種寂寞並不是沒人陪伴,也不是像陶淵明「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的反省,最糟的是,這的確是我想要的生活,但我仍然覺得相當寂寞,而且算是目標順遂之後,一個人站在赤壁山頂的那種淒涼。我可能是在等鶴道士來找我,讓我驚悟吧!但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有那樣的慧根。在大二的文選考卷上,我已經寫過關於〈後赤壁賦〉的這些意思,快二十年了,鶴道士還是沒有來,我等得好寂寞。(當然這只是象徵,而且「鶴道士」不會是從外面來的,這我知道。)
        因為不喜歡長時間沈溺在負面情緒中,或帶給身邊的人不愉快的感覺,我好像也常常下意識的振起自己、鼓舞自己。然就此中年危機的寂寞而言,因為不會有答案與出口,所以也只能像這樣說說而已。不過,真的是,「知音其難哉!」這麼多的言語、文字與各種表達媒介從人生中流過,竟然還是這麼難,難怪我總覺得語言文字很荒涼。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