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聽完Vader後的生活實踐

        (承上一篇的閒聊)前天在車上聽Vader,是去東北角各車站蓋章:雙溪→福隆(吃便當)→大里→大溪→龜山→頭城→(先走國5往南到)二結→宜蘭(逛東門夜市,然後...嗶...),回到家附近,老公說要吃宵夜,我們又去買了黑糖剉冰跟鹽酥雞。到家我才發現已經11點了,充滿罪惡感的說:「都這麼晚了,我們還在吃宵夜。」老公說:「不管,我是Vader,不受這種限制!」XD 我:「Vader應該不可能會吃宵夜吧?他們不注重身材的話,緊身皮褲早就穿不上了。」而且重點是,「Vader不需要靠敢吃宵夜這麼小的事來證明他們很敢吧!」XD 然而不受限制的精神總是好的,好吧!
        其二,老公不肯鬆口說我是他的女神,他堅持他沒有女神,也沒有崇拜的人,愛或喜歡一個人就是愛或喜歡。雖然理智上知道他這樣的感情觀是比較健康的,不會去神化對象,的確是有助於關係的正常發展,但是基於某種任性或情趣,我還是希望他多少會覺得我有一點神性,哈哈!如果是十年前,以上對話我應該會認真起來,演變成吵架,可是現在只有開玩笑的程度,所以我想雖然他不承認,但也許我其實已經很篤定自己就是。XD 他說:「你是我的愛人啊!」我:「不,我是愛神...拿箭刺穿你的心臟!RA~~~(一邊學黑聲一邊刺)」他:「哇~~是闇黑的暴力愛神~~~」Well,這就是怎麼樣都不肯承認我是神的下場!XDDDD
        我大致翻譯Summoning of the Futura的歌詞給他聽,他聽了之後就學著說:「我召喚你...」我:「喵喵~」「你是痛苦的生物嗎?」「不是。」「那你是黑暗的生物嗎?」「不是啊!我只是貓。」他:「......那就不是在召喚你,退下!」「喵~~~」(跑走)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