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藝術家」生涯

        雖然在噗浪上已經說過,而且後來我媽已用裝沒事帶過,但我心裡還是有點難過,或者說震驚。因為在我看來,我的職業雖然目前還不是專任,沒有足以養家的薪水,但算是相當規矩、正當的工作,時間跟薪水都是固定的,也沒有危害社會或妨礙他人。可是我媽看待或談論我的工作的態度,彷彿我在做的是要抵押房子去拍沒票房藝術電影,或三餐不繼仍堅持要當藝術家、埋首創作,這種需要矯正的程度,跟我自己的認知、感受實在是相去甚遠。追根究底,應該是她難以理解沒有錢為什麼也能過得快樂,而斷定我是為了夢想默默在吃苦、忍受窮困,所以還不如放棄學術生涯,把自己賣到投入全部時間賺錢的私立高中或補習班。她堅持不是想要我賺錢給她,而是覺得我這樣很辛苦,但我還是覺得很難理解,她不認同我就算了,怎麼會誤解我誤解得這麼遠?
        這不是因為我有高尚情操或「固窮節」的問題,否則我就不必四處為求職奔波了;也不是因為我過於自我中心,從沒打算要盡家庭責任;如果說錢之於人生毫無重要性,當然也太過誇張。重點是,我自認為我一直知道自己的目標,也並未偏離軌道,只不過我的軌道比其他職業路程長一點而已。我完全不是為了不切實際的夢想或「美」在「默默忍受」,事實上,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軌道啊!不是錢,也不是地位,就是很切實的「以學術研究與教學作為我的謀生職業,以愛情與旅行(經驗拓展)作為我的人生底蘊」,這樣的簡單的兩大主軸而已。我認為此二主軸並無虛幻、模糊之處,而且我也在其中活得興興頭頭的,當然也有辛苦的時候,但大多不是因為沒錢造成的困擾。我想我媽看到這裡,一定會說那是因為我有老公養我,(她不知道我是「借錢」,她不能理解夫妻之間的借貸關係,所以我沒有說,以免橫生枝節),是的,我的確是很幸運有老公讓我過著舒適的生活,不過在結婚以前,我也還是活得下去,沒有為錢太少而煩惱啊!而且即以賺錢為目標來說,我覺得我也並不會終生沒錢啊!總有一天我會找到專任工作,就算一時找不到,我也可以漸漸再多兼幾個課,反正已經畢業了,愛怎樣都行。我明明是個腳踏實地、很有目標也有計畫的人,一般父母不是應該很讚許這種認真的孩子嗎?為什麼在母親眼裡我會是個不負責任又窮愁潦倒的「藝術家」呢?問題到底出在哪?
        依我母親年輕時積極家教,賺錢貼補外婆的生命經歷來說,我認為她理想的孩子應該是「以家庭福祉為優先,體貼父母的辛勞,不要唸那麼久的書,趕快畢業、積極賺錢,不考慮個人是否喜歡這個工作」,關於這點,我覺得算是代溝,不只是我,我們這一代大概很少人會這樣看待人生吧?因為沒有經歷過那麼苦那麼苦,苦到有錢不賺就是罪的時代。雖然她不承認,但我覺得她會忽視其實我有更高的「社會地位」,寧可我去教高中或補習班這麼不可思議的事,問題還是出在她的潛意識覺得我就是不體貼她的辛勞、不為她著想,判定我就是自私,以致不看好/選擇性忘記我有可能找到專任工作,賺到更多錢的事實。
        經由上述的分析與今天的大哭,我想大概得再次承認,我這一生應該都很難得到母親真心的認同,只能自己認同自己,堅定的繼續走自己的路。雖然看到我大哭與詰問她為什麼不認同我、不以我為榮?她還是會「假意」說她認同我、以我為榮,只是隨便說說;可是我心裡已經知道就不是這樣。身為母親,我相信她愛我,但她不認同我,打從心底的覺得我沒出息、自私的那種潛意識,也是沒辦法消除或改變的。問題不是我沒有那麼好,而是她始終覺得我沒法證明我有那麼愛她,如拿錢回家或花更多時間陪伴她。知道這點,只會讓我更不想證明,因為我討厭親近的人用感情要脅我。寫到這裡,我也覺得我母親一直欠缺的「愛的證明」,也正是我前半生所欠缺的,以致造成許多問題。自從在花蓮撿回自己,或者說開始意識到個體獨立的種種課題至今,我想「放棄需求母親的認同」的時間應該到了。也許更早就該放棄,但一直沒有那麼容易,遠比克服分手的傷痛更難。畢竟母親的教養形塑我的許多思想觀念,要放棄她的認同是需要一些反省與勇氣。出於天性,我愛她,但我的人生不想再因任何人的要脅,必須證明自己對他/她的愛,以求得對方的認同了。我要堅持自己的個性與道路,不順從「命」(我的母親就是這樣不認同我,我拿她沒輒)的限制,儘可能快樂的過完後半生。
        P.S.事實上我很以自己為榮,我的胸口掛滿身經百戰的勳章,都是勇於面對人生種種挑戰而得來的。我對世界有無盡的好奇、熱情與壯志,並具體實踐各項旅程,認真體會生命的細膩滋味。我當然不應該被母親或任何人的不認同所限制,因為我知道我在幹嘛,而他們不那麼容易知道。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