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之後

        今天忙完清單上的七件事,兩度往返學校與家中,(中午等論文印好時回家洗衣服),身上衣服整套都汗濕了,我甚至不知道在非戶外活動的狀態下,也可以流這麼多汗。真是非常辛苦的一天,而且都是跟工作有關的事,也就是為衣食奔波,感覺更加辛勞且卑微。「人生歸有道,衣食固其端。孰是都不營,而以求自安?」陶淵明〈庚戌歲九月中於西田穫早稻〉過於誠實的開端,這種煩惱,謝靈運或蕭綱是絕對不會有的。所以我沒辦法那麼喜歡陶淵明詩,因為不喜歡這樣現實的世界:家裡會像永澤家一樣失火燒光,還有需要去乞食的時候。就沒有很喜歡。而且也很剛好,平常很少加班的老公,現在九點了還在加班,等他回來也不便跟他大肆訴苦,他今天比我還辛苦,所以還是寫在這裡。
        在之前的好幾年中,(工作上)我唯一希望的就是畢業,總是覺得不管怎樣,畢業就對了!畢業就好了!我要畢業!當然,現在畢業了的確是很高興,不過在一連串密集的節奏下,好像很莫名其妙的就被推著畢業了,現在才突然回過神來似的發現,我已經在畢業「之後」了。我重新以兼任教師的身份去辦識別證跟計中帳號,因而想起為何上次兼課時沒有辦,是因那時我還有學生證可以出入圖書館,現在沒有了,如果沒有新證件,我連在小福買冰淇淋三明治都不行!(雖然我很懷疑小福是否會如此嚴格執行不賣給「外人」的告示,但這麼急著去辦也確是為了怕買不到冰淇淋三明治。XD)請兩位老師幫我寫推薦信,今天去王老師家樓下櫃臺拿,(她說她要出去所以托給櫃臺,但我想她是很貼心的想省卻見面的麻煩),之前我也想到,其實現在在「法律」(?或說「學籍」較妥)上,兩位老師跟我已經沒有關係了,不再因為指導我而能領到薪水,請他們寫信完完全全是在人情上麻煩他們,以致過意不去的做出送老師中秋禮盒這種世俗的事。送禮沒多少錢,也不是認為這樣就能扯平或彌補老師對我的付出,只是,現在就已經是「之後」了。雖然我仍然是兩位老師的學生,也永遠都是,但社會禮儀已有不同的標準,這個我懂。
        當然,畢業之前我也就知道學術生涯的辛苦,在畢業之後只會變本加厲,所以也不是存在著多麼美好的想像。不過「求職」這件事就是很討厭,不僅貶抑自己的尊嚴,強迫訂出價值、加以推銷,而且總讓人感覺很茫然,不知道辛苦了半天,花了這麼多錢,會不會有結果。最後又總是會指向令人心虛的事實:發表的東西太少啦!該繼續寫文章啦!還真是"And when at last the work is done,Don't sit down it's time to start another one." (Pink Floyd歌詞中必須不斷挖洞的兔子。)由於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很懶,而不免感到人家不會選我好像也是很自然的,根本還涉及不到懷才不遇的層次,因為的確沒有足夠的可以顯示才能的東西。:)然而,在未來研究計畫中,我還是厚顏無恥的寫上希望研讀齊梁文人熟悉的佛教經典,真正進入他們文學作品的精神底蘊。這麼懶惰又滿懷壯志,茫茫然的連一份固定工作都找不到,卻已身在具有彼岸意味的,「之後」。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