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illie Jean/I Like Chopin

Michael Jackson - Billie Jean
        剛才跟老公在看「綜藝大哥大」,有位來賓用排笛吹這首歌,雖然沒有人唱歌詞,但一聽旋律就覺得很熟悉,是disco時代很紅的歌,他能用排笛吹得出來很不容易。正要按歌名去google時,我忽然想起它應該是Michael Jackson的名曲,果然就是。1982年,當時MJ甚至還是黑人,不禁令人十分感慨。雖然我從來沒有很喜歡disco或MJ過,甚至精神上算是「搖滾新世代」中在公路上大戰disco幫的那一掛:);但說來或許矛盾,此類歌曲卻正是我們成長的8.90年代的背景音樂,到處都在放,不可能沒聽過,而且也在舞廳裡跳過的,配合著會把人每個動作分別定格的那種雷射燈光。:)隔了二十年再聽到,真會整個想起少女時代的氣氛,那一代的「女神」還是瑪丹娜,而非Lady Gaga。(雖然我比較喜歡Gaga,她的形象、言行讓我覺得很投契,包括奇裝異服這點。XD)我們國中、高中啦啦隊比賽都是跳瑪丹娜的歌,頭上側綁著手帕般的超大蝴蝶結,就跟那個年代的松田聖子一樣。
        其實我不是特別懷舊的那種人,而且我也贊成村上春樹的觀點,覺得青春太麻煩了,即使可以也不想再重來一次。只是一直活在當下、當下、當下,突然出現一個三十年前的東西,格外會讓我驚訝我們小時候已經完全是另一個時代,有不同的音樂與文化,那種既親切卻又遙遠親切的陌異感。這跟對60年代老搖滾的感覺全然不同,60's是我沒參與到的年代,從我認識它的第一首歌開始,它就徹底的是古典、經典,只能在精神上向它致敬或認同。80.90's卻是親自走過的年代,有自己屬於那些年代的回憶,跟音樂、電影等流行文化交織在一起,帶有各種感官記憶的氣氛。因此,60老搖滾對我來說不會逝去,因為我從來沒有「真正」趕上它過;disco卻會強烈讓我覺得那是逝去年代的音樂,隨著我年輕的歲月一起,還有後來竟變成「白人」,而且這麼早就已經死了的MJ一起。我甚至都還記得90年代MJ來台開演唱會時,靜跟她那時的男友吵架,跑來我家找我訴苦(那年代沒有手機、網路,動輒跑去朋友家裡找人)—因為他要把本月所有生活費拿去買票,(學生很窮),她覺得這樣很不妥,且她會變相的要負擔他的生活費—說到後來還是男友來把她接回去了。早知道後來也是分手,其實有什麼好吵的不是?(中年人之煙~)因為MJ來台,我不知從哪家速食店得到一張Dangerous Tour的貼紙,順手把它貼在書桌抽屜外面,直到那張舊書桌2005年被丟棄,應該都一直貼著。
        而且說來也真巧,因為一直下雨,我下午才想到上大學之前那個夏天常在聽的,Gazebo的"I Like Chopin":
Rainy days never say goodbye
To desire when we are together
Rainy day growing in your eyes
Tell me where's my way
(MV不能嵌入真是太可惜了,請參見:http://youtu.be/grGjD1rTNyg
       這首也算是disco的經典吧!雖然MV拍得很莫名其妙、不知所云,但歌在那個年代真的很紅,而且我也蠻喜歡的。:)記得也是許昌街某唱片行買的西洋合輯卡帶,也就是盜版公司把一些當時流行的西洋歌曲合為一張,稱做排行榜之類的來賣這樣。直到現在聽到這首歌,還有Roxette的It Must Have Been Love(電影「麻雀變鳳凰」的插曲),我還是會想起夏天已經來臨,即將要聯考的氣氛與感覺。不是緊張、惶恐,而是很想趕快面對、想著上大學之後就自由了,離開永不結束的rainy days。並非高中時期不快樂,只是不想被成績、聯考束縛,很急著要長大。當然,長大以後再回頭看,這種想法真是太天真了,人生哪有不下雨就會永遠是陽光?重要的是走向「也無風雨也無晴」的過程。不過反正年輕人就是這樣,這也是過程的一部份。還有,還是要再次向老公重申我以前真的不是舞棍!:)其實,跳舞也只是享受一種身體的自由,可以不顧別人的眼光伸展自己,而非企圖吸引別人來注意自己。這就是Disco世代的精神!(沒有啦,我隨便說的!XD)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