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畢業典禮

        雖然變成「莊孝維」的畢業典禮—參加是為了我媽,但時間太早,還是請她結束後再來,所以其實沒必要參加—但反正就是結束了。我們所同時畢業的有五人,前一天預演一直在聊天,當天領完證書後,過了一會兒也就落跑,大家就失散了。相較於大學畢業典禮的熱鬧,以及碩班畢典(沒參加)下午同學們約來研究室照相,昨天相對顯得冷清。不是否定老公、媽媽、M的參與,只是相對而已。當然,到這個年紀也的確沒什麼同學了。
        另一件失望的事是,本來以為趁現在比較瘦一點,照相會比較好看。結果雖然是能重新穿上以為再也不能穿的洋裝,但是照起相來也赤裸裸的滿臉病容(也因為沒睡飽)、滿頭斑白,我覺得我媽還比我時髦、年輕多了。每天看著自己不覺得變老,但同樣在畢業典禮這個時間點上,很容易跟十年前那場產生對照,明顯感到十年所刻畫的痕跡。雖知每個人都會變老,但看到我媽仍如此容光煥發,就很難安慰自己。:)而且主要是看起來就很不健康,甚至還不如沒病時胖嘟嘟來得好。
        但是仍然很感謝家人與朋友的支持。雖然只是象徵性的畢業典禮,而且我還不慎把畢業證書的筒子弄丟了,希望這不是凶兆!:)事實上連複審論文都還沒交,工作也還沒著落,確定的只有週三要在學校面試兼任而已。感覺世界好像一直在我身邊鬧烘烘的,卻無力叫它靜下來。包括老公現在正在吸地。:)看著我媽昨天完全沒有空隙的一直講她自己+叨念我們,我覺得越來越無力、渙散又更加害怕,就是那種「世界上仍有我沒辦法解決、改善,卻也不能適應或走開」的受困感覺。Mosasa的媽媽也是如此,但她已經習慣了,而我仍無法,覺得束縛感好強。應該是說,近期因要畢業,與外界互動較多,常感到他人並不體貼或尊重我的個人感受,硬要拿自己的想法或社會成規來加在我身上,讓我常感無奈。即使大家都是為我好,但我分不清他們是真的在乎我,或是只想證明自己比我優越。如陳昇歌詞所云:「如果你真的愛我,讓我走開。」多麼貼切啊!可不可以不要再帶著指導來關心我?就讓我走開。
        開始感覺到一種中年人的疲累,對王維的詩句突然很有所感:「 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自顧無長策, 空知返舊林。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君問窮通理,漁歌入浦深。」如果能這樣回歸山林就好了。但如果所有侵略性的愛依然跟來,躲在山裡也沒用,所以重點不是場地,而是如何適當的處理生命中的人情關係。
        說到詩,最近也突然覺得杜甫〈兵車行〉的幾句很適合作為十八年的畢業典禮的註腳:「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去時里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可不是嗎?:)這首詩我小時候就會背,也總是令我傷感流淚,但沒想到有一天會這麼貼近我的人生。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