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安靜的餘生

        我不想傷我媽的心,但她實在是太會碎唸了,相處一天下來,還是會讓我煩到想尖叫,(也是因為生這病容易暴怒的關係),最後仍現諸顏色言語。或許我已經在家寫論文很多年,非常的怕吵,或與其說是怕吵,毋寧說是很怕碎唸,很討厭一直被說要這樣那樣,或是聽人家講話講個不停。在我目前的人生中,我媽應該算是唯一一個個性差異很大,很挑戰我的極限,卻又不能分開的人,其他都已經沒再聯絡了。朱天文《荒人手記》中,一位人物說他媽媽是「無極老母」,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或許這也是我完全不想生小孩的原因之一,我的前半生實在太吵了,家裡人及學生又多,幾乎沒有安靜的時刻。現在能夠這樣安靜的生活,對我來說是非常值得珍惜的,我再也不想後半生有人一直叫我做這做那,或是吵鬧不休,就像之前寫的「留白」一樣,不要生命中再有聒噪的人在我四周。就算是聽重金屬,我也要安安靜靜的聽;爬山我也要安安靜靜的爬。我希望餘生是安靜的,甚至不要給學生在我旁邊嘰嘰喳喳的機會。為什麼?為什麼這時代有這麼多人要把自己強迫傾倒在別人身上?為什麼大家不寫寫部落格就好,一定要對別人碎碎唸?為什麼我母親的掌控欲這麼強,怎麼溝通都沒有用?我真的覺得好痛苦,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而且我都已經有自己的家了。生病好像反而加重被唸的機會,為什麼母親不能像婆婆那樣體貼又有同理心?
        其實我很討厭社會上歧視單親家庭,認為我們這種孩子長大後就一定會怎樣怎樣。但殘忍的是,我發現就自己來說,我的確是一個不容易相信幸福的人。一方面缺乏雙親的示範,另一方面必須代替父親的部分角色去承擔母親的情緒,在某種程度上會覺得很煩,很想一個人就好,或人生中人情牽絆越少越好。而且會超級討厭傳統、孝道、親情、家庭價值這些話語,跟五四時代的青年差不多,覺得那都是來侵害個人自由,強迫他人融入群體、順從權威的幌子。在我偏激的觀念裡,認為一個成人如果對父母唯命是從,根本不配說自己多麼自由獨立,因為連父母都不敢反對。很可怕的是,在前半生中,我覺得「愛」(不論哪一種)的侵略性很強,總是想要改變我,更糟的是還潛移默化的讓我以為愛有權力改變別人。(不自覺的,非故意傷害別人。)看看上一段,依然是我愛母親,所以希望她改變,不能接受她跟我不同、以不同打擾我。我‧就‧是‧沒‧辦‧法‧被‧唸,這會讓我神經斷線。不是不能被批評,是不能被碎碎唸,不能!不能!不能!我已經36歲而且我是我自己的主人!少來在母親眼裡永遠都是小孩或母親死了就沒人唸你那些狗屁話,我是我自己的主人,我就是!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