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涼山情歌

林廣財 - 涼山情歌
        有次看到陶子主持的某個節目,請了許多原住民來談話,最後排灣族的林廣財現場演唱這首歌,他唱得非常有感情,令我感動不已,所以在youtube上找來。和「林班生活」一樣,它也是一首原住民的「林班歌」,產生於70年代,原住民離鄉背井、參與政府伐木工作的時空環境下。雖然歌詞十分簡單,但也很坦率真摯,尤其是「屏東縣是懷念的故鄉/瑪家鄉涼山村的小姐啊/我愛妳」,最近經常浮現在我腦海中,非常難忘。就像韋莊的「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別君時」,具體指出地點、時間,更讓人感到真實,彷彿的確是某一位來自涼山的排灣族男人的心裡故事。而且,雖然我從小到大都住在台北,算是沒有離鄉過,卻也覺得很能體會歌中思鄉的情緒,因為我也常覺得自己生在異鄉,故鄉在台灣的高山深林裡。不知道是不是這緣故,我總覺得對於原住民有莫名的親切感,也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他們的音樂。就是那種我也應該是山裡的人(或野獸)的感覺。:)
        此外,涼山村也是老公當兵時受士官訓的地方,他在那裡待過兩個月。雖然當兵生活跟村民沒有什麼交集,但他們每天早上會沿著村子外圍跑步。06年從北大武山下來後,隔天我們有去涼山瀑布,也去看了他們跑步的那條路。對了,涼山營區裡據說有鬼,還有穿著原住民衣服的。就像爬山時原住民跟我是不同等級的一樣,部隊裡也是如此,最強的菁英幾乎都是原住民。記憶中,涼山是個風景如畫的小村子,而我總覺得在山上部落長大,不管去哪裡應該都會很想家,如同我常常在想念著山上。
        這張專輯好像不是很好買,不過youtube上還可以找到另外幾首,像以族語唱的「啊!情人」,我好喜歡它的吉他編曲,有一點演歌風格,但又不完全是,與古謠融合得很自然:
1.ayilja nuluwan na iya nayau ni uhaiyan (虛詞)
ayilja nasini lja lumede yaen nu haiyan (虛詞)
uhana yuin uhaiyan uhana yuin uhaiya nanelja (虛詞) 
2.ayilja ki ku kaka nungida yaen nuhaiyan
ayilja sa ku ki aivuananga nuhaiyan
uhama yuin uhaiya nanelja 啊!不知何時,她才可以做我的情人 讓我訴衷腸。 
3.ayilja sikudakua nuaya mun nuhaiyan
ayilja kikasiv tezaljum aya nuhaiyan
ayilja tjara namakirangez a men 啊!不要笑我 砍柴和挑水, 哪樣我不會!
        是不是很好聽呢?歌詞也很可愛。而且MV中的照片也都很拍得很好,尤其是在101大樓前的那一張,漂流的意味十分明顯,令人感傷。其實,我甚至還有想過要學排灣族或卑南族的族語喔!還常常看原視的族語新聞,看到入迷呢!就是覺得有故鄉、有歸屬的感覺好奇妙,有相同的記憶與文化,也明白自己在群體裡的地位與責任,像卑南族的「萬沙浪」。由於我此生都在致力於與群體的脫離,家裡又是XX人的緣故,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陌生、新奇的經驗。如果人生一定要有故鄉,我想我跟中央山脈的各民族是在一起的。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巖關古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