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交出初稿後的失眠夜

        其實我今天(已是昨天)很早起來,但還是睡不著,甚至莫名在熟睡的老公旁邊默默哭了起來,並不是真的那麼委屈或難解,只是情緒需要發洩。我想是因為今天交出初稿過於興奮,想說可以自由一陣子了,回來後卻發現影印店跟我的word不同,文章位置被改變了,頁碼變得對不到,有些差一頁。更糟的是,還有六處(因為我整晚一段一段對過!)出現莫名其妙的衍文,是從論文他處用過來的,還好有跟下文空一格,可以輕易發現。打電話給影印店,老闆才說原來word在不同的電腦上會跑掉,要用PDF才不會。由於老闆好好的解釋,我說可否重印他也沒有直接拒絕,再加上我在那邊也沒自己校對,也算是我自己的錯,所以總之我打算明天再去學校一趟,找助教把論文拿回,用紅筆槓掉那六處衍文,至於頁碼就算了。可是老公說如果他是老師,對不到頁碼會覺得這學生很不用心,他似乎希望我重印,但我覺得這樣實在太浪費錢又不環保,等於今天印的一千六百元、二千多張紙都化為廢紙,只為了這幾處錯誤,而且還蠻為難老闆的。由於跟親近的人「不同」會讓我情緒上稍感壓力,而且我的確也擔心被老師覺得不用心,以及明天要麻煩助教等等因素,讓我情緒相當低落。以為解決的事情其實還沒解決,虧我今天中午還跟以往的十幾年一樣,有什麼值得慶祝的事,就去翠林吃茄汁牛腩法國麵包+芋頭西米露呢!這個問題不是不能解決,或是無法向老師們解釋,但我就是覺得很X竟然不知道要用PDF!
        然後,是的,如你所知的,我每次情緒低落就會鑽牛角尖,越想越恐怖。交出論文的興奮感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覺得它很爛,會被大家痛批的恐懼感。雖然它不是沒有任何貢獻,但我覺得花了這麼多年的時間與精力,只能寫成這樣,真是太爛了。問題就像我每次去翠林都吃茄汁牛腩法國麵包+芋頭西米露一樣,我認為自己已落入某種窠臼,習慣固定的寫法與範圍,實在是了無新意到令自己都討厭。要知道,我們射手座如果失去新鮮感,就會對這工作開始自暴自棄了。它是一篇爛論文,搞不好我還畢不了業。(但為什麼比我更爛的人可以?我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也不是說我一定要站上頂峰什麼的,但太爛的論文還是令作者本人感到相當的羞愧與失落。
        但是寫到這裡,我已經開始覺得「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了!」(參見「亂世佳人」)主要是雖然這樣抱怨,可是也很無奈,除了去面對、解決也沒別的辦法,跌到谷底的時候,只好往上爬了,就跟其他億萬隻打不死的蟑螂一樣。而且不管怎麼說,就算我在學術界是個遜咖,人生中我還是快樂的,有愛我的老公,也過著可以四處探索的生活,沒人限制我要跟其他人綁在一起,關起門來,我可以在老公身邊默默的哭。只是我還沒那麼習慣接受自己是遜咖,做好遜咖的心理調適。而且,人家對我張牙舞爪的話,我也沒那麼容易被打敗。畢竟,我是非常自我中心也深愛自己的人,我有責任要讓自己更好、更好、更好,並且懂得保護我自己。
        P.S.我想要再去學校修改論文的壓力,是來自人際互動吧!就像每次出國跟陌生人聊天的時候,我的英文固然很差沒錯,但是比英文差還更嚴重的問題是,我不知道要跟陌生人講什麼,卻又必須共處。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盡量不要跟陌生人互動。然而「衣不經新,何由而故?」這個希望是不可能實現的。而且總不能在頭上貼著「陌生人請勿跟我說話」的牌子吧!我也不可能全然沒有需要陌生人的時候,例如吃飯就是。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巖關古寺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