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流蘇、杜鵑、「T大毀容院」

        這兩週都去學校找老師,看到今年的流蘇與杜鵑都開得異常茂密,我自己想成是「送別的流蘇與杜鵑」,因為真的是最後一次在學校的花季了。今天我把中心三章(是的,只有三章,不過有375頁)全部交給老師,(之前她有陸續看過各節),還有一週時間要寫前言、結論及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但已經有種走到隧道的盡頭,看到前方光線的感覺了。雖然想到一定會被批就有點害怕,可也沒辦法,只好勇敢去面對。十八年了,一年又一年的花季過去,從十八歲的少女變成年近四十的歐巴桑,想起來還真是有些感慨。回頭想想,為什麼我不早點畢業呢?而現在終於能寫完,也是因為我再也不相信自己,把網卡交給老公保管,才能趕上進度的。或許,我真的是個不值得自己相信的人吧!只能安慰自己,至少到目前為止是很快樂一生。:)(因為什麼都沒做。)
        現在還沒開始找工作,也不知道畢業後會到哪裡去,就像隨風飄散的種子,終於要離開這裡了。今天本來就打算回家時順便去附近剪頭髮,走在校園裡,我忽然想到學校裡也有理髮廳,就是從大學時人稱「T大毀容院」的那一家。由於這名號太響亮,加上之前S學姐說她去那裡弄頭髮,人家幫她盤起來,她一走出來就趕快拆掉等等事蹟,十八年來,從未想到要走進去過。但今天忽然覺得,就去試試看好了,反正只是修一修、剪瀏海,也不枉在T大這麼久。一走進門,看到理髮阿姨自己頂著一個八零年代前面吹高的飛機頭,不禁心中一驚!但既來之則安之,也不能轉身跑掉吧!結果,我覺得剪得相當好啊!說是「毀容院」也太誇張了,其實跟外面理髮廳沒什麼分別,而且連洗帶剪只要249元,還比外面便宜許多。對不起,T大理髮廳,我誤解了你十八年~~另外,理髮阿姨還問我說:「頭髮是自己染的嗎?」我覺得很奇怪:「我沒有染啊?」心想我這麼多白髮,她怎麼會認為我染髮呢?搞了半天,原來是我的頭髮天生有點偏紅棕色,她以為是染的。她還安慰我說因為髮色較淺,白髮看不太出來。阿姨,妳人真好!:)
        因為就快離開,看到流蘇、杜鵑,以及特地去試的理髮廳,都有一種很特殊的感覺。當然,也不是說畢業後就再也不回來,說不定還會在此先兼課一陣子,只是覺得學生生涯真的要結束了。雖然就我們的職業來說,等於是當一輩子的學生,不過出社會以後應該還是很不一樣吧!自己要獨當一面,文章寫得太爛、教書教得不好,人家也不會再寬容你了,而且據說身體還會變差呢!:)從夏威夷回來至今瘦了五公斤,老公還擔心我是不是甲狀腺機能亢進。但我覺得不是,只不過是學術生涯太過不人道所致。:)沒辦法,這就是人生啊!除了這一點點知識跟文筆,我還有什麼市場價值呢?只好「努力加餐飯」了。(←這是比喻,不用真的加。)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