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夢」之番外篇

        關於「全面啟動」,其實是很想好好寫一篇感想的,但總覺得不寫論文寫影評會有罪惡感,而且在噗浪上也大致說了。不過,不方便在那邊說的是,其實昨天看完電影後,老公說:「老婆,我現在會不會也在作夢?」我正想曉以《莊子》夢覺大義時,他又接著說:「不然為什麼會有這麼好的老婆?遇到這麼合的人?」害我一時反而害羞起來:「幹嘛這樣『空嘴薄舌』?(←伍佰的歌詞,應該要用台語說比較傳神)」「我是說真的啊!」於是我就相信了。:)
        應該這樣說吧,關於男女情愛之類的話語,說得很有風情、隱喻聰明,我反而不太會感到害羞,並不是不相信,(愛人說的我基本上都相信),而是言語本身的美感與機鋒會轉移重點。倒是直接的稱讚,會更讓我無處迴避而覺得害羞。大概是我太習慣充滿隱喻的世界,直率的熱情反而不知如何回應,尤其是出自平常並非如此直率熱情的老公之口。而且,我覺得身為一個妻子,我哪有那麼好,就更會害羞跑走了~*^_^*
        (以下都是自誇,請迴避)其實呀,我一直覺得,相較於社會對「妻子」角色的共識,我還是比較偏向「情人」的角色,也比較適合這個角色。因為我對家庭沒什麼責任感,依然覺得婚姻關係是建立在兩人愛情上,「婚姻」這種形式沒有實質約束力,如果他不愛我或我不愛他的話。而且,我認為自己在愛情中最擅長的項目是「很會玩,讓生活新奇有趣」、「不切實際,不會要求伴侶追求榮華富貴」,以及「善於傾聽與感同身受,是倒垃圾與商談人生問題的好對象」、「很會撒嬌,也很喜歡伴侶撒嬌,經常變身無責任之動物」這幾項。這些長處跟現實家庭功能的維持其實沒什麼關係,甚至還有負面的影響,但是在現實以外,我自信跟我在一起會有一定程度的快樂。:)老公之所以覺得我好,其實反而是因為他聰明的把我放對了位置,讓我能夠發揮我的長處。雖然結婚看似再現實也不過,但實際上,卻也是婚姻讓我可以跟現實中複雜的人際關係隔開,單純的扮演「情人」角色。不過這也是在本質上,他需要的是情人,而非社會功能的妻子,這點跟我的想法是一致的。
        傍晚時,鄰居的廚房開始傳來飯菜的香味,或是難以忍受的魚露味,夾雜著不知道是哪一國的語言時,坦白說,連我都會覺得娶外籍新娘真的很幸福。就是有人會好好照顧你的生活、侍奉你的父母,處得來的話也會是感情很好的伴侶,還有可愛的孩子。相較於此,我也會有點自慚形穢,覺得雖然是個好情人,卻沒辦法帶給他這種真實、溫暖的幸福。他總說那請個傭人來煮飯就好了,他要的不是那樣。但我想他不懂,其實對於「妻子」角色的失職,我雖然也不會很想去改善,但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愧疚。這種心情就像陶淵明〈與子儼等疏〉一樣,無法違背自己,卻也有愧於所愛的人。如果他選擇的伴侶不是我,是不是會更幸福呢?然而最糟的是,對於這個問題,我仍然很有自信「不會」。XD 因為我可以自行構築一個獨特的世界,就像電影中創造夢境一般毫無限制,又完全對應,這可不是任何情人都有的才能!(挺)但這份自信僅限於對他,至於其他人,我是絕對堅信離我越遠越幸福的,我很會製造麻煩與災難,這是真的。哇哈哈~
        P.S.1.順帶一提,我很討厭「人妻」這個詞彙。一來因為在我的印象中,我是從某種...影片中知道這個詞的,總覺得用來自稱或稱人非常詭異。:)二來,它是一種關係的描述,而非主體的稱謂,我很難接受它變成主體稱謂,感覺主體性都消失了,就像以「我是某人的太太」自稱,有點奇怪,難道我不是XXX本人嗎?講得好像人家的財產一樣,真討厭。
        P.S.2. 有些不可思議的是,老公到現在都還是很愛開玩笑虧我,講得好像我真的是花貓似的。如果先聽他虧我的話語,再實際看到我本人的話,應該會「噗」的笑出來吧:就憑這個歐巴桑?:)大概他覺得這是情趣吧!哈哈!不過虧我也不會讓我害羞,只會反唇相譏或戴花示弱而已。:)
        P.S.3. 以上疑似自我感覺良好,而有失公允的地方是,我雖然對這些項目充滿自信,但說真的,我的「價碼」也非常高,不是普通貓食可以飼養的。:)這裡說的當然不是金錢、物質,而是對於對方也必須非常愛我、專一、以我為人生重要價值的要求。如果並沒有那麼以愛情為重心,也不是非我不可的專一度,卻受到某些項目吸引,想要跟我相處的話,壓力必然很大。沒有足夠的「高級貓食」,很難飼養的貓咪會經常發脾氣、抓人,夢境般的世界也很難維持穩定,隨時有崩塌的危險。在這方面,我過於絕對,不太能忍受一些瑣瑣碎碎的難堪。是的,自信是有前提的,就是我能對等踏入你的心靈與夢境,而且沒有別人也能。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