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老樹咖啡

        新生南路上有一家「老樹咖啡」,大學時每天坐公車上學都會經過,常想著這麼「古典」的門面,看起來像是開了好久,不知道裡面怎麼樣。剛好,老公的母校就在斜對面,他也是從學生時代到現在每天經過,也覺得很好奇。所以我們今天就先去登山友買了羽絨衣,(舊的那件在秘魯隨背包一起被幹走了),特地到老樹去喝杯咖啡。有捷運的現代,它就位於忠孝新生站5號出口旁邊,非常便利。一走進店裡,就有種「我小時候好像來過這裡」的感覺,可能是它還維持7.80年代的裝潢,但也說不定我小時候真的有來過。咖啡、奶茶雖然不便宜,但真的很好喝,起司蛋糕也很好吃,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著行人來來去去,感覺真是悠閒。新生南路的人行道拓寬、附設自行車道,再加上機車退出騎樓,寬敞的風景早已和十幾年前不同,那時城市還沒有捷運,公車總是很擠,外國人也不像現在這麼常見。不過,在時移事往的歲月中,有家咖啡館一直存在,而且在我們還不認識的時候,就個別存在我們的想像中,還是會讓人覺得很溫馨,今後,它也變成我們對這個城市的共同記憶之一。
        後來又去逛了新的光華商場,這是它搬過去之後我第一次去。本來有點擔心會很令人傷感,意外的是,雖然搬進大樓裡,但整體的動線、店家與氣氛,還是跟以前差不多呢!而且變得更整潔、舒適一些。名匠的老闆還是跟以前一樣在修吉他,舊書攤老闆甚至把他那張藤椅搬過來,照樣坐在店門口打瞌睡,如果不看窗外風景的話,真會錯覺這還是以前的光華。不知道為什麼,這也像老樹咖啡一樣,讓我感到很安慰。大概是年紀大了,就是很害怕回憶通通消失,時空風景完全拋棄我們。「住宅翻修王」之類的節目中,日本設計師往往會保留老屋一些象徵回憶的東西,把它們以更好的形式運用在新裝潢上,我好喜歡這種體貼的感覺。
        這又讓我想到最近吵得很兇的人文大樓問題,雖然已經跟我無關。看到洞洞館被拆掉時,其實我也大吃一驚。不過也正如K老師所言,一個系所的精神並非在於建築,而是裡面的人。隨著時代的演變,很多事物不得不有更方便、實用的規劃,必須面臨改變,就像羽毛衣被幹走也只好買件新的一樣,文學院的人口的確就是擠不下了,也是沒辦法的事啊!對我來說,有老師、朋友在的地方,就是我心中的「系上」;我真正的問題在於,他們大多都退休、畢業了,所以我才會這麼無感,覺得不干我的事吧!何況,自從外婆家拆掉之後,在這世上我已經是沒有故鄉的無根之人,系上搬到哪裡,又怎樣呢?不過想想,要是我一點都不感慨,也就不會欣慰老樹咖啡的存在,或光華商場改變不大了。但空間從來就不是重點,而是那些在人生中已經與我們分道揚鑣的人,已經逝去的年輕歲月;還有,知道現在也將「此情可待成追憶」的惘然。即將36歲的此時,我照例告別一些舊的,迎接一些新的,在時間長流中繼續參參差差的走下去。
        P.S. 查了一下,「老樹咖啡」台北新生店始於1984年,剛好小我十歲。:)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