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問題˙選擇

        奇怪,(好吧其實也沒有很怪),對我來說那些兩難的假設,完全都不會是困難的選擇。本來就知道自己界線嚴明、非常絕對,但想不到是這麼沒有疑義的絕對。如果被寫進小說,應該就是無聊的扁平人物。大概到了這個年紀,對於人情世故都有一定的看法,雖不至於去教訓別人,但也不容易接受不同的可能。像學姐常說的那種不想有界線的模糊狀態,我是很難理解的。不過,只要一想到我媽,又覺得也不是那麼難以理解,因為我就是這樣的媽媽教育長大的啊!而且或許也是在此成長環境中,我太想保護自己的平靜,不知不覺界線越畫越多,築起了人際之間的高牆。對於不知該如何歸類的情形,我通常會跟朋友(現在是老公)討論,得出一個清楚的界定,歸入正確的位置,確定自己合宜的態度與作法。即使這個結論跟社會共識不同,我也覺得還好,但絕對必須是經過自己認同的。雖然這些界線常常受到情感的挑戰而動搖,或是讓自己痛苦萬分,但我就是不能「不知道現在算是什麼情形」,一定會有一種可以說明的情形,也一定要有。(這點正好可以運用在我的工作上,算是還不錯的附加價值。)
        以前跟「老闆」閒聊的時候,他鼓吹說人生應該多玩玩,哈哈,其實我知道他玩很大。但我只是微笑搖頭說:「我不想把人生搞得這麼複雜。」現在我當然已經知道,世上有的人是希望談一輩子戀愛的,單身者無牽無掛又有無限可能,已婚者也不需執著於婚姻的限制,而且對他們來說,只能有一個伴侶實在是太無聊了。只要這個人不是我的伴侶,我也沒什麼好批判的,就像我覺得于美人幫陳子璇並無可議之處,不知為何竟會引起公憤。但我要的就是「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如果對方多了一顆心,那當然就不是我要的,這是沒有疑義的。所以我討厭曖昧之處在於,它會混淆我的判斷,讓我自欺欺人、反覆痛苦。我不是說這個遊戲不對,只是我不喜歡這樣玩。對於兩個都喜歡曖昧的人而言,這又何嘗不是一個好玩的遊戲呢?無論是何種形式的關係,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伴侶,彼此OK,就是幸福。
        而對我來說,問題並不存在的另一個理由是,我不覺得真實人生中有這麼多選擇。悲觀一點的話,其實被針刺100下再被重砍一刀,或者一直拿著鐵球不能放下,這些情形都所在多有。(而且,選擇鐵球也不會很怪啊,鐵球只要舉一下就能放下,一直拿著棉花卻不能做別的事,就有限人生之時間效益而言,後者是被困住,不見得比短時間的痛苦來得好。—這裡不是在比喻戀愛。)迎面而來的大多是具體「狀況」(如是否危及生命的前提),針對各種狀況,往往只有一個當下非如此不可的答案,很少會是真正開放的選擇。但我的沒有疑惑,其實也不算什麼好事,只是我已經太習慣在界線後面保護自己的結果。如果弄到要讓自己面臨兩難選擇,我的世界基本上就已經崩潰一半了。所以,我習慣界線讓我痛苦,也寧願界線讓我痛苦。雖然有的時候,真的是好痛苦。(但如我在噗浪所言,還會哇哇叫就表示應該也還好。)
        P.S.這幾天可能壓力太大,身體有點不舒服,連帶的情緒也比較善感、低落,之前竟然連幾百年前的舊帳都翻出來講,實在是很幼稚,也很抱歉。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