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叩寂寞而求音

        最喜歡〈文賦〉裡這兩句話:「課虛無以責有,叩寂寞而求音。」雖然寫論文不像創作那麼毫無依傍,但總覺得有被理解到身處那個孤獨世界的狀態。前幾天剛寫完一節,反而是情緒最低落、最脆弱的時候,因為又要開始一片空白的下一節,面對那片虛空最令人感到軟弱。而且下一節對目前的我來說,架構還沒有搭出來,不知道後來是否能符合我的假設。昨天才說擔心夾纏,今天就看到果然已經有前人纏進去了,思緒不清晰的狀態下,根本沒辦法好好處理。很想庖丁解牛,但一不小心又會變成粗魯的五丁鑿山。當然,時間已經不夠了,不容許追求完美,可是每片空白都有好多令人不安的未知,沒有搞清楚之前,實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幹嘛。所以我最近好像每天都有點焦慮。而且不一樣的是,以前焦慮會哇哇叫、想逃走,現在會知道叫了也沒用,逃也逃不走,反而會很認命的不想多講,這種更可怕的沈默。不過我還是寫在這裡了,表示我還沒悶死自己。
        我能過得去嗎?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