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夕自省

        (一)我有個難以克服的職業病:只要一看到別人在疑惑(文學)文本要怎麼解,我就會拉也拉不住似的很想回答,即使我解得也不確。總是要很努力說服自己:「不,沒有人在問我,不要這麼高調的衝出去。」才能吸一口氣退回來。當然,就像「曲有誤,周郎顧」一樣,如果發現別人解錯,或覺得自己解得更好的時候,這種衝動更是難以克制。但我知道,這會讓自己看來很自大、很白目,所以還是會盡量不說什麼,除非人家問我。可見我自戀的程度遠大於學術熱情,而且希望繼續保持。:)
        (二)昨天在車上跟老公的聊天,他認為如果我會在意別人的貶抑而感到受傷,就表示某種程度我也覺得那是事實,而且是我在意的事。按照此邏輯,我想我還是會有點在意的是,被指為「跟大多數人一樣」,亦即平凡、從俗的貶詞,仍會讓我感到被刺痛一下。然而這幾年來,我一直在努力接受自己的平凡,希望能擺脫菁英教育帶給我的幻覺與迷思,能夠更謙遜的面對這個世界。會刺痛的話,可見我仍然修養不足,好勝心太強,還不能完全接受真正的自己。有時候,別人帶給我的刺激,很容易讓我以討厭那個人、減少跟他往來而作結,但其實問題都在自己身上,也是我自己有這個無法超越的點,才會被激怒。話雖如此,我仍然堅持每個人都是平凡的,也都是獨特的,我沒什麼了不起,卻也絕不會跟另一個人一樣,這樣的一體兩面。
        (三)本來在FB上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幾分鐘後又自己刪掉了,因為忽然意識到,愛情已非這個時代大多數人認同或追求的價值,甚至還是貶抑、討厭的,這樣的祝福可能反而會成為一種冒犯。如果有人在母親節祝大家都添子添孫,我也會覺得這是在幹嘛吧!(不過「母親節快樂」我不會介意。)就像美國白宮發出的年節官方賀卡,已經很多年不寫「聖誕快樂」,而是「佳節愉快」,為了尊重非基督徒,尤其是猶太人在同一段時間過的是光明節,「聖誕快樂」應該會格外礙眼。在多元價值的社會中,沒有什麼像以前一樣理所當然的共識,這點也常提醒我講話要小心。如同「婦女新知」的問卷,「性別」欄必須註明是指「生理性別」,而且男、女之外,還有「男變女」、「女變男」兩個選項,以示對變性者或遷性者的尊重。雖然看似有點麻煩,我還是很喜歡世界是這個樣子,非一元的、主流權威的,即使沒有共同的節日文化或歷史記憶,也沒有關係,各自並存、詮釋就好了。不過我也覺得,「多數」並非就是較低俗或盲目的,而也是多元中的一種,也必須加以尊重。不然很可能打倒權威的宰制之後,自己卻變成另一個歧視他人的權威。坦白說,這點我也經常在自省。
        (四)這樣的自省似乎指向了道德修養,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也會對於這種認真思考人間世的人嗤之以鼻。所以即使有讀者看了之後覺得不屑,其實我也很能了解這種不屑的淵源,因為我也是從那裡過來的。我想會這樣走過來,是因為我終於確定自己沒有宗教信仰,亦即現世有限時間中的經驗,對我來說就是一切,我會非常希望這些經驗與關係都是愉快的,各有安頓得很好的位置,互不衝突。意識到沒有來生的強大死亡陰影,也讓我很重視一切經驗的意義,尤其是經由前所未有的經驗,發掘自己未知的另一面。以我們熟悉的那個淵源來說,這的確是很世俗的,但快樂的過好人生,對我來說就是很重要,畢竟我沒有第二個人生,也不相信能經由超越到哪裡去。我很高興的是,作為讀者的你終於可以不再嗤笑我,而同意答案是開放的,每個人的選擇只是不同,並非高下。雖然會高興這點,再次顯出我需要認同、不成熟,以及對文本斷章取義的擷取,但我還是很想說出來,尤其是在這前兩天才感到被貶抑的時候。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