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媽媽經/小逛街/過來人

        今天在公館「粗茶淡飯」(店名)的聚會,真是一場媽媽經的聊天呢!因為慧去西班牙朝聖,四個人中只剩我沒孩子了。不過插不上話也沒什麼關係,看到她們都幸福快樂,我就覺得那種氣氛很愉快。當然她們也會叫我生,但自從上次看到「大吃一驚的民調數字」,認知到台灣社會普遍將婚姻與生育連結之後,我也不再介意這件事了。雖然在噗浪上說過,還是再說一次好了,連婚宴企業的平面廣告竟然都會是父子相擁,「爸,謝謝你」這種廣告詞,而非以新人本身為訴求,台灣重視家族的文化傳統,的確比我以前所知道的更為深厚。反正不管是什麼樣態,只要大家覺得快樂,並且不會批評我、干涉我,我都會真心的為她們感到高興。
        後來嵐跟蓮先被她們老公接走了,靜已經請了整天的假,一時還不想回去,我們就去公館小逛街喔!為什麼特別提這件事呢?因為,我已經超~~~久沒有跟她,或者說跟朋友一起逛街了,甚至近年來也很少自己逛街,平日都過著深居簡出的生活。這種跟朋友逛街的感覺,就像回到大學時代一樣,真是令人懷念呢!逛完之後,我們到台一旁邊的「滴咖啡」去喝咖啡,那本來是棟破舊的平房,現在改裝成很漂亮的咖啡館,冰滴咖啡也很好喝。雖然我們聊天的內容不能寫在這,我只能說,再次感到傳統的婚姻模式是很辛苦的,當然也會有人際上的成就感,但我畢竟志不在此。比較奇妙的是,她說我一直都很有神秘感,可是我自己覺得不會。:)不過後來想想,大概真的就是我們這種單親家庭的小孩,對親密關係比較沒有安全感,跟人總有些禮貌的距離吧!沒辦法接受世界裡有太多人,這樣很難保護自己、維持自己安全的心理空間,而孩子卻會給我的世界引來太多人。其實,我也覺得我父親是個個性複雜而有些神秘的人,想不到同樣的形容詞會出現在我身上,難怪他的日記裡會提到我最像他,(當時約兩三歲吧),因為「常常一個人獨自在沈思」。XD 喔,對呀,這次搬家翻出了他的日記,我媽跟弟妹毫不客氣的拿來看了,這是我媽轉述給我聽的。可是對於少數見過我真面目的「後台的人」來說,我應該一點都不神秘,而且壞透了。:)
        跟靜在咖啡館門口分別的時候,突然遇到了許久不見,但之前才收到他贈書的許學長!因而在路邊聊了一下。唉...真要說起來應該是說來話長,不過也就是盡量長話短說。這樣說吧,我覺得在這個時間點上剛好遇到學長,知道他先前寫論文的日子中的一些心路歷程與生活狀態,對我來說真是天外飛來的鼓舞士氣啦啦隊。:)有些談話內容因為太令我心有戚戚焉,我差一點都要掉眼淚了,好不容易才吸一口氣收回去。可是呢,這麼千辛萬苦的學長,現在找到清大的專任了!我就喜歡這世界是充滿happy ending的!多麼令人振奮呀!而且啊,一個人與世隔絕幾年,獨自寫論文,常會覺得離學術界很遠,有時也會自己很迷惑。這時真的會很希望看到這樣的過來人,誠懇分享他的經驗,不跟你比較、炫耀,也沒打算要看你笑話,就只是告訴你他是怎麼過來的,這會讓人感到很安心。彷彿有一天,我也會好好的度過這一切。我也會的。(←其實我有時也覺得,自己這麼樂觀的個性真是好。XD)
        P.S.因為看完「西藏文物展」引起的興趣,老公上網去查了一些藏傳佛教與印度教神祇鬥爭經過的知識,也是一種收編對方的說法。簡單來說,就是藏方的神要跟印方的神戰鬥時,會顯現出忿怒相,而此「忿怒相」竟然就是對方的長相,只是神力更強、有更多手臂或法器什麼的,打敗對方後,就將他收為護法。所以難怪大威德天王長得跟閻摩一樣,都是牛頭,名稱卻不同,原來那是忿怒相啊!雖然背後還有很複雜的知識體系,我們不懂的,但這件事真的讓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議,覺得太具有象徵意味了!這豈不是在暗示,人沒有辦法打敗的,就是被放大到更大、更強的自己嗎?至少就我寫論文的過程而言,我的確是很難打敗自己的性格弱點,及其衍生出來的,被放大許多的欲望與自憐。不過話說看完此展,我又多了很多可以模仿的對象,或是亂編的台詞:「直到你了解這一切都是表相」之類的。←可惜不能在此解釋這是什麼意思。XDDDDD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